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0章 蔫了

第480章 蔫了

安旭的真實病情,安芷他們要守住,屋裡的幾個人知道怎麼回事就行,就是父親太太那,都不能說真話,因為他們太容易被套話了。

惠平哭得眼睛澀又疼,看著安芷認真道,「我沒你們聰明,所以你們怎麼說,我就怎麼做,不管別人有沒有摻和進這件事,都得讓雲盛興先吃個苦頭。」

「這是肯定的。」安芷也恨雲盛興,想到躺在床上的哥哥,她想讓雲盛興也體驗下這種感覺。

姑嫂兩互相安撫了一會後,裡屋中出來一個中年男毒師,叫程剛,他留著絡腮鬍,賀荀說程剛認識天底下所有的毒藥。

程剛看著惠平道,「安將軍中的是一種南疆毒草,那種毒草長在深山中,十分少見。不過這毒並不難解,只要再找來毒草,就能提取出解藥。」

安芷激動問,「那你有這種毒草嗎?」

程剛搖頭道,「小的剛說了,這種毒草十分罕見,就是我家世子手上都沒有存貨。不過這世上既然存在解藥,那就有希望解毒。」說到這裡,他轉頭看向裴闕,「而且以裴家的實力,想找到一株毒草,還是可以的,只不過是時間問題。」

南疆並非九夷的國土,那裡民風複雜,且五毒俱全,一般人進了南疆,沒被南疆人打死,也會被南疆的毒蟲蛇鼠給毒死。

但如同程剛說的一樣,裴家與南疆王有那麼一丁點交情,讓南疆王同意裴家派人進山尋葯,這並不是難事。最難的,還是要在南疆複雜的地形中,找到毒草。

不過,有目標,總比沒目標好。

惠平還不懂去南疆找葯有多難,她只聽到了有希望戒毒,「程毒師,那我相公毒沒解之前,要不要吃其他的葯,他的身體會有變化嗎?」

「安將軍體質好,撐個半年不是問題。」程剛道,「但如果時間太久,毒素就會傷害安將軍的身體,若是解毒不及時,安將軍可能會失去一些感官和知覺。」

半年,說長也不長,畢竟從京都去南疆,就得花上大半個月時間。

惠平剛燃起的一點希望,這會又感覺胸口壓了一塊巨石。

安芷也覺得壓力不小,「那就麻煩程毒師幫哥哥調理身體了,我們一定會儘快找到毒草的。」

「夫人客氣了,你們幫了我主子,我自然會全心全意幫安將軍。」程剛對安芷他們行了個禮,「也請你們放心,不該說的,我們一個字都不會往外說。接下來的日子,麻煩把安將軍移到僻靜的院子,一來方便我們照顧,二來這裡來往的人確實太多了。」

現在只要對安旭好的事,惠平都願意辦,「這好說,我這就讓人去清掃院子。」

聽到這裡,安芷又問到了哥哥的嗓子,程剛說嗓子不是中毒引起,還得讓太醫來,於是惠平又匆匆回娘家去了。

安芷則是留下來照看哥哥,她讓裴闕先回去,「你還有許多政務要忙,這裡有我在就行,待會等嫂嫂回來了,我就回府。」

裴闕知道這裡沒有要他忙的事,便點頭同意了,「若是有什麼事,就讓福生來工部找我,你得注意身體,別忘了你正懷孕呢。」

安芷低頭看了眼自個兒的肚子,不提前和她說哥哥中毒的事,確實比較好,不然她必定會日夜擔憂,到這會指不定得虛弱成什麼樣。

送走裴闕后,安芷讓冰露去準備一些點心,既然哥哥的事有了眉目,她該吃的也要吃。

只是沒等她吃上兩口東西,就聽到她父親的嚎啕聲。

因公務上的事,安成鄴前段日子就去了京都附近的一個縣城,收到安旭被送回來的信后,才快馬加鞭回來,但還是沒趕上今兒早上的城門接人。

「我苦命的兒啊!」安成鄴哭得驚天動地,嗓音大得隔壁院子都能聽到,匆匆進門時還被門檻絆倒,迎面摔了好大一跤。

安芷聽到父親的哭聲,差點被點心噎到。

喝了一口茶后,再轉頭去看父親。

安成鄴苦著臉進來,問安芷,「芷兒,你哥哥怎麼樣了?他人呢?」

安芷噓了一聲,「您安靜一些,哥哥剛睡著。」嘆了口氣,接著道,「哥哥情況不太好,具體如何,還得等太醫來了才能知道。」

「怎麼會有這種事發生啊!」安成鄴絕望了。

雖說安成鄴和長子關係生疏,但不管如何,安旭就是他兒子,在安旭被封將軍那會,他在外面時,好多人都要給他面子。

現在好了,半身不遂,這還有什麼前程可言!

安成鄴越想越絕望,看女兒也皺眉,狠狠地拍桌道,「要是讓我知道是誰在使壞,我一定去府衙告他!」

「那您去吧,正好我還愁怎麼告雲盛興,既然您如此大義,就去替哥哥討個公道。」安芷望著父親,認真道。

聽到雲盛興三個字,安成鄴瞬間蔫了。

「你哥哥這事,是雲大人……不,是雲盛興做的?」安成鄴確認問。

「反正他有出一份力。」安芷拿起一塊點心,卻沒有吃,「哥哥這事,父親可要守緊了,這會不知有多少人盯著哥哥,您若是大意往外說出點什麼事,咱們全家的腦袋可就要搬家了。」

聽此,安成鄴立即摸了摸自己的脖子,保證道,「這事你放心,咱們府里還是你出嫁時候的那些人,個個都是知根知底。待會我就讓人來守著院子,絕不會讓人有機可乘。不過……你哥哥這病,真的很難治嗎?」

關於怎麼解哥哥身上毒的事,安芷不打算和父親說,既然做戲,那就要做到最真。父親會因為怕死而謹慎,也會因為怕死被逼問出一些事。總的來說,就是靠不住。

安芷面露難色,「聽塗百戶說,確實很難治癒,但西北條件不好,那裡大夫肯定不如宮裡御醫,還是有希望的。」

安成鄴心裡咯噔一下,他覺得這事很難好了。這麼一來,往後他又少了一棵乘涼的大樹。

「那……你嫂嫂怎麼說?」安成鄴擔憂道,「若是你哥哥治不好,你嫂嫂之前還說要生兒子過繼給長公主,現在還生個屁啊,長公主會不會讓你嫂嫂和離?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80章 蔫了

55.68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