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4章 誘惑

第474章 誘惑

安芷先聽到許夫人的嚎啕聲,才看到許夫人進來。

許夫人哭着道,「文娟,我的文娟呢?」

安芷看着許夫人,一時間不懂說什麼好,這事怪不了她,可好像又要負點責任。

「夫人,附近的侍衛都去找人了,您先坐一會。」安芷伸手去扶許夫人。

許夫人哪裏坐得住,聽安芷說到侍衛,憤憤道,「若是侍衛有用,那文娟又豈會被人擄走!不行,我不能在這裏坐着,我要去找靖安長公主,讓她幫忙找人。」

聽許夫人這麼說,安芷覺得有道理。畢竟太后不會真心幫忙,那還不如去找長公主殿下。

「我陪您一塊去。」安芷和許夫人一塊出門。

不過,沒等他們到長公主那,長公主就先派人過來了。因為禪房這裏動靜大,這會大家都知道許文娟被擄走的事,長公主已經派人出去找了。

但安芷還是陪着許夫人去了長公主那,要不是皇陵里耳目太多,她真的很想把朔風叫來問問,到底怎麼回事。

~

朔風聽到綠珠和主子說賀夫人被擄走後,立即帶着屬下去搜尋。

在禪房的院牆上,他發現了一些腳印,還有被打暈的兩個侍衛。按著多年的經驗,他一路追查了過去。

就是朔風自個兒在皇陵里行動,都要小心翼翼,不然很有可能被發現。所以經驗告訴他,賀夫人這會肯定還在皇陵里。

只要人還在皇陵,那就一定能找到人。

只不過那些刺客,一而再地找上門來尋事,有種自傷一千也要達成任務的意思,讓朔風覺得有些奇怪。

而這會的許文娟,確實還在皇陵里。

昏昏沉沉地睜開眼睛,所處的地方光線昏暗,且灰塵很多,一看就是平常沒人來的地方

她被綁在石柱上,看不到身後的人,但是聽得到他們在說話。

只不過,對方說的不是中原的話,是九夷那邊的方言。

和賀荀成婚後,賀荀有交過許文娟一些九夷話。因為知道以後要和賀荀回九夷,所以許文娟就學得比較認真一點,可以做到簡單的日常交流。

她聽到其中一個人說直接殺了她就好,省得麻煩。

而另一個說不行,因為要用她去換九夷的國璽。

這都什麼跟什麼?

許文娟乾咽了幾下口水,發現對方突然不說話了,忙閉上眼睛,繼續假裝昏迷。

聽到關門聲后,許文娟才小心翼翼地睜開一點點眼睛。

誰料,屋子裏還有人。

「你醒了?」對方用的是中原話。

看到眼前站着的黑衣人,許文娟心跳瘋狂加速,既然被發現了,只好睜眼點頭說是,「你們想要錢,還是要什麼東西?只要我有的,一定會給你。」

對方矇著臉,這會屋子裏沒有其他刺客,他蹲在許文娟跟前,用刀比劃着許文娟的臉,問,「你是不是醒來有一會兒了?」

「啊?你說什麼?」許文娟皺眉道,「我頭疼得厲害,聽不清你說什麼。求你別傷害我,我可以給你非常非常多得錢,你是要幾萬,甚至幾十萬兩銀子,我都可以給你。」

「幾十萬兩銀子?」聽到這話,刺客似乎來了興趣,「早就聽說世子娶了個有錢女人,沒想到那麼有錢啊。」

「對啊對啊。」許文娟聽對方接話了,忙接着道,「我不知道是誰派你們來的,但人為財死,只要你願意放我走,我身上的錢都給你,還能回去給你拿錢。」她動了動手臂,「你來我袖子拿,裏面都是銀票。」

本着有錢走遍天下無難事的態度,就算是來佛門聖地,許文娟還是帶了許多錢。

刺客半信半疑地去掏許文娟的袖子,還真掏出了十張一百兩的銀票。

一千兩銀子,不是一筆小數目了,許多人一輩子都掙不到一千兩銀子。

許文娟看刺客瞅著銀票發獃,繼續道,「我房間里還有九千兩銀票,那些錢,足夠你到一個新地方過上富紳的日子。大兄弟,皇陵守衛森嚴,這會那些人肯定在找我,你們想帶我出去,難於上青天啊。」

說到這裏,許文娟嘴巴有點干,舔了舔嘴唇,再道,「而且你們冒這麼大的危險來抓我,不就是為了生活么。有了這些錢,往後想過什麼樣的日子都可以。我這人不夠聰明,也不會拳腳功夫,就是錢多。只要你願意幫我逃跑,等事成之後,我再給你九萬兩白銀,一共是十萬兩。有那麼多錢,你想要什麼東西會沒有啊。」

從小在金錢堆里長大,許文娟很清楚錢對於人性會有什麼樣的考驗。

在巨大誘惑面錢,沒幾個人能守住底線。

她這會慢慢反應過來了,方才那些人說要拿他換國璽,說的還是九夷的話,那八成是賀荀的繼母派來的人。至於繼母這會想要國璽的原因,許文娟暫時還不知道,她也不清楚國璽是不是在賀荀手上。

但她需要先活着離開這裏。

特別是她還有孕在身,絕對不能出任何意外。

看刺客攥著錢不說話,許文娟知道眼前這個刺客心動了,「你若是被下了什麼毒,我家夫君也能幫你解決,畢竟這天底下,還沒有我家解不開的。大兄弟,我說的這些,只要你帶我成功逃跑,絕對會給你,不然我肚子裏的孩子沒手沒腳!」

這誓言夠毒了,那刺客一聽,視線瞬間落在許文娟的肚子上。

為了出這次任務,已經死了十幾個弟兄,眼下不到十個人,想要逃離皇陵,確實有難度,不然他們也不會在這裏做停留。

想活嗎?自然是想的。

而且十萬兩銀子啊,拿了錢往南洋去,又有誰能找到他呢。

「你要記得你發的誓,不然你孩子會遭報應的。」

十萬兩銀子對別人來說很多,但對許文娟來說,並不會讓她大出血,所以承諾了,就一定會給。

「你放心,我好不容易才懷孕,絕對會信守承諾的。」許文娟的手被鬆開后,兩腿麻得厲害,坐在地上緩了好一會兒,才慢慢扶著柱子站起來。

屋子的窗戶被釘死,刺客先開了一條門縫,確定四周沒人後,才對許文娟招手。

許文娟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默默祈求能好運。

但她剛邁過門檻,從對面的屋子裏,突然又支箭射了出來,正中刺客的胸口。

「砰。」刺客向後倒下,後腦勺撞在石板上,發出沉悶的一聲。

在許文娟還沒反應過來時,對面的屋子裏,走出另外埋伏的刺客。

許文娟呼吸一窒,心裏只有兩個字——完了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74章 誘惑

55.44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