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8章 酸梅

第458章 酸梅

長廊下,晚風習習。

裴懷瑾由小廝扶著坐在椅子上,瞥了眼安芷,再把目光望向遠方,「你這日日送吃的過來,倒是半點都不出錯。」

「父親身體抱恙,我自然該日日過來探望。」安芷往身後看去,接過冰露手中的食盒,「這裡是冰鎮酸梅湯,開胃最好,您嘗嘗?」

「待會再嘗,我把你叫到外頭,是有話和你說。」裴懷瑾說這話時,已經有人幫安芷搬了凳子出來,等安芷坐下后,再開口,「你覺得眼下的裴家,如何?」

「看似榮華正好,實際處處危機。」安芷道。

「沒錯。」裴懷瑾看上安芷做兒媳,就是安芷夠聰明,也夠有本事,「現如今皇上年幼,離親政還有六年的時間。掌權的不過四位輔佐大臣和王家,明眼看去,大家都不喜歡雲家,可是敵是友,這是隨時都能變的。」

裴懷瑾有他自個兒的傲氣,就算知道之前說了一些過分的話,但他道歉方式,絕不會是「對不起」三個字。在世家大族的熏陶下,裴懷瑾是個十足的世家掌權人,他會反省,但輕易不低頭。

安芷聽老爺子突然說起裴家局勢,有點不解,但老爺子從不說沒用的話,所以安靜聽著就好。

裴懷瑾喝了口酸梅湯,確實爽口開胃,「我今兒要和你說的是,朋友這東西,有一兩個最好的就行。人是會變的,特別是涉及到利益時。且看你與許文娟和成嫿的關係好,可成嫿不在京都,你又能和成嫿說上什麼呢?」

安芷確實越來越少個成嫿通信了,「父親是想讓我小心許家和成家?」

「是也不是。」裴懷瑾意味深長道,「是要你把她們和許家、成家區分開來,你可以和她們好,但不能也覺得許家和成家好。你與裴闕都有個致命點,看似冷漠,其實骨子裡重感情得很。作為世家的掌權人,最不能感情用事。」

拍拍袖子,裴懷瑾嘆道,「扯的有點遠。現在的裴家,並不是真的如外人看到的輕鬆自在。外邊的幾個輔佐大臣互相掣肘,內里四房暗自較勁,可以說是內憂外患。」

老爺子說的這些,安芷都知道,所以她出門都小心謹慎,「父親是希望我與裴闕能低調點嗎?」

裴懷瑾用手指比了個六,點頭道,「如果皇位沒有發生變化,你們最好是蟄伏六年。這六年裡,別人愛怎麼斗就怎麼斗,別邀功做皇上的親信,也別和其他輔佐大臣暗自爭權。自古以來,過河拆橋的皇帝比比皆是,可別信扶持誰上位,就能後半生富貴的話。那都是給一般人聽的,但世家,有世家特有的處世之道。」

一次性說了那麼多,裴懷瑾有些累了,停下休息。

安芷看老爺子停住了,越聽越覺得不對勁,怎麼有點像在交代後事?

雖然安芷不喜歡老爺子這個人的性格,但她不希望老爺子過世。

現在的老爺子,就是裴家的定海神針。有老爺子在,外面的人會忌憚老爺子曾今的輝煌,家裡的人也不敢把內鬥放在明面上。

「父親,您怎麼突然說這些?」安芷猶豫問。

裴懷瑾氣息勻了后,望著遠方的眼睛有點累,閉著眼睛答道,「你有孕在身,性子看似柔和,實際又要強。不先給你提個醒,若是有了什麼事,裴闕得把京都的天給翻過來。不然你以為我快死了,交代後事啊?」

老爺子哼完,睜眼去看安芷,見安芷有些愣住,就猜到安芷真覺得他在交代後事,轉而嘆氣道,「不過我這身子是不太好了,你當我是交代後事也可以。」

「父親身體底子好,只需要放平心態,肯定會好起來的。」安芷道,「過去的事已然過去,咱們誰都改變不了什麼,倒不如往前看。父親也說了,裴家內鬥得厲害,若是沒您看著,裴家先要翻了。」

裴懷瑾就是怕這個,他知道難以讓四房兄友弟恭,但這會沒有他,光是裴家的內鬥,就會損耗裴家一半以上的錢財。

報應啊,裴懷瑾在心裡嘆了句。

安芷看老爺子不說話,知道老爺子也有心撐著,目光移向酸梅湯,「那酸梅湯里的冰已經化了,您若是喜歡,再讓人加點冰塊進去。廚房裡我已經打過招呼,清粥小菜為主,等過了這個夏天,咱們再貼秋膘。」

裴懷瑾嗯了一聲,「明兒那些人過來,就別讓他們來我這了,人年紀大了,喜歡清靜。」

安芷點頭說了聲是,心裡卻不認為老爺子喜歡清靜。

等她們出了老爺子的院子后,冰露小聲道,「自從您有喜后,老太爺對您好了許多呢。」

「是的吧。」安芷摸了下肚子,沒多說。

第二日一早,安芷剛用完早飯,她嫂嫂惠平郡主就來了。

惠平還沒進門,聲音先道,「好你個安芷,這麼大的事,竟然一直瞞著我!」

安芷聽到嫂嫂的聲音,忙起身去迎接。

「誒,你別動?」惠平邁過門檻,急忙道,「你快坐下吧,我的小祖宗,快讓我看看你的肚子。」

「我還沒顯懷呢。」安芷笑道。

她今兒就是請親戚過來吃個飯,沒有多少人,所以這會也不用去正廳里迎客,因為她這裡就夠大。

惠平眼睛亮亮地看著安芷的肚子,滿臉期待,「你這懷的要是兒子就好了,正好我家是個女兒,若是咱們結了娃娃親,我定不用擔心惡婆婆欺負女兒。」

「嫂嫂你怎麼也這樣想啊,我這還不懂生兒生女呢。」安芷自個兒經歷過娃娃親,並不看好娃娃親這種方式,「我誰都不定娃娃親,等孩子長大了,讓他們自個兒相看,不然像我和裴鈺那樣,我得後悔死。」

「我就這麼一說,不管你生啥,我都高興。」惠平笑眯眯地伸手去摸安芷的肚子,「你這都三個月了,還跟沒懷孩子一樣漂亮。要是你生個女兒,日後肯定是個大美人,等她及笄時,你家門檻都要被人踏破了。」

已經為人父母的,自然就會幻想子女長大后的樣子,惠平已經想過無數次她女兒出嫁的場景。

「對了,這段日子你在家養胎,肯定不知道一件事。」惠平左右轉頭,壞笑地沖安芷傾身過來,細聲道,「前幾日,穆郡王砸了南城的一家青樓,鬧到京兆尹親自帶人去青樓。你猜是為了什麼?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58章 酸梅

53.07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