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3章 熱風

第463章 熱風

說到這裡,許文娟又急忙補充,「不過我後來問了,他和雲老頭啥關係都沒有。」

安芷聽完賀荀的一番話后,對許文娟現在的回答就不意外了,「那行,今兒麻煩你們了,我先回去,改天請你們去喝茶。」

許文娟起身送安芷,「什麼麻煩不麻煩的,一點小事而已,不過喝茶就算了,我不愛那精細活,擺個一桌席,只請我們夫婦吃。但這件事,我父親應該是不會改想法的,你儘早與你舅舅家說,讓他們有個準備。」

安芷從賀家出來后,面色沉重,她和冰露上了馬車后,往身後的軟墊重重靠下去,「冰露,我真想把那些人的腦袋給撬開來看看,到底裝了什麼漿糊。」

冰露看主子疲倦,不好再跟著一塊嘆氣,打趣道,「若是您願意去撬腦袋,姑爺肯定會幫您遞斧子。」

安芷淺笑著瞥了冰露一眼,想到之後可能會有許多事,眼珠轉了轉,問,「冰露,你與順子怎麼樣了?」

「什麼怎麼樣啊?」冰露聽到順子兩個字,立即轉過頭,側身對著安芷。

「我都看到你耳根紅了,還躲什麼。你轉過來,我認真與你說。」安芷笑著去拉冰露的手臂,「眼下事情還不多,你們兩個的事,整個院子的人都懂,啥時候讓順子來與我提親,我好幫你們的婚事先辦了,省得以後事多沒時間。」

論年紀,冰露也不小了,早就到了該成婚的年紀。而且順子一來安芷這,一定要去找冰露,有時候說不上話,互相看一眼都好。

一起長大的丫鬟,安芷懂冰露也有意順子,但不懂為何兩人一直沒更進一步。

冰露被問得滿臉通紅,睫毛忽閃,「夫人,您幹嘛突然提這個?」聲音越來越小,「他不來提親,我怎麼知道為什麼。」

聽此,安芷明白怎麼回事了,手指輕輕戳了下冰露紅撲撲的臉頰,「那如果他來提親,你願意吧?」

「誰願意了!」冰露小聲哼哼,「一副傻樣,什麼都不懂,就知道呵呵笑,我才不要嫁給他。」

安芷挑眉道,「真不願意嗎?那到時候,我可要回絕他了啊。」

「夫......夫人,您!」冰露羞得說不出話來。她是對順子有意思,也曾想過可能會嫁給順子,但那只是夢回時的一點點幻想,並沒有想過會那麼快。

「好了啦,你臉都紅成這樣了,就別嘴硬了。」安芷拉住冰露的手,「你伺候我一場,是我最貼心的人,順子在某些時候是憨了一點,但憨點也好,總比外頭那些花里胡哨的浪蕩子好。你家姑爺與我說過,順子與讀書上沒有任何天賦,想他在工部有什麼作為是不可能的。但他功夫不錯,可以去禁衛軍從武教頭當起。」

有個武教頭的職位在,就能慢慢往上升,而且有裴家的庇佑,不會有什麼大差錯。

裴闕為順子謀好了前程,安芷也想給冰露一個好未來。

安芷看冰露眼眶紅了,笑著幫冰露拭淚,「傻丫頭,你這會哭什麼,把眼淚都留著吧,等你出嫁那日再哭也不遲。我都想好了,等你成婚,我在京都里給你陪嫁一處宅院,算是你的資本,若是順子以後欺負你,你就把他趕出門。」

「夫人,您對奴婢真好。」冰露忍不住眼淚,抽泣起來。

馬車回到裴府,安芷先和裴闕說了許文娟從許家得到的反饋。

裴闕正坐在書桌邊上翻看古書,聽完安芷說的,長睫微閃,白皙的鼻樑如一道冷冽的寒山,「是我太年輕了。」

安芷坐到書桌邊上的紅木雕花長椅上,「近來父親身體抱恙,你也該過去看看。」

「我去了,方才你出門時,我就去了。」裴闕自己看不透許侍郎,所以去問了老爺子,但老爺子心裡對他還有氣,和他說得雲里霧裡,在聽到安芷說的話后,才明白老爺子那些話的深意,「老爺子不虧是和許侍郎那些老頭鬥了幾十年的人,他一下就明白了許侍郎的意思。就像賀荀說的一樣,許侍郎此舉,為的是一個平衡,讓世家之間能繼續互相掣肘。」

從裴闕的角度來看,世家之間確實需要平衡,可這個平衡點,不能把所有世家都歸類進去。

千百年來,朝代更迭起伏,沒有哪個朝代能一直延續下去。

裴闕管不了他百年之後的事,但他要做的,就是在世期間,讓家族能有個太平盛世。

但云家,就是他現在最大的絆腳石。

安芷懂掣肘的意思,這是世家千年繁衍出來的自處之道。

她走到裴闕身邊,手搭在裴闕的肩膀上,「現在只有許家和雲家支持攻打西涼,只要其他人不支持,那局勢還是不會變。」

裴闕轉身拉住安芷的手,觸感細膩,「希望此事能無風無浪地過去吧。」

~

西北,六月的天,熱風卷著黃沙,讓人覺得乾燥又悶熱。

而下午,又是一天中最悶熱的時候。

城門的瞭望台上,白騁衣襟半開,銅色的肌肉若隱若現,他舉起水壺,大口喝水。

安旭站在瞭望台的邊上,半眯著眼睛眺望遠方。

瞭望台的對面,是連綿的赫連山脈,在赫連山脈的另一邊,就是西北最大的敵手——西涼。

「舅舅,今年西北連著下了兩次雨,西涼那邊的牧草長得很是不錯,難怪他們今年那麼老實。」安旭收回目光,西北陳設簡陋,瞭望台里只有簡易的胡楊木桌,他坐到舅舅對面,兩人中間的木桌上拜訪著赫連山脈附近的地形圖。

「西涼的風沙比西北還大,就算牧草再好,他們也需要換布換鹽。」白騁起身,走到安旭方才的位置上,「告訴士兵,不要鬆懈,除了西涼,還有其他小國,也有可能來犯。」

安旭點頭說明白。

白家之所以能長久鎮守西北,除了白家人驍勇善戰外,還有白家人用血淚換來的謹慎。

當年白氏會嫁給安成鄴那個窮進士,就是白騁的幾個兄弟,接連死在戰場上,讓白家老太爺怕了。

戰場刀劍無眼,隨時都有可能丟了性命。

安旭擰開水壺,正打算喝一口時,突然聽到前線遇襲的號角,一口水嗆進嘴裡,他和舅舅飛也似地衝下瞭望台,朝正門衝去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63章 熱風

53.4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