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3章 愧疚

第483章 愧疚

「不少,絕對不少!」順子連忙點頭,「該有的,我都會給冰露!」

說著,順子笑咧了嘴朝冰露看去,因太高興,兩條腿互相絆了下,歪歪地朝地面摔去。

冰露看順子摔倒,下意識伸手想去扶,卻發現大家都瞧著他們倆,馬上難為情地轉過頭,低聲說了句「憨貨」,就轉過身子去了。

順子這會跟吃了蜜一樣甜,哪裡還管丟不丟人,笑著爬起來道,「夫人,小的這就去找媒婆。」磨了那麼久的時間,既然夫人都開口了,他一日都不想拖。

安芷笑呵呵地看著順子離開,等看不到順子了,再招手讓冰露到跟前,她從匣子里拿出冰露的身契,當著冰露的面燒了,「你跟我一場,我只願你能平安喜樂後半生。之前我說的宅子,已經讓人清掃好了,離著裴府兩條街,兩進的屋子不算大,但也夠你們住。這是我給你的嫁妝,日後成了親,你要懂得知足常樂,富貴榮華那些,隨緣努力就好,別看得太重了。」

冰露早就淚流滿面,跪下給主子磕頭。

她自小就跟在主子身邊,又沒有其他親人,自然是感情深厚。

「就算奴婢嫁了人,也要來主子跟前伺候。」冰露磕頭道。

安芷大著肚子不好起身,讓春蘭把冰露扶起來,「說什麼傻話呢,等你嫁人了,就有自個兒的小家要操持,再讓你過來伺候,那我成什麼人了!」

冰露堅持道,「不管如何,奴婢都要伺候到您生產時,不然奴婢寧願不嫁人。」

裴府事多,夫人生的又是第一胎,冰露不親自伺候著,不能安心。

安芷懷孕快四個月,離生產也就六個月時間,聽冰露這麼說,她也更希望生產時多個信賴的人在,便點頭答應了。

而順子那頭,飛快地找到了媒婆,至於聘禮那些,大部分都是現買的,到了晌午,他就帶著媒婆來提親了。

成親的日子,定在八月初一,還有月余的時間準備。

之後的日子,冰露就沒跟著安芷出門,而是在府內安心綉嫁衣。取而代之的,便是比冰露小兩歲的春蘭。

從哥哥回京都后,安芷前十日都會回安府,直到第十一日,哥哥的嗓子才好得差不多,被太醫允許說話了。

安芷和嫂嫂一塊站在床沿,惠平激動地拉住安旭的手,有一肚子話想說,最後只憋出一句話,「你真是急死我了!」

安旭回來養了十一天,面色稍微好看了一點,但因為身子不能動,還是看得出來病態,這會聽著夫人的抱怨,目露愧疚,「難為你了。」

惠平眼眶含淚,一邊按著安旭的手臂,一邊道,「什麼難為不難為的,只要你能好,讓我做什麼都可以。」

安芷站在一旁,聽哥哥和嫂嫂說了好一會話,等哥哥眼珠轉向她時,才慢慢勾唇,低聲喊了一聲哥哥,話音剛落,她的眼淚也控制不住地往下流。

「別哭。」安旭許久沒說話,這會開口時,嗓子有些不習慣,還不能說長句子,「你們莫哭了,眼睛哭壞了,我會難受。」

安芷趕忙擦了眼淚,笑著道,「哥哥現在感覺如何?有沒有不舒服的地方?」

「都挺好。」安旭是不舒服的,畢竟每天這樣躺著,所有的事情都要別人來伺候,怎麼可能好,但他不想妹妹他們多擔憂,「我還有希望,你們也要好,小心雲家。」

惠平一聽到雲家就來氣,她忍了好些天沒出門,不然遇到雲家人,肯定忍不住撕扯起來。

這會聽相公說到雲家,她想吐槽下滿腔的怒火,又怕影響到相公的休養,便忍著氣點頭說好。

安旭說了一會話就累了,安芷和惠平便退了出來。

安芷安撫嫂嫂道,「哥哥的身體還在恢復中,嫂嫂莫心急,若是有什麼想抱怨的話,儘管與我說。」

「哎,還是你了解我。」惠平回頭看了眼關上的房門,拉著安芷走出屋子,到了偏屋后,才敢肆無忌憚地道,「每看到你哥哥一次,我就想拿把刀去雲家大鬧一場。我聽人說了,雲盛興最近甚是得意,不僅提拔了好幾個門生,私下裡又在對鹽稅動手腳。」

能給惠平傳這種話的,只有長公主。安芷一聽就知道假不了,聯想到裴闕說的一些事,皺眉道,「眼下國庫空虛,北方又有第戎在虎視眈眈,沿海還有匪盜燒殺搶掠,都是要錢才能解決的事。若是雲盛興真控制了鹽場,那百姓的日子,豈不是苦不堪言?」

「誰說不是呢。」惠平嘆氣道,「吃鹽就跟喝水一樣,誰都少不了。官鹽價格一高,勢必會有人開始弄私鹽,可私鹽又豈是那麼好弄的。等國庫再虧損個一年兩年,咱們大晉的土地,可能就要變小了。」

這話真不是危言聳聽,自古以來都是這麼個理,強國才有本事守護國土。弱小的國家,隨時都有傾覆的可能。

像安芷和惠平這樣身份的人,他們的榮辱,與世道的好壞有著因果的關係,特別是惠平。

然而就是惠平都能看懂的道理,比起興國安邦,雲盛興卻更想滿足私慾。

「鹽井一帶,裴家多少有些暗樁在,雲盛興想要控制鹽稅而獲利,沒那麼容易。」安芷道,「雲盛興鬥不過裴闕,所以才想動西北,如果他有了兵權,那就不一樣了。」

「確實,有了兵權,他想造反都可以。」惠平說得有些渴了,讓丫鬟出去端碗蓮子羹來。

六月底的天兒,還悶得厲害,安芷很想吃口冰的,但為了腹中孩兒,只能忍住口腹之慾。

在兩人等蓮子羹的時候,外頭進來一個嬤嬤,說元家又來人了。

惠平一聽元家兩個字,就發火讓嬤嬤把人趕出去,「什麼東西,真當我性子轉好了么,三天兩頭地上門,嘴上說得好聽是看望安旭,那怎麼都兩手空空地來!難不成他們是菩薩轉世,多看安旭一眼,他就能好么!」

嬤嬤是惠平的陪嫁嬤嬤,老成持重,知道元家是主子的娘家,若是就這麼轟出去,對主子的名聲可不好,於是求助地看向安芷。

安芷收到嬤嬤的眼神后,拉住嫂嫂的手,「你與他們生什麼氣,不值當的事。」

「哎,你不知道。」惠平咬牙道,「我這氣啊,不是我能忍住的,因為看到他們那副貪婪嘴臉,就想伸手打他們嘴巴子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83章 愧疚

55.71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