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1章 私慾

第461章 私慾

於公於私,裴闕都不想看到西北破滅。

他是世家族長,且沒有更上一步的心思,太平盛世才是最好的。

一旦西北被攻破,眼下的裴家就不僅僅是朝堂上的那點事,還要加上邊疆的夾擊。

順子不明白,「爺,雲家已經權勢滔天了,雲大人怎麼還想著攻佔西涼,這對他有什麼好處嗎?」

「自然是有好處的。」裴闕冷哼道,「如果白騁攻下西涼,那雲盛興就會說是他的策略好,名垂青史寫的就是雲盛興三個字。但白騁沒攻下西涼,雲盛興就能藉此奪下白家的兵權,讓他自個兒的人補位。並且藉此機會,連帶著把裴家也拉下水。現在的雲家確實如日中天,可雲盛興手裡沒掌控多少兵權,且頭頂還壓著成國公和王首輔兩人,他豈能順心!」

先帝讓太後去守陵,怕的就是外戚做大。

現在太後去守陵了,可京都里還一個不肯停歇的雲盛興。

「哎。」裴闕長長地嘆了一口氣,讓他更為難的是皇上對雲盛興的態度。

雖說皇上年紀小,對外祖父會更多信任,可帝王太看重外戚,便會引起朝堂動蕩。

說到這些時,裴闕突然想到了死去的李達。

若是李達,他一說就能懂。

現在滿腔煩惱,也不知道和誰說。

順子能力悠閑,知道主子為什麼心情不好了,但他想不出法子為主子分憂,看到茶盞里沒了熱氣,輕手輕腳地端起茶盞去換熱茶。

裴闕這裡煩悶,安芷也知道了朝堂上的事。

惠平一收到消息,就過來找安芷了。

「這事你一點都不知道嗎?」惠平急得在屋子裡轉。

「當然不知道。」安芷挑眉道,「今兒早上才有的事,裴闕還沒回來,我怎麼可能知道呢。」

安芷前世的這個時間,已經被裴鈺軟禁了,最開始那會,裴鈺對外說她身體不舒服,帶她去莊子修養。但實際上是軟禁,外面發生了什麼,安芷並不知道。

後來還是臨死前安蓉來找她,才知道舅舅一家和哥哥都死了,是被裴鈺給害死的。

但那是上輩子的事,裴鈺具體做了什麼,安芷並不知道。

現在的狀況,和上輩子已經有了許多差別。特別是上輩子最後的家主的裴鈺,而不是現在的裴闕。

發生了那麼多的轉變,安芷早就覺得後續的事情也會發生變化,所以有時會忽略掉裴鈺。

雖然眼下提出要西北出兵攻打西涼的是雲盛興,但安芷不懂為什麼,她特別的不安心。

「那我們怎麼辦啊?」惠平可不想看西北攻打西涼,因為她母親與她說了其中利害,不管結果怎麼樣,西北一定會損失慘重,而且如果西涼容易攻打,那白家早就拿下西涼了,「我已經讓人用最快的馬去給安旭送信了,可從京都到西北,再快也要好幾天。雲盛興真是個老不死的東西,這個時候還想著他們雲家的利益,要是晉朝沒了,我看他還怎麼作威作福。」

惠平心中有氣,罵人也沒收斂音量,大得外屋的冰露幾個直哆嗦。

安芷深呼吸好幾次,喝了一口冷茶后,分析道,「雲盛興只是先提出,還沒真定下戰略,這事還有轉圜的餘地。嫂嫂你先坐下來,我們仔細想想。」

「你就讓我站著,我實在是坐不住。」惠平咕咚咕咚喝完一盞涼了的茶,鬢角細汗浸濕了髮際,掄起袖子道,「我母親說,雲家此舉,為的就是爭權。因為前段日子,其他世家連著打壓了雲家好幾次,讓雲家損失慘重,本來雲家想從鹽稅找回損失,可你家裴闕和成國公就是緊咬著不放,才讓雲盛興狗急跳牆。」

雲家沒了傅金旋的財路,後來又斷送了一個嫡子的前程,接二連三的打擊下,雲盛興忍不住了。

鹽稅是國庫的大頭來源,裴闕自然不會讓雲盛興得手。

說來說去,還是雲盛興的私慾得不到滿足。

安芷道,「雲盛興此番提議,光靠他一個人的想法,是不能成功的,還需要其他幾位輔佐大臣的同意。按目前來說,其他幾位大臣都不會同意。」

「可雲盛興敢這麼提出來,他就是有點把握的吧?」惠平坐下道,「而且此事不僅僅是裴家在和雲盛興唱反調,雲家的矛頭應該還會指向其他人,你覺得呢?」

安芷也覺得是,聽到外頭的丫鬟說姑爺來了,她猛地起身,走到門口,才想到嫂嫂也在屋裡,回頭道,「咱們出去問問裴闕。」

裴闕和惠平簡單問好后,就大致說了朝堂上的事,「其他幾位輔佐大臣都是比我活了更多年的人精,他們會注意的。至於西北那,你們可以寬心,就算聖旨真的下了,那必定是雲盛興耍了陰招,到時候咱們同樣算計回去就行。而且舅舅坐鎮西北多年,他也會有對策的。」

白騁還沒弱冠就在西北廝殺,三十幾年的經驗,不可能輕易間就崩塌。

惠平聽裴闕這麼說,稍微放心一點。

安芷等嫂嫂走後,擔憂地問裴闕是不是寬慰她們。

裴闕搖頭說不是,「只要西涼不主動進攻,這場戰事就沒那麼容易打起來。讓我比較在意的,是許侍郎竟然也覺得可以攻打西涼。」

許侍郎就是許文娟的父親,從先帝駕崩后,與裴家關係密切了許多。這次許侍郎會站雲家,實在是讓裴闕意外。

聽此,安芷也很驚訝,「許侍郎不是一直和你們同一戰壕的嗎,難道許家出了什麼事?」

「據我所知,應該是沒有。」裴闕發愁道。

安芷皺眉思索,因為同為輔佐大臣的關係,安芷一直和許家有來往,更別說她與許文娟的關係了。

許侍郎突然來這麼一招,讓安芷等人都措手不及。

「許侍郎有沒有說,他同意的理由是什麼?」安芷問。

裴闕點頭說有,「過去百年來,西涼一直常來侵犯我朝國土,搞得邊境很長一段時間都民不聊生。而且西涼現有國土中,有兩成是三十年前從我們這裡搶走的。加上西涼現任國君殘暴不仁,許侍郎覺得是個一舉殲滅西涼的好時機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61章 私慾

53.48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