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章 賀禮

第45章 賀禮

安芷連着參加了兩日的宴會,穿的都是新做的三套蜀錦衣裳,等水雲間開業的這天,她一早就換上男兒裝,還貼上假鬍子,在店鋪的二樓看來往的客人。

冰露今兒個穿了墨綠色長衫,福生安靜地在門口守着。

「福生啊,你把門關了就是,你也過來吃點東西。」安芷招呼道,「別看着那門了,這裏又不是客棧茶樓,沒人會到二樓來的。」

福生回頭看了一下,沒有動。

安芷沒再多說,讓冰露拿了兩塊糕點給福生,小小年紀就一板一眼的,一點都不像商戶出身,反而像古板老頭教出來的。

她看到有不少熟面孔進了鋪子,想來都是前三日宣傳的結果,眼下有張蘭他們在招呼客人,她就在樓上聽着人來迎往就行。

「小姐,我剛剛偷瞧了一眼,來的人還是挺多的。」冰露面露欣喜,主子能掙到錢,她比誰都高興。

「來得多,不見得生意好。」安芷的蜀錦並不便宜,就是最次的那等,尋常人家也買不起,更別提其他五等蜀錦,而張蘭那些裁衣師傅,個個都是頂好手藝,價格更不便宜,「今兒個他們大多是來看看,買的並不會多。」得等宮裏蜀錦火了后,這些小姐太太們,才會虛榮來買。

等眼下手裏的蜀錦掙了錢,安芷便會推出平價一點,能讓尋常富戶也買得起的衣裳,畢竟店鋪開在鬧市裏,不能白瞎了這麼好的地段。

安芷拿了一塊糕點,剛咬了一口,甜而不膩,很是好吃,「冰露,今兒這糕點不錯,咱們待會回去,給太太姨娘們也帶一點。」

「你喜歡就好。」

聽到裴闕的聲音,安芷猛然回頭,冰露已經站到她跟前,福生被裴闕的小廝按著。

「咳咳。」安芷被嘴裏的糕點噎了下,臉頰緋紅,「你……你怎麼在這?」緊張得連招呼都忘記打了。

「我自然是來慶賀你開業大吉啊。」裴闕笑着走了進來,淡定地坐在安芷對面,拿起桌上的糕點,「這是芙蓉糕,我府上廚子的拿手點心。我本想着給你送點其他賀禮,但你肯定不會收,所以就送了一盤點心,看來你還挺滿意的。只不過外頭可買不到哦。」

最後一聲,裴闕不知是不是故意尾音上翹,聽得安芷像被撩撥了一下。

「那還多謝裴四爺了。」安芷這會已經冷靜下來,放下手中剩下的半塊糕點,這會是不敢再吃了,「不知裴四爺今兒來,可是來做衣裳?」

裴闕搖頭,「我就是來看你,順便賀喜。」

裴闕一雙墨色的眸子,直勾勾地看着安芷,一點迴避或者委婉的意思都沒有。

安芷的臉瞬間熱了。

登徒子!她想大罵一聲,卻又不敢開口,下唇咬到疼了才慢慢鬆開。

一旁的冰露聽到這話,更是驚得不行,「裴四爺,還請您慎言,我家小……公子,還沒定親呢。」

裴闕瞥了冰露一眼,這丫頭倒是護主得很,就是用來對他就不好了,他嘖了一聲,「冰露,我不曾出言冒犯你家小姐呀。你們整個水雲間的蜀錦,都是我提供的,這會我過來看看,不行嗎?」

冰露啞口,看到裴闕目光里透露出來的一絲微笑,瞬間低頭噤口不敢說話了,一隻手悄悄拉了下主子的衣裳。

安芷心裏也是慌得很,每次遇到裴闕,雖說不會被欺負,可裴闕那些話,總是明裏暗裏占她便宜,偏偏她還不是他的對手。

哎。她在心裏直嘆氣。

「裴四爺,等蜀錦賣了后,我會連本帶利還給你的。」安芷說。

「可以,但我要你還的,可不是銀票的利息。」裴闕看安芷越發繃緊的模樣,就越想逗逗她,「好了,不和你說笑了,我今兒來,是有一件事要提醒你。」

安芷看裴闕突然正經,心都提了起來,總感覺不是好事。

「下回再有這種事,記得給我送張請帖。」裴闕說完轉頭看向門口的小廝,「順子,你回家再拿四份芙蓉糕來,給安小姐帶回去。」

「不,不用了。」安芷剛說完,順子就跑了,轉頭看裴闕時,只好咬牙說了聲謝謝。

「不用謝,我應該的。」裴闕笑道,「方才我說的話,要記得。」

說完,裴闕才起身,他公務繁忙,來水雲間已經落下許多事了。

看着裴闕走後,安芷才鬆了一口氣。

「小姐,這裴四爺不會真的想娶您吧?」冰露想到主子曾和裴鈺訂婚,如果再嫁給裴鈺叔叔,那豈不是要被人笑掉大牙,指不定還有人會謠傳一些流言禍害主子。

「我也不知道啊。」安芷嘆了口氣,她哪能猜得出裴闕的心思,她眼下既然還在京都,就只能由著裴闕。只希望能快點離開這裏,最好是等年底哥哥回來,她跟哥哥一起走。

安芷今兒的好心情,因為裴闕的出現,差了很多。

過了一個時辰,順子就來送糕點了,不等安芷說什麼,順子拔腿就跑。

順子從水雲間出來后,便去府衙找裴闕。

「東西都送到了?」裴闕正在看公文。

順子嗯了一聲,「爺,您就那麼喜歡安小姐嗎?今兒個我突然讓廚子做芙蓉糕,大太太那還問我您是不是要送給同僚,我想着不要給安小姐帶去麻煩,就回了一聲是。」

「大嫂是個聰明的,一次兩次她看不出來,可眼下,她大概也能猜出我的心思。」裴闕放下公文,「以後大嫂再這麼問,你也就敷衍著,只要她不直說,咱也別挑明。」

順子聽到這話,便知道主子自動忽略掉他前面的問題。不過主子的事,他問一次是兩人親厚,再多問就是捷越了,「爺放心,小的明白。」

「嗯,這裏沒你事了,你去把安典錄叫進來。」裴闕剛才看的公文,就是有人狀告安成鄴的,畢竟是未來岳父,雖說不怎麼聰明,也不會做人,但他還是要提點一下。

順子應了一聲好,便出去喊人。

過了會,安成鄴就進來了。

以前兩家是親家時,安成鄴就怵裴闕,眼下他閨女把裴鈺當僕人用,他就更怵了,進門起就頭低低的等裴闕說話。

裴闕瞧著安成鄴那麼怕他,面色一頓,思索了良久才開口,「安典錄,坐吧。」

聽到裴闕喊坐,安成鄴身形一晃,甚至有些微顫,「不了不了,有什麼話,大人您就直接吩咐吧。」

裴闕扶額,他是看不上安成鄴,可他想娶人家女兒,就不能是現在這樣的模式,怎麼說也要能平和說話才是。

哎,和未來岳父相處,真難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5章 賀禮

5.22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