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7章 芳名

第477章 芳名

賀荀放在膝蓋上的手,攥到手背青筋暴起。

他沉思了一會,再回答裴闕的問題,「若我父王薨了,繼母為了弟弟的繼位,勢必要給我拉個罪名,把我從世子的位置上拉下來,才能讓她兒子名正言順地繼位。」

裴闕點頭道,「而且你遠在京都,在九夷的細作又暫時失效,他們想給你按任何罪名,都輕而易舉。」

「是的,所以首先,我要抱住世子的身份。」賀荀堅定道。

九夷王病危,賀荀想要回九夷,就要九夷那裡來人迎接。但按目前的情況來看,九夷王后必定不會讓賀荀順利回去,所以賀荀需要一個在九夷能信賴的人。

裴闕沒去過九夷,但裴家暗樁遍布各地,對九夷的情況還是很了解,建議道,「現在能從九夷來接你的,只有你舅舅了。但九夷王也不喜歡你,他很可能和王后是一邊的,所以這事啊,你需要狠心一點。」

「怎麼狠心?」賀荀是真的懵了,他暗中布局多年,沒想到最後緊要關頭還出了事,從裴闕給了他紙條后,就被裴闕帶著思維了。

裴闕濃眉挑起一邊,看了賀荀一會,才道,「眼下,那些還衷心於你的細作,肯定都藏起了身份,九夷的朝政已被往後和你弟弟把控。不說王後會多加阻攔,就算你這麼回去了,恐怕也不能活著繼位。現在的九夷,就是一個瓮,一旦你回去,那就成了別人隨意欺辱的鱉。」

「我......我明白了,你是要我把王后的勢力給打破,也就是攪亂九夷,再渾水摸魚,以備繼位?」賀荀瞪大眼睛道。

裴闕說了聲是,扭了扭脖子,「九夷不亂,你回去也沒用。該提醒的我都提醒了,你回去吧。」

說了那麼多,裴闕有些渴了,喊了順子進來倒茶。

他起身的時候,發現賀荀還坐在椅子上,問,「你怎麼還不回去?」

賀荀慢慢起身,懇求道,「我連父王病危的消息都收不到,那這會傳信給舅舅,也不一定能傳到。裴闕,你可不可以幫幫我?」

幫賀荀奪位?

這事裴闕可沒想過,不是他沒那個能力,而是他和賀荀的交情,還談不到幫這麼大的忙。

而且他自個都是四面楚歌,更別說抽出時間和精力去幫賀荀。

「我可以確保把信送到你舅舅手上,但再多的事,你也懂的,我現在處境就比你好一點。」

賀荀感激道,「你能幫我把信送出去就很好了,我布了那麼多年的局,不可能完全沒用。」

就算之前的細作沒用了,賀荀也還有其他人能用。為了以防萬一,賀荀有部分細作,從來都沒聯繫過,有些人在明面上還是他仇人,可實際卻是他的人。

賀荀在裴闕這寫了信,由裴闕的人去送。

等信被送走後,賀荀急著回去安排其他事,裴闕則是繼續看他的公文。

順子在一旁研磨,張嘴猶豫了好一會兒都沒說出后,最後還是裴闕發現他有話想說,他才開口,「爺,您覺得賀世子會贏嗎?」

「你覺得呢?」裴闕反問順子。

「小的覺得不太好說。」順子說出自己的想法,「賀世子連九夷王病危都不知道,說明他的消息閉塞。但他又暗中謀划多年,又有許侍郎這個有錢的岳父,感覺又很有希望會贏。」

事實情況,就和順子說的一樣。雖說賀荀前景堪憂,但又不是完全沒希望。

「既然不好說,那就看著吧,最後總是會分出一個輸贏來。」說完這個,裴闕想到了去西陵的安芷幾人,「太后拉著那些貴婦說了幾日的話,想來說得差不多了,你去城門口候著,與夫人一塊回來吧。」

順子應了一聲好,聽到夫人快回來,他嘴角止不住得彎了起來,因為主子說了,等夫人回來,他就可以去提親了。

活了二十幾年,順子的前半生都圍繞著主子,頭一回那麼期待自個兒成婚的樣子。

另一邊,安芷確實準備回京都了。

許文娟被擄走那事,皇陵的侍衛啥都沒查出來,而許夫人利用這個機會,去太後跟前賣力地哭了兩個時辰,讓太后不得不下旨封口,還花錢安撫了許夫人母女。

對於錢上的事,許家人都是同一個態度,多多益善的好,所以太后的賞賜,許夫人完全沒客氣地全收了。

許文娟帶著綠珠,和安芷一塊收拾回去的東西,「姜還是老的辣,我看到太后就怕,不曾想我母親竟然還敢去和太后哭訴,要了那麼多安撫的賞賜回來。」

安芷的行李收拾得差不多了,她坐到一旁看許文娟收拾,「許夫人到底見過更多世面,她敢去太後跟前哭,肯定是有把握的。」

「那是。」許文娟自豪道,指著一個箱子道,「這裡頭是一半的賞賜,見面分一半,你可別嫌棄。」

「給我的?」安芷詫異問完,想到這是許文娟的心意,轉而笑著接受,「行,那我就收下了。」

兩人說說笑笑收拾完,外頭來了侍衛來抬箱子,她們便先出去了。

回京都的心情,比來的時候要輕鬆許多。

馬車的行駛速度也慢了下來,在離京都還有兩日腳程時,順子來了。

順子在城門等得心痒痒,得知隊伍從西陵出發后,就一個人騎馬來接夫人了。

安芷看到順子,先是問了裴闕的事,得知裴闕和家中都好,才放冰露和順子去說話。

就這樣,安芷一行回到了京都。

馬車剛進西城門,安芷的車窗就被敲響,她掀開布簾,看到了騎著白馬的裴闕。

他墨色的雙眸彎成月牙,薄薄的唇瓣壞壞地笑著道,「這位美麗的姑娘,不知道在下有沒有沒榮幸,能知道你的芳名呢?」

唰地,安芷臉熱了,秀麗的臉頰像染上晚霞一般,她壓著嗓子,小聲嗔道,「你別鬧,還在街道上呢。」

「在下沒鬧呢。」裴闕好些日子沒看到自家夫人,都說小別勝新婚,他眼下就是這個心情,繼續打趣道,「姑娘若是不肯說,那在下送你回府吧。」

說著,裴闕甩了下手中的馬鞭,長腿微微用力,策馬到了馬車的前面,背影挺拔蒼勁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77章 芳名

55.79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