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7章 葡萄

第457章 葡萄

雙喜臨門,大家都很高興。

裴闕也真的幫當晚春風樓的賓客都付了錢,不過沒說為什麼,因為大夫說頭三個月最要緊,不好聲張。

許文娟和賀荀則是直接回了許府,大家都是頭一回要當爹娘,藏不住的興奮。

安芷回去時,兩隻手都被裴闕握在掌心,熱得出汗,「你不用那麼緊張啊,這條路咱們都走了幾十回,我又不是糖絲做的,不可能一抖就斷。」

「我不拉着你的手,會不安心。」裴闕的手心也出了汗。

裴府內宅多爭鬥,裴闕雖沒長在女人堆里,但也知道哥哥們的妾侍常有流產的。

安芷只好由著裴闕拉住手,她心裏也有點激動,「那老大夫說我剛有孕沒多久,要好好修養,安府那就先不說,這段日子我先在家中好生修養,等胎坐穩了,再請太太和嫂嫂過來。你覺得呢?」

「我聽夫人的。」裴闕欣喜道。

馬車停在裴府門口,裴闕先跳下馬車,再來牽安芷的手。

回到院子后,裴闕就把安芷身邊伺候的人召集到屋子裏,「你們都是夫人身邊親近的人,如今夫人有孕,你們得更加細心,吃食和屋裏用的一切東西,都不許讓別人經手。知道了嗎?」

屋子裏站着的下人,都是安芷帶來的陪嫁,聽到夫人有孕,個個都是一臉喜色,領了賞錢出去后,都期待夫人能一舉得男,省得外頭人嘴碎。

「夫人你別動,我來!」裴闕看到安芷要去拿布,急忙過去搶下安芷手裏的布,「往後這些事,你都別親自動手,你好生歇著就行。」

安芷無奈道,「也不能什麼事都不做啊,人家大夫還說要多走動呢。」

裴闕頭一回當父親,什麼經驗都沒有,「反正你現在別亂動,等我研究好了,我來伺候你。」

「哈哈。」安芷沒在意裴闕這話,畢竟裴闕每日公務纏身,而且外邊可沒男人伺候女人的。

不過,裴闕還真騰出時間來了。

在之後的一個半月里,裴闕找大夫悄悄學了把脈,每日下職回來,頭一件事就是幫安芷把脈。

六月底的天,熱得厲害。

安芷拿着蒲扇,和冰露幾個坐在長廊里的陰涼處。

冰露把洗凈的葡萄從食盒拿出來,「這是太太讓奴婢特意帶回來的葡萄,說很甜,他們明兒就會過來看您。」

安芷的胎已經三個月了,方才早上起來后,就讓冰露回了娘家一趟。她拿了一顆葡萄吃,真的很甜,就是天太熱,她吃了一顆就沒有食慾。

「郡主得知您有孕,恨不得當下就跟奴婢回來。」冰露哈哈笑道,「郡主說明兒個過來,一定要好好說說您,這麼大的事,竟然不和她說哩。」

安芷知道嫂嫂說的是玩笑話,三個月內不聲張,是大家都知道的理。

春蘭瞧夫人只吃了一顆葡萄,心疼道,「夫人,你不再多吃點嗎?」

安芷搖搖頭,「不了,剩下的你們吃了吧,我沒什麼胃口。春蘭,裴家三房會來嗎?」

安芷懷孕請客,不可能只請娘家人,就算心裏不喜歡,但其他三房那裏,也要送帖子去。

春蘭咽下嘴裏的葡萄道,「大房夫人還是懨懨的,說明兒若是精神好點,就過來。二房和三房夫人都說了恭喜,明兒一定道。」

「大嫂一直不外出,明兒應該是不會過來的,她不來也好,省得大家尷尬。」安芷說完,嗅到一絲奶茶的氣味,胃下頓時翻湧起來。

從前兩天起,她便吐得厲害,若是沾到葷腥味,得把苦水都吐出來。所以這兩日來消瘦許多。

懷胎真是件辛苦活。

冰露見主子想吐,忙起身拿了盂盆來。

安芷擺手說不用,「我這會沒什麼可吐的,冰露,你去拿點酸梅干來,我想吃那個。」

冰露很快就拿了酸梅干來,「嬤嬤們都說酸兒辣女,您愛吃酸梅干是好事,可也不能單單吃這個呀。前兒個賀夫人過來的時候,又胖了一圈,您倒好,什麼都吃不進去,這可怎麼辦?」

「我就是這兩日吐得比較厲害,可能過兩日就好了。」安芷接過春蘭遞過來的白茶,漱口后道,「這兩日,老太爺那還是吃得很少嗎?」

從裴錚自殺后,裴懷瑾的狀態就不太好,加上最近天氣熱,吃的不比安芷多。

老爺子是年紀大,有些地方糊塗了,但總的來說,還是精明的。

春蘭點頭道,「昨兒個奴婢親自去送的點心,發現老太爺瘦得真是厲害,兩邊臉頰都凹進去了。夫人,您說......」

春蘭不敢說剩下的話,停在這裏就不說了。

安芷懂春蘭的意思,老爺子年紀是有點大了,但之前身體不錯,眼下瘦了,是還沉浸在喪子的悲痛中。

其實,安芷覺得老爺子是沒事閑的,若是有事做,哪裏還有時間多想。

「冰露,你去帶點冰鎮酸梅湯,咱們去看看老太爺。」安芷扶著腰起身,雖說還沒顯懷,可下意識地就想去扶腰,平日裏聽裴闕說太多次小心,讓她在潛意識裏也謹慎得很。

「夫人,老太爺對您又沒好臉色,您幹嘛還親自過去?」翠絲年紀小,還不懂世俗里的彎彎繞繞。

春蘭拍了下翠絲吃髒了的手,指點道,「百善孝為先,老太爺是姑爺的親生父親,也就是夫人的長輩。老太爺是對咱們夫人態度一般,但又沒到打罵虐待的地步。不管老太爺吃不吃咱們送去的東西,但咱們得一直送。」

安芷滿意地從春蘭身上收回目光,帶着冰露往外走。

這會太陽西沉,已經不太熱了,但冰露還是替主子打着傘。

到了老太爺的院子后,裏頭寂靜無聲,等安芷上了台階,才聽到裏頭的小廝和老太爺說她來了。

平心而論,安芷也不喜歡老太爺,但對老太爺的過往,是心存敬畏的。

她這會過來探望,更多是為人子女的責任。

進了屋子,厚重的藥味撲面而來,安芷忍不住想吐,做了個乾嘔的手勢。

裴懷瑾躺在太師椅上,皺眉睜開沉重的眼睛,緩緩道,「咱們到外頭說話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57章 葡萄

52.83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