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8章 硬氣

第468章 硬氣

餘光瞥見邊上的許文娟動了下,安芷的手指快速按在許文娟的手背上,這會不是說不的時候。

太后雖是詢問的語氣,可上位者的問就是肯定。

安芷可以在這間屋子外講究,可眼下,只能先忍下。

許文娟憂心忡忡地退了出去,等人群出了太后的院子,她立馬去找了她母親。

許夫人把女兒拉進禪房,皺眉道,「能在太後跟前伺候,別人都說是莫大的榮幸,你哭喪著一張臉,讓別人怎麼想?」

「可太后是雲家的女兒,雲家又和裴家不睦,安芷懷着孕,若是太後有意刁難,出個什麼意外,那可怎麼辦?」許文娟急急道。

許夫人拍了下女兒的腦袋,「你當太后是那種沒腦子的人嗎?」

許文娟不解地看着母親。

許夫人無奈解釋,「大家都知道裴家和雲家斗得厲害,如果安芷在太后那出了事,那太后的德行就虧了,就算心裏再不舒服,也不至於對孕婦下手。還一個,徹底激怒裴闕,雲盛興會怕的。畢竟裴闕以前是個什麼名聲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」

成婚前的裴闕,有仇必報,且加倍奉還。雖說成婚後脾氣有所收斂,可那是因為站在了裴家家主的位置上,所以才沉穩一些,實際骨子裏還是充滿野性。

聽完母親說的,許文娟還是愁眉不展,「可太后故意把安芷留下,肯定是會刁難的吧?」

「以安芷的本事,你不用擔心那麼多。」許夫人淺笑道。

這會的安芷,正端著葯盅,蹲在床沿給太后喂葯。

「真是難為你了,要你幸苦給哀家喂葯。」太后從始至終,都沒有問安芷微微隆起的肚子是不是懷孕,當安芷主動說喂葯,她也沒有拒絕。

安芷放下湯匙,轉身遞給身後的宮女,柔聲道,「能夠在太後身邊伺候,是妾身的榮幸,日後妾身腹中的孩子出生,那也是得了太后庇佑的。」

太后不提,那安芷就主動提。

太后聽此,不能再裝傻,驚訝道,「你這傻丫頭,既然有孕應該早點說才是,來人啊,快點給安芷搬凳子來。」

凳子很快就搬來了,安芷坐下后,不再開口,等著太後主動問話。

太后留下安芷,是知道裴家三番兩次擋了雲家的錢路。在她看來,娘家就是她回京都的希望,所以娘家掙點錢也是應該。

不過以她對裴家的了解,裴家肯定不會和雲家一塊掙錢,她也不指望這樣。

現在雲家被裴家擋得死死的,雲盛興卻沒找到突破口,攻破西北又需要時間,不是一時半會能拿下的。

太后看安芷靜默不說話,抿了抿嘴裏的清苦,道,「哀家年輕時候,與你母親算是舊時。那會她何其颯爽,不曾想會有後來的結果。其實你母親不那麼剛硬,想個兩全的法子,那後面也不會有裴鈺的那些事。」

裴鈺退婚,滿城皆知,就連宮裏的人都忍不住八卦。

安芷聽到太后說兩全,就知道太后的意思了。

可雲家要吃的是鹽稅,還要拿西北的舅舅一家做筏子,這又如何兩全。

安芷微微勾唇,「妾身的母親是太硬氣一些,可武將世家出身的女子,大多剛硬,做事講究底線。有些事過了底線,怎麼也不能兩全。而且,當初妾身母親並不是容不下徐氏,是那徐氏心太大,妄想取而代之做正妻,才會有後來的報應。」

不該你得的,就不要去妄想。這是安芷的潛台詞。

太后抬眉看着安芷,白瓷般光潔的皮膚,鼻樑細而挺,明明沒什麼表情,但一雙精緻的眸子裏像藏了許多柔情一般,讓人看着就心生憐惜。難怪裴闕會不顧世家臉面,把安芷娶回家。

年輕時候,太后也有一副好顏色,只不過後來宮裏的女人一茬一茬地增加,先帝漸漸不再來太后寢宮,太后才意識到已是遲暮。

現在看到安芷這樣嬌俏的美人,讓她想到了年輕時候的自個。

也是這麼自信驕傲。

可後來呢?

美人遲暮,再也不是帝王的心尖人,很多時候連相敬如賓都做不到。

所以啊,太后才不信什麼天長地久,眼下安芷為裴家操心費力,往後過個幾年,哪裏還會有現在的夫妻情分。再說了,有哪個男人能把持住,不說以後,就安芷來西陵的幾日,裴闕身邊恐怕就會有人了。

太后笑眯眯地看着安芷,「一般人家的夫婦還真不如你和裴闕恩愛,看到你們這麼好的一對,哀家是打心眼裏喜歡。佩雲,你去把哀家的陪嫁的紅瑪瑙手串拿來,哀家想祝願安芷與裴闕百年好合。」

太後有賞,安芷忙起身行禮道謝。

小半天的功夫下來,安芷原以為的驚濤駭浪,最後什麼也沒有,反而還得了太后的賞賜。

等她回屋子時,許文娟拉着安芷問了好一會兒,「太後送的手串,你可不敢戴啊。」

雖說安芷覺得太后不至於在自個兒送的東西下手,但她還是點頭說好,聽到外頭響起雷聲,轉頭看向窗外,「要下雨了,咱們還是早點睡吧,明兒個還要早起禮佛呢。」

許文娟嗯了一聲,和安芷一同歇下。

與此同時的裴府,裴闕剛收到白騁從西北快馬加鞭送回來的信,信上的內容,看得他直皺眉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68章 硬氣

53.98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