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6章 公道

第486章 公道

雲定邦頓時語塞,眼神閃爍不敢看安芷那邊。

安芷看向邊上的小廝道,「你們幾個,去把雲定邦和他的小廝都給綁了。」

「憑什麼綁我!」雲定邦急眼了,「我都說了,不是我弄傷的,你們耳朵聾了是嗎?」

雲定邦是雲盛興原配留下的最小兒子,因為從小沒有親生母親在身邊,雲盛興又防著繼室,只讓信任的老奴教養雲定邦。可做下人的,見識總是有限,只會哄著雲定邦玩,卻不懂教養品行。

等雲盛興發現雲定邦一無所成時,雲定邦已經十幾歲了,雲盛興逼著雲定邦讀了幾年書,但底子實在太差。後來雲家長子越發出色,雲盛興便放棄教養雲定邦了,只要雲定邦做個富貴公子就行。

可雲盛興這一鬆手,就把雲定邦徹底往紈絝堆里推。

「與你無關?」安芷一邊往前走,一邊道,「若不是你色膽包天,我家冰露又如何會想咬舌自盡!來人啊,把雲定邦的嘴給我堵上,先給我狠狠打一頓,等他說不出話來了,再捆了手腳。」

若不是事關冰露名節,安芷就直接帶著雲定邦去見官了。可冰露往後還要做人,世人又對女子多苛刻,這事就不能拿到公堂上說道。

雲定邦帶的兩個小廝也被捆住,翠絲記仇,跟著一塊去打,最後把三個人都打得說不出來話了,安芷才讓人把三個人裝進麻袋,丟上拖車。

她不能上公堂,但她能去雲家。

不管雲家如何,雲定邦傷冰露如此,她絕不能咽下這口氣。

拖車是農人專門裝豬糞的,車上的味道揮之不去,等安芷到了雲府時,麻袋被拖了下來,邊上的人都不敢輕易靠近。

雲府的門房還不懂麻袋裡裝了他家公子,還笑著過來問怎麼回事。

安芷冷著臉,自個兒往雲家的台階上走,「去把你家老爺和夫人都喊來,就說我安芷有事要與他們說道說道,可別拖時間,不然後悔的是你們家。」

安芷剛說完,也走進了雲家的大門,身後的隨從扛著三個麻袋一塊進了雲家,所到之處,雲家的下人們都避之不及。

到了雲家的正廳后,先是來了雲家的大少奶奶,可安芷不想與她說話,就一個字都沒說。

「裴夫人,您這樣上門,總得給我們一個理由吧,不然這事說出去,您也沒理啊。」雲少夫人不悅道。

「我與你說不著。」安芷摸著肚子,盡量控制情緒,冷漠道,「快些讓你母親和父親出來吧,不然死了什麼人,可別怪我。」

聽到會死人,雲少夫人看向了地上的三個麻袋,她又不敢和安芷來剛的,畢竟裴家不好惹,想了想,轉身尋人去了。

過了一盞茶左右的功夫,安芷還是沒等到人,春蘭有些急了,「夫人,您說這雲家,是不是故意晾著您?」

「那就由他們晾著吧,反正麻袋裡裝著的是雲家公子,又不是咱們的人。」安芷轉頭看了眼,皺眉問,「福生呢?他怎麼沒跟來?」

春蘭左右看了眼,猜道,「可能跟著冰露姐姐走了?」

「算了,先不管他。」安芷收回目光時,看到了正要進來的雲夫人,便對隨從點了下頭,隨從解開麻袋,露出雲定邦三個人的腦袋。

雲夫人來的時候非常不情願,慢吞吞地到了正廳里,不曾想,看到了往日對她嗤之以鼻的雲定邦被打得鼻青臉腫,還被裝在麻袋裡。

一時間,雲夫人都不懂是高興還是要罵人。

安芷看到雲夫人來了,還是不太滿意,「雲大人怎麼沒來?」

雲夫人從麻袋邊上經過,嗅到一股惡臭,快速離開,「裴夫人有什麼事先與我說就好,我家老爺待會就來。」

之前雲少夫人不懂發生什麼,於是沒通知老爺子,只和繼母說了。

但這會麻袋裡裝的是雲定邦,是雲盛興百般疼愛的兒子,雲夫人不敢自己做主,便讓人去喊老爺子。

安芷看到嬤嬤要出去喊人,出聲喊住嬤嬤,「今兒的事可不光彩,我這一路來,都沒人知道麻袋裡裝的是雲定邦,若是日後有人知道了,那你們丟的可是你們雲家的人。」

聽此,雲夫人立即屏退正廳里的其他人,又讓嬤嬤快些去喊人,路上別多嘴。

等嬤嬤走後,雲夫人再次去打量雲定邦,右眼腫成一條縫,上下嘴唇都破了,頭髮被撕扯掉好幾塊。至於身上的傷,隔著麻袋就看不到了。

看到雲定邦傷那麼重,雲夫人心裡……很爽!

不過她不能表現出來。

雲夫人斂色問安芷,「裴夫人,這是怎麼回事?」

「我說了,等雲大人來了,我一起說。」安芷道。

雲夫人雖然很不爽安芷的態度,但受傷的是雲定邦,她就不說話了,甚至壞壞地想,若是雲定邦這會死了,那就更好了,她肯定默默為安芷鼓掌。

雲定邦是清醒的,但嘴裡塞了臭布條,他掙扎著想說話,卻什麼都說不出來,反而還扯開傷口,疼得哼哼叫。

安芷看雲夫人開始喝茶,聯想到雲夫人是繼母,把雲夫人細微的表情都看在眼裡。

看來,這雲夫人,藏著很多事了。

沒過多久,雲盛興就匆匆來了。

他剛進正廳,就看到倒在地上的兒子,氣得吹揚須揚眉,大聲質問怎麼回事。

「雲大人,我勸你先別鬆綁。」安芷看向雲盛興,唇瓣一勾,露出一個挑釁的笑容,「你先坐下,咱們說好怎麼解決,我再看要不要把人交給你,不然是報官還是去告御狀,我都奉陪到底!」

雲盛興活到現在,還沒被一個女人打上門這樣擠兌,更憤怒了,「安芷,你以為你是誰啊?你竟然敢這樣對我兒子,是你不想活了,還是你們安家不想活了?」

「啪!」

安芷沒等雲盛興說完,揚手砸了邊上的茶盞,碎了一地。

市內瞬間安靜。

就連雲盛興,這會都被安芷唬住。

「你怎麼不問問,你的寶貝兒子都做了什麼?」安芷大聲斥責,「堂堂世家公子,竟然當街強搶民女,我這會還留了他一條命,已經是仁慈了,你還問我是不想活了么!行,若是你不願意談,那咱們就到皇上面前說道說道!」

以前雲家人背後的一些詆毀,安芷都可以置之不理。

但這次,絕對不行!

這份公道,她就是拼盡全力,也要討回來!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86章 公道

56.18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