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7章 寺廟

第467章 寺廟

京都,城西城門口。

因為前兒剛下過雨,地上的夾縫裡,還殘留了大大小小的水窪。

冰露扶著主子,低頭看著地面,提防裙擺沾了水。

裴闕站在安芷邊上,小聲交代,「我讓朔風帶著人悄悄跟著,你這一路過去,切記別逞強。如今你身子重,若是有什麼不舒服,就直接說,有你家夫君在,沒什麼好多慮的,照顧好自個兒的身子要緊。」

這話,安芷從昨兒夜裡就聽裴闕一直說。

但她還是耐心地柔聲道,「我知道啦,吃的用的我都自己帶了,冰露還帶了鍋,碗筷都是銀做的,雅蘭兒也一塊隨行。我會小心注意的,絕不會讓人有機可乘。再說了,還有長公主一塊去呢,有她在,你也可以放心了。」

昨兒西陵傳回消息,說太后病了,雖說沒有到病危的地步,但作為本朝太后,天子不便離京,太后又不能回來養病,那就得讓京都里的一些貴婦們去探望。若是有得太后眼緣的,還會被留下侍疾。

安芷作為裴家主母,自然也是要一起去的。

從京都往西陵走,少說也要花個三日光景。

安芷有孕在身,雖說胎象已穩,但還是經不起大顛簸。

上了馬車后,安芷從車窗往外看,浩浩蕩蕩的一行人,想來不會有事。

旅途寂寞,許文娟就和安芷同乘一輛馬車。

「哎,還是你家嫂嫂好,有個長公主的母親,啥事都不用管。」這次出行,許文娟是以夫家身份出來,而不是許家。

安芷笑道,「你母親對你就不好了?許夫人可是一早就給你準備了馬車,是你非要來和我擠。」

「你這沒良心的,我還不是怕你一個人無聊,才特意過來與你說話。」許文娟身子比安芷還要重,肚子已經很顯懷了,說話時一隻手扶在肚子上,略顯疲態。

如果可以,許文娟肯定不願意去西陵。但誰讓賀荀是質子,她要是不去,朝廷就可以給他們安個不敬的罪名。

她以前給家裡惹了不少麻煩,自個嫁人了,才明白做爹娘的不容易,只好硬著頭皮跟來。

而且有她在安芷著,她母親的人,也會相應照顧著她們。

安芷看許文娟有些累,便不再說話。

出城后的路漸漸出現坑窪,安芷被抖得有些難受,好不容易熬到了正午休息時,冰露下去準備做飯,卻被告知不能生火。

冰露站在馬車邊上道,「夫人,她們說只能一塊吃,不讓奴婢生火,這可怎麼辦啊?」

若是尋常,無所謂是不是和大家一塊,但眼下安芷和許文娟都有孕,若是發生點什麼意外,追悔莫及。

「這是雲夫人親口說的嗎?」安芷問。

此次出行,長公主身份最高,但長公主不管事,便由雲夫人管了。

冰露搖頭,「是雲夫人身邊的嬤嬤過來說,說大家統一吃飯,才不會耽誤時間。」

許文娟脾性大,「他們急著去皇陵給自個掘墳墓么!」

大家心裡都清楚,太后只是小病小痛,就是作給朝臣們看的。如果真病得不行,就不是她們一群女人去了。

冰露不敢接賀夫人的話,望著自家夫人,等個主意。

安芷想了想,從馬車下來,看到其他人家也沒有單獨做飯,輕聲哼了哼,「冰露,你去拿上馬車裡的葯膳食材,咱們去雲夫人那用午膳。」

冰露猶豫,「咱們去雲夫人那,不是羊入虎口嗎?」

許文娟也下了馬車,「這你就不懂了吧,如果咱們單獨吃,那中間做飯、送飯那麼多人,出了事查起來麻煩。但咱們過去和雲夫人同吃一桌飯,若是有什麼事,那責任就要掛到雲夫人頭上。她要有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膽量,那我真心佩服她。不過,害了我們的孩子,對她沒啥好處,還不如在一旁幸災樂禍的好。」

安芷和許文娟有孕,直接利益影響人是裴家其他三房,和九夷的王室。於京都的這些貴婦而言,牽扯不大。

一行人找到了雲夫人的馬車,安芷剛看到雲夫人,不等雲夫人開口,就自來熟地說想一塊用膳。

這次來的都是重臣命婦,一個個面子功夫都做得好,就算雲夫人心裡不樂意,但還是樂呵呵地說歡迎。

之後的兩天,安芷和許文娟都來找了雲夫人,彷彿她們家男人在朝堂上也是這般和睦一樣。

快到西陵的早上,隊伍停下休整一番,等大家都換上乾淨衣裳,才繼續往西陵走。

西陵是皇家陵墓,但在西陵外圍,也有一些權貴家的陵墓。

「安芷,你有沒有覺得,到這段路之後,好像變冷了?」許文娟搓搓胳膊,打了個寒顫。

安芷是覺得更冷了,但這很正常,「你別多想,這裡古樹參天,自然是會比沒樹的地方更冷。」

許文娟還是有點害怕,往安芷那挪了過去,「今兒夜裡,我要和你睡,打死我都不一個人睡。難怪太后不願意守陵,要我也不願意。也不知道哪個倒霉鬼,會被挑中去給太后侍疾。」

西陵邊上有皇家寺廟,太后就住在寺廟裡。

安芷一行來了許多人,得在寺廟外安營紮寨。不過身份比較尊貴的,像長公主和雲夫人這些,就會住進寺廟裡。

安芷和許文娟也被安排住進寺廟中。

皇家寺廟樓宇交閣,雖宏大,可這裡地處偏遠,所以寺廟裡格外冷清。

許文娟從進寺廟起,就緊挨著安芷,兩個人在隊伍的中後排,「安芷,咱們不會都要去見太后吧?」

安芷細心打量著四周,小聲道,「應該都要去太後跟前請安的,咱們沒在最前頭,太后又生病在床,看不到咱們的。你別提心弔膽地想,越是緊張,就越容易出錯。」

許文娟深吸了一口氣,心裡卻還是沒好受多少。

安芷跟著隊伍進了寺廟的偏院,這裡不比皇宮,屋子不能一次容下所有人,所以大家分批進去。

等安芷和許文娟進屋時,首先嗅到比較重的檀香,兩人都低著頭,聽到前頭人跪下,也跟著一塊跪下。

太后的聲音很輕,不仔細聽都不知道說什麼,「還是年輕點的有朝氣啊,哪個青衣雪緞的姑娘是哪家的?哀家瞧著好生漂亮。」

有嬤嬤道,「是裴家的四夫人。」

裴闕行四,以前外頭的人都稱裴闕為四爺,所以喊安芷裴家四夫人也沒錯。

聽到自個兒被點名,安芷心頭莫名一緊,不知太后怎麼就看到她了,磕頭道,「臣婦裴安氏,叩見太後娘娘。」

「聲音清脆像鈴兒,抬起頭來給哀家瞧瞧。」太后又道,等安芷微微抬頭后,咦了一聲,轉而微笑道,「哀家記得你,你與你母親一樣美麗。看到你,哀家就想到你母親了,哎,就是可惜......罷了,不說以前的傷心事了。既然你來看哀家,那今兒晚膳,你來陪哀家一塊,可好?」

哦吼,許文娟說的倒霉蛋竟然是安芷自己。

什麼好不好,太后親自開口,她只能笑著說榮幸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67章 寺廟

54.11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