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6章 來信

第466章 來信

西北來往的人很多,除了晉朝內陸跟來的大夫,還有胡醫等。

錢氏用力拍手道,「你怎麼不早說!」

「我也是才想到。」軍營里的大夫醫術都不錯,白騁以為他們能解決,誰知不行。

白騁當即親自出去找人,但凡遇到會醫術的,都被他帶回來。

一整夜的忙活,白騁和錢氏都沒有睡。

最後是個胡醫認出毒藥中的幾種毒物,但胡醫的醫術一般般,不能可能毒藥里所有的成分,但開了幾副葯,說能清除安旭等人身上的部分毒素。

安旭快天亮時喝的葯,等他再次醒來時,他是趴在床上的,因為後背受了傷,渾身麻麻的,脖子以下都動不了,只有眼珠能轉。

塗百戶一直守在床邊,聽到將軍的咳嗽聲,欣喜道,「將軍,您可算是醒了!」

安旭看向窗外,見外頭天黑了,艱難發出聲音,「我是一直昏迷到天黑嗎?」

「何止呀,這已經是過一夜了,您昏迷一天一夜了,今兒天不亮那會,還是屬下給您灌的葯,您醒來就好。胡醫說您只要醒過來,就不會有事了。」塗百戶激動得擦眼淚,「您在這等著啊,我去喊胡醫和大夫來。」

和安旭前後時間醒過來的,還有其他一些士兵,所以胡醫他們進來的時候,已經弄清楚安旭現在的癥狀了。

安旭的下半身還是很麻,想要撐著翻個身,卻發現兩條胳膊都用不上力,「胡醫,你們過來幫我看看,我的手怎麼不能動?」

胡醫為難地看了眼邊上的白騁,嘴唇動了動,不知道該不該說。

安旭看到胡醫的眼神,眉頭一擰,「舅舅,你讓胡醫直接說吧,我受得了。」

來西北的時候,舅舅就說過,既然上了戰場,就要做好隨時犧牲的準備。安旭不怕死,但他要弄個明白。

白騁和胡醫點了點頭,胡醫才開口道,「因為將軍身上的毒還沒完全解開,所以身體還殘留了某種毒素,而這種毒素會使人麻痹無力,具體會到什麼程度,我也不知道。西北條件艱苦,我建議將軍回京都或者去江南請人來看看。」

一個將軍,手腳卻不能動,相當於是個廢物。

安旭喉結滾了滾,深色的眸子垂向黑漆漆的地面,「那跟我一樣中毒的弟兄們呢?」

白騁:「受傷最嚴重的五人已經死了,還有十四個人沒醒,醒來的十個人和你情況差不多,其中狀況最好的一個只壞了一條胳膊。」

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,方才知道自己可能成了廢物時,安旭沒哭,但這會,一滴淚花滑落到地面。

安旭脖頸上青筋暴起,長大了嘴想喊,卻又生生忍下。

白騁讓胡醫等人先出去,他走到安旭身邊,蹲下道,「安旭,舅舅知道你這會難受,但胡醫說了,只要弄清楚你身體殘留的毒藥,就能找到治療的辦法。是現在西北的大夫不行,不代表不能治好。」

「舅舅,那些被綁走的百姓呢?」安旭不想聽安慰的話,他受傷過無數次,從沒一次像現在這樣無力,所以心裡已經認定沒希望了,故而轉移話題道。

說到被綁走的百姓,白騁眸光沉了沉,帶著殺氣道,「等白楓找到他們時,已經全變成屍體了。」

一百三十一條生命,上到花甲老人,下到襁褓中的嬰孩,一個都沒能倖免。

白楓找到那些百姓的時候,屍體已經冰冷了,按著白楓的經驗,應該是剛綁走就被殺了。

再次證明,兗州人的目的不是搶劫。

「這些人肯定別有目的。」白騁繼續道,「至於什麼目的,我們現在還不知道,但你身上的毒不能耽擱,等明兒天一亮,就和其他人回京都。」

「我不想回去。」安旭不想現在這個模樣回去。

「別鬧脾氣,西北什麼條件,你不是不知道。」白騁也知道安旭這麼回去很傷自尊,畢竟前年剛被封的將軍,卻中了陷阱到如此地步,「聽話,等你治好了,隨時回來報仇。」

說完,屋子的門開了,錢氏走了進來,她手裡還拿著一個信封。

錢氏怒氣沖沖地走到白騁身邊,把信封遞了過去,「挨千刀的老不死,他們自個兒在京都裡衣食無憂,就想讓我們去拚命。我呸,門都沒有!」

安旭聽得雲里霧裡,問怎麼了。

白騁看完信上的內容,也是滿腔的怒火,咬牙道,「惠平來信,說雲盛興想讓我們攻打西涼,趁西涼國君殘暴,正好出兵拿下西涼。」

在場的人都在西北待了許多年,都知道西涼人驍勇善戰,且是西北最大的勁敵,豈是說打就能打的。

白騁守了西北幾十年,清楚知道西北和西涼現在的實力。

單純從各自的實力來說,西北肯定打得過西涼,但並不能輕鬆拿下,屬於傷敵一千自損八百。

但攻打一個國家,並不是單純地從雙方實力來比較,還要考慮鄰國。

在燕許關往外,除了西涼,還有大大小小十幾個小國,其中不乏和西涼結盟的。

若是西北全力攻打西涼,那燕許關和莫城還要不要了?

白騁懂的那些,錢氏和安旭都懂。

錢氏看看信封,又看看床上躺著的安旭,突然覺得事情不太對勁,「白騁,你覺不覺得,有人在給我下套?」

白騁被夫人這麼一問,也轉頭看向安旭,「如果說我們沒有發現昨兒的是兗州人,那我們必定會去找西涼問罪。但如果是兗州,我們就不會了,因為兗州人來去無蹤,沒有固定居所,不可能跋山涉水去找兗州人。一旦我們派人去西涼,就會引起西涼人的誤會,到時候兩國之間有了矛盾,加上西涼國君暴虐,勢必會開戰。」

只要開戰,那白騁就不得不出兵進攻西涼。

而這一切,就會如了雲盛興的意思。

白騁越想,頭皮越麻,過了好一會兒才攥緊手中的信封,「好一個雲盛興,竟然敢這般算計我們。不僅想看西北破滅,還害了安旭。夫人,你現在就去準備,我們不能等明兒了,連夜派出三隊人馬,分頭把安旭等人送出去。並讓白楓兩兄弟來找我,我倒要看看,雲盛興到底在西北安插了多少細作!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66章 來信

54.06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