第442章 瀕死

第442章 瀕死

大房,裴鈺書房。

裴雪拿著被剪破的風箏,氣咻咻地耐跑進來。

「哥,你幹嘛給一個丫頭送糖吃?」裴雪氣不過哥哥對四房卑躬屈膝的樣子,「不過就是風箏掉那邊去了,我不要就是,你幹嘛還親自找個丫頭道謝,又是那會在安家當下人的……」

說到一半,裴雪意識到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,忙住了嘴。

裴鈺這會正在寫字,妹妹氣沖沖說了一大段,他頭也沒抬。

裴雪看哥哥沒反應,剛起來的一點愧疚又沒了,走到書桌邊上,一把搶過哥哥手中的毛筆,「哥,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啊?咱們家有祖父撐腰,根本沒必要去對四房搖尾乞憐,父親為什麼死的,你又不是不知道!」

裴鈺墨色的眸子在裴雪臉上轉了轉,十二歲的姑娘,不大不小的年紀,卻還是毛毛躁躁,「裴雪,你知不知道,你現在的樣子,京都里隨便一個小官家的女兒,都比你有氣度?」

裴雪以前是京都里倍受追捧的貴女,後來隨著父親的敗落,到了不得不忍氣吞聲的時候,她心裡就一直有怨氣。

現在聽到哥哥把她說得如此低,眼睛頓時就濕了,抽泣著大聲道,「那裴鈺,你知不知道你去四房的時候,卑微得就像一條狗!」

「裴雪,你說什麼?」裴鈺皺眉問。

看到哥哥皺眉,裴雪突然慫了,脖子往後一縮,眼神往其他地方飄,不敢去看哥哥的臉,吞吐道,「我……我就是想說,你別再去討好四房的人了,行嗎?咱們家又不是非要和四房捆綁,母親也說了,等咱們熱孝一過,就給你安排一門好親事,也會給我找個能幫上你的人家。到時候咱們大房重整旗鼓,總有出頭的一日。」

「好親事?用你的親事來幫我?」裴鈺拔高了音量,「我裴鈺什麼時候那麼無能,需要靠高攀別人,和出賣妹妹的終身,來換去前程?裴雪,往日里你也是有讀書的,你怎麼就不能有點自己的想法呢?」

「我……我就想咱們大房能好呀!」裴雪不知道哥哥為什麼突然生氣,明明她說哥哥給安芷當下人都沒感覺,結果這會發火了。

裴雪不知道的是,裴鈺離開家的兩年裡,他見識過各種各樣的人,其中就有許多有見識的人。

為什麼他最初會不喜歡安芷,後面又會後悔呢?

那是最開始的安芷對他百依百順,後來安芷卻能有衝破世俗的想法。

在此之前,裴鈺一直以為他自己是個規規矩矩的世家公子,但事實上,他的骨子裡極具野性。

看妹妹哭得傷心,裴鈺反應過來太凶了一點,語氣放柔,「雪兒,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頭。很多事情不是你不喜歡,就能不去做的。你想看大房好,我也想。可如今二叔三叔都是中立,舅舅家又肯多幫我們,那就只能咬牙忍下一切你覺得不公道的事。你年紀也不小了,不該再那麼天真了,知道嗎?」

裴雪還是沒怎麼明白,但聽懂了一個忍字,小聲委屈道,「這段日子以來,我都有在忍的,今兒個,我就是和你說說。」也只能和哥哥說,母親病重,其他人不放心,她已經沒了其他親近的人。

聽到這裡,裴鈺心疼了。

他伸手揉了揉妹妹的頭頂,「乖,總有一日會好的。」

「嗯,我信你。」裴雪抬頭看向哥哥,「哥你放心,我不會和母親抱怨這些,會讓她好好養病的。」

裴鈺欣慰地笑了。

他們大房,還需要母親來撐場面,畢竟母親與舅舅打斷骨頭連著筋,必要時候,李家不可能完全袖手旁觀。

安撫好妹妹后,裴鈺獨自去了院子,走到新建的圍牆邊上,圍牆的對面就是裴家主院,也就是安芷和裴闕住的院子。

他抬頭望去,天空被擋去一半,因為知道對面的一景一物,即使這會看不到對面,也能在心裡描繪出來。

~

安芷覺得,像陶蔚然這種人,真該送去內庭閹了做太監。

今兒她來水雲間,是想給裴闕做兩身衣裳,沒想到剛上樓,就遇到了陶蔚然。

那陶蔚然聽說了她和裴鈺的訂過婚的事,當即就讓安芷和離,反正退一回是退,退兩回也是退。

看著眼前的陶蔚然,還有四周看熱鬧的人,安芷微微抬眉,「陶公子,如果你不讓開,我要報官了。」

陶蔚然拖長音調地哦了一聲,挑眉沖安芷放電,一點都不怕安芷報官,「安芷,我又沒碰你一根寒毛,就是叫了府衙的人來,別人也只會說你一個女子不檢點,若是你不出門,我也不能在這裡和你說話呀。」

安芷捏緊了拳頭,下樓的樓梯被陶蔚然給擋住,若是回雅間蹲著,陶蔚然會一直在門口吵著。

看陶蔚然一臉得意,安芷覺得小人也不過如此。

「說真的,你跟了我並不虧,我家並不像裴家那麼多事,我也比裴闕懂得疼人。」越是得不到的,陶蔚然就越是喜歡,特別是安芷本就美艷。

邊上圍著的人,雖然離得遠,聽不全這裡的對話,但憑著陶蔚然的眼神和動作,便知道陶蔚然想做什麼。

陶蔚然看安芷不說話,色心上頭,伸出手,想去拉安芷白嫩如蔥的手,但他還沒碰到安芷,就被一個男人給抓住手腕,「咔嚓」一聲,胳膊脫臼了,陶蔚然被男人一腳踹下樓梯,滾到一樓。

安芷看到臨風來了,心裡鬆了一口氣,在臨風的護送下,才出了水雲間。

上了馬車后,冰露忿忿不平,「夫人,今兒的事,咱們一定要和姑爺說,那陶蔚然也太囂張了!」

安芷也覺得陶蔚然太過分了,如果這樣的事都要忍,那她這個裴家主母,也沒什麼意義了。

「回去后,你們都別說,我會和姑爺說。」安芷吩咐道。

帶著一肚子的氣回到了裴府,安芷一整個下午都不開心,算著裴闕快回來時,就躺到了床上。

結果她沒等回來裴闕,反而先等來了府衙的人,說陶蔚然遇到了襲擊,這會重傷瀕死,懷疑是安芷讓人乾的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42章 瀕死

51.1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