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5章 嘲諷

第475章 嘲諷

往外跑?

還是退回屋子裡?

許文娟快速思索著,但她發現,不管是哪一個選擇,都沒有對方快。

要不拼了?

好像也不行。

她不過是個力氣大點的女人,什麼防身術都沒學過,不可能打贏對方。

深吸了一口氣,許文娟站在原地沒有動。

她還有利用價值,對方應該不會殺她。

許文娟慢慢舉起了雙手,好漢不吃眼前虧,這會先服軟,等之後說不定還能利誘下一個。

這也是她父親教她的,只要留得青山在,不怕沒柴燒。

刺客舉著弓箭,從對面的台階上走下來,亦步亦趨地朝許文娟走過來。

「你別衝動,我這就回屋子待著。」許文娟道。

「你別動!」刺客低吼了一聲,「你用什麼手段,蠱惑了我們的人。」

「也沒用什麼手段,就是說可以給他十萬兩銀子,還有包治百病的毒師。」許文娟道,「大兄弟,咱們都知道生活不容易,要不你也放了我,我給你加價格好不好?」、

她晃了晃自己的右手,「我給你十五萬兩銀子,你想過什麼樣的日子都可以,還能確保你離開中原。」

錢沒了可以再掙,但命只有一條,許文娟很惜命。

「少廢話,你別想拿錢來忽悠我。」刺客拉弓道,「你這臭娘們一點都不老實,那我就給你點苦頭吃。」

說著,箭頭對準了許文娟的腳踝。

完了完了,要疼死了。許文娟剛張嘴想反駁,就聽到「咻」的一聲,眼前兩丈遠的刺客應聲倒地。

隨機從屋頂上跳下一個男人,等男人站定后,許文娟才認出對方是安芷的暗衛,瞬間濕了眼眶。

「賀夫人,請跟小的走。」朔風輕聲走到許文娟跟前,抬起右手給許文娟指了個方向。

許文娟顫抖的心,在這一刻鬆軟了下來,跟在朔風身後,抽泣道,「他們剩下不到十個人了,是從九夷來的,功夫應該很好,你就一個人嗎?」

「自然不是。」朔風豎起食指放在嘴邊,做了個噤聲的手勢,「其他人埋伏在暗處,若是那些刺客在附近,他們可以發出信號,小的帶您到安全地方。」

聽朔風這麼說,許文娟才更放心一點。

她發現朔風幾人的功夫是真厲害,等回京都后,她也要找幾個那麼厲害的暗衛,不然哪天再被暗算,真不知道有沒有這次的運氣。

許文娟跟著朔風穿過一條荒蕪的巷子后,才看到寺廟的殿宇。

朔風指著前方的殿宇道,「皇陵的侍衛很快快搜查到這邊了,小的不便與您一塊出去,但會在暗中保護您。您大膽往前直走,遇到侍衛后,切記莫說漏嘴了。」

許文娟嗯了一聲,剛點完頭,朔風就翻牆看不見了。

她快速回頭看了眼,一隻手拖著肚子,快步往前走。

~

長公主住的禪房裡,許夫人哭得沒眼淚了。

安芷安撫了好一會兒,但都沒啥用。

長公主本就是個不太愛和人相處的人,答應派人出去找許文娟后,就沒再開口搭話。

沒過多久,雲夫人帶著人來了,說太后已經讓人去找,肯定不會有事。

許夫人看到雲夫人有一肚子火氣,明明一副看熱鬧的模樣,還要假好心說安慰的話,讓她很想衝上去和雲夫人打一架,但她的手被安芷給按住了。

安芷看向雲夫人,細聲道,「既然大家都在幫忙找人,那咱們就不叨嘮長公主殿下了。多謝雲夫人派人幫忙,但那歹徒竟然能把禪房裡的人擄走,咱們還是小心為好。」

說著,安芷起身和長公主行禮。

看到長公主點了頭之後,安芷再去攙扶許夫人。

雲夫人本著看熱鬧的心思過來,但什麼笑話都沒看到,心裡有點遺憾。但她不敢惹怒長公主和許夫人她們,所以老實跟著安芷一塊出去。

這會天已經大亮,晨曦的陽光透過松葉點點灑下,推開空氣中的霧水,讓人有些熱了。

安芷送許夫人回房,得和雲夫人一路走。

「許家姐姐,你可千萬要撐著,這時候不管是誰,都不如你這個當母親的用心。畢竟人心隔肚皮,即使同住一個屋子,也不知道對方想什麼。」雲夫人忍了一路,快到禪房時才開口道。

這話一出,有腦子的人都知道雲夫人在挑撥離間。

也是,為什麼安芷和許文娟同住一屋,安芷就能僥倖逃過,而許文娟卻被擄走。這一點,確實會讓人懷疑一下。但只要會思考的人都能想到,安芷沒有害許文娟的動機。

安芷剛過拱門,看到了不遠處的禪房,轉頭看向雲夫人道,「多謝雲夫人提醒,咱們這片禪房連成一排,算起來大家都是同一屋檐下,有些人的心思,我確實不太懂。您可要好生注意才是,別今朝看熱鬧,明兒成了是非客。」

說完,安芷頭也不回得和許夫人繼續往前走。

等進了屋子后,許夫人長嘆道,「你何必和她翻臉成那樣,不值得和她置氣。」話是這麼說,可許夫人心裡是爽的。

安芷給許夫人端來溫茶,「我與她本就不和,多說那一句兩句,不會讓我們好一點,也不會更壞。方才沒有其他人在,我也不用顧著那些莫須有的名聲,想諷刺就說了,反正她不敢追進來打我罵我,就讓她自個兒生氣去吧。」

許夫人記掛著女兒,輕聲嗯了下,就揉著太陽穴思索。

過了會,安芷看許夫人閉目休息,她打算出門問問侍衛,就看到從拱門外進來的許文娟,身後還跟著一群侍衛。

看到許文娟回來,安芷抬手揉了揉眼睛,確認沒看錯之後,鼻頭一酸,右腳往前邁了一步,身體卻僵得動不了。

最後,還是許文娟先過來抱住安芷。

「嗚嗚,我還以為這次死定了呢。」許文娟抱著安芷嚎啕道。

安芷愣了好一會兒,才跟著落淚,「你怎麼樣,有沒有哪裡受傷,或者不舒服?肚子里的孩子還好吧?」

屋子裡的許夫人聽到女兒的聲音,匆匆跑出來時摔了一跤,但她心急如焚,顧不上衣服髒了,急忙忙衝出屋子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75章 嘲諷

54.79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