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7章 德才

第487章 德才

不管上公堂,還是御前,安芷都是嚇唬雲家的。

若是她自己遭遇這種事,要鬧就鬧。可事關冰露,外邊的人嘴又碎,一旦起了流言,以冰露的性子,活下去的勇氣都沒有。

雲盛興回神后,聽到兒子在嗚咽哭嚎,心煩得想把安芷立即丟出去,可又顧忌著安芷前面說的話。不知為何,今兒個的安芷,突然變成了一隻猛虎。

「你說說,你到底想怎麼樣?」雲盛興妥協道。

「按照律法,強搶民女犯姦淫的人,應當廢除功名,再流放到長嶺以北,勞作十年。」安芷來的時候,就想好這些,「不過雲定邦的身上沒有功名,只有一個不足掛齒的小官職,這個隨時都能拋下。既然我坐在這裡了,那也不會要求流放雲定邦。但這事實在讓人生氣,所以就請雲大人把雲定邦送回你們雲家老宅,十年內不能回來。」

前段時間,雲盛興就送了一個兒子回雲家老宅,不過那是現在繼室生的,當時他說送就送,任憑雲夫人怎麼哭都沒用。

雲家老宅地處縣城,雖說不是窮鄉僻壤,但和京都完全不能比。

安芷要雲定邦離開京都,是因為她知道,如果提出砍斷手腳的要求,雲盛興肯定不同意,但把人送回雲家老宅,是可以商量的。

只要把人從京都支走,就算雲盛興再有本事,也不能一手遮天,幫雲定邦擋下所有的災難。到時候再廢了雲定邦也不遲。

不過,眼下的雲盛興還不同意,冷哼道,「十年?你別以為背靠了一個裴家,就能在我雲家的地盤耀武揚威。我只說一次,既然我兒看上你丫鬟,那就讓你丫鬟嫁到雲府當妾好了。反正一個奴婢,讓她給雲府的嫡公子當妾,都是抬舉她了。」

「當妾?」安芷呵呵道,「雲大人是不是沒聽清我說的話,我說的可是民女,而不是賣身的丫鬟。前幾日冰露訂婚的時候,我就把她的身契燒了,你是當官的,應該懂這裡面的意思吧?」

若還是賣身的奴婢,便會低人一等,就算告到衙門,用處不會太大,可如果是自由身的百姓,那就不一樣了。

「你!」雲盛興也拿了盞茶杯摔了,他與原配感情深厚,最疼愛的就是與原配的小兒子,若是讓小兒子回老家十年,屆時物是人非,萬一他不在了,誰還會給小兒子一碗飯吃,「安芷,你給老子滾,有本事你就去告,到時候那個賤人的名聲也就沒了,看她怎麼活下去!讓她做妾已是抬舉她,你還想壞我孩兒前程,休想!」

雲盛興說得脖子都漲紅了,雲夫人倒是一句話都沒說,上回雲振邦的事比雲定邦輕多了,但云盛興二話不說就把雲振邦送回老家,這偏心啊,已經寫在臉上了。

「既然雲大人不顧臉面,那咱們就公事公辦了。」安芷起身道。她就不信,雲盛興真敢讓她去報官。

兩個在互相較量,比的就是誰的籌碼更大。

安芷篤定雲盛興不敢讓雲定邦去見官,不僅僅是雲定邦的個人問題,還有整個雲家面子的事。

「你別走!」雲盛興原以為安芷會怕,畢竟女人名節第一大,但安芷竟然能面不改色地說去見官,這讓雲盛興有些慌了,「安芷,你為什麼咄咄逼人呢?你真以為裴闕現在寵你,就會寵你一輩子嗎?」

雲盛興露出一個不屑的表情,「現如今,不過是你年輕貌美,還有個手握兵權的舅舅,所以裴闕才願意對你好。可男人每個女人的耐心都有限度,你哥哥已經成了一個廢人,對裴闕一點用處都沒有,若是你再因為一個賤婢在我府上鬧事,你覺得裴闕真的會幫你?」

安芷轉過身,直直地對上雲盛興的眼睛,「雲大人是覺得我一介女流,不配和你要個公道的話,那你儘管這麼說。裴闕對我如何,我自個兒心中清楚,用不著你來多說。你要是真覺得高枕無憂,那咱們邊走邊看吧,我不能在朝堂上奈何你,但你嫖暗娼,自個兒還養了外室的事,我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。為官者,要德才兼備,這一點,你不會不知道吧?」

安芷會知道這些,都是水雲間里的各種小道消息。以前沒拿出來說,是還沒到撕破臉的時候,還一個是起不了絕對性的打擊。

但眼下雲盛興急著要攬權,若是有人出來搗亂下,鹽稅那些就離他更遠了。

雲盛興圈養外室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,這事連雲夫人都知道,但不帶回雲府,是因為外室賤籍出身,不能進雲家。這事大家礙於雲家的面子,私下知道就是,沒人敢拿到檯面上來說。

看著安芷瞪著自個的眼神,雲盛興咬牙道,「十年太久,一年,就一年,不能再多了。」

「一年也行。」安芷道,「如果是一年的話,就不是去雲家老宅,而是送去西北。還請雲大人放心,雲定邦畢竟是世家公子,我舅舅必定會護著他一條命,保證一年後還你一個好好的兒子。」

讓雲定邦去西北,在場的人都知道,這比下大獄還要煎熬。

安芷看雲盛興不接話,心只已經佔了上分,擺手道,「春蘭,咱們回去吧,既然雲大人覺得是我為難他,那咱們也別浪費時間了,該怎麼樣,先讓京兆尹大人下個決定吧。」

說完,安芷轉身就走。

「你等等!」雲盛興方才是氣昏頭了,因為以前還沒人敢這麼囂張,以為發火后就能鎮住安芷,沒想到安芷那麼倔。

不過倔也沒事,裴家沒幾天能蹦躂了,倒不如先答應,行個緩兵之計。

「我答應你的要求,但你也要說到做到,讓這事就此翻篇。」雲盛興道。

「可以。」安芷在雲盛興看不到的地方,微不可見地抬了眉毛,「我給雲大人提個醒,我這人記仇得很,若是明兒起,我還在京都城內看到雲定邦,那就別怪我翻臉不認人了。所以,今兒夜裡,你就把他送走吧,省得你多擔心。」

留下了雲定邦三人,安芷帶著自個的人走了。

春蘭尤不解恨,「夫人,咱們就那麼輕易放過雲定邦嗎?」

這會安芷的心跳飛快加速,方才全是靠強撐,過了會,她才開口回答春蘭,「你難道沒聽過那句話嗎,為女子與小人難養也,我不能拿刀殺了雲定邦泄恨,更不能當眾廢了雲定邦的命根子,畢竟我還要為裴家和安家著想。方才雲盛興說到哥哥的事,不就是占著我們都知道是他做的,但苦於沒證據,所以才敢嘲諷我。都說一報還一報,那我也讓他嘗嘗這種滋味好了。等雲定邦出了京都的城門,這山高路遠的,總有機會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87章 德才

56.17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