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8章 惡氣

第488章 惡氣

話音剛落,安芷買出了雲府的大門。

「咦,福生怎麼沒在馬車上?」安芷問。

春蘭左右轉頭,也沒找到福生,卻看到了沉著臉的姑爺從街對面過來。

「夫人,姑……姑爺來了。」春蘭提醒。

安芷也看到了裴闕,剛想張口,就被裴闕緊緊拉住手。

「你怎麼自個兒來了雲家!」裴闕低聲質問,語氣帶了點憤怒,過了會,又轉成嘆氣,「我知道你生氣,可這種事,你該叫上我才是。萬一你在雲家出了什麼意外,那我怎麼辦?」

「我……我那會沒想那麼多。」安芷道,「但你看我現在,什麼事都沒有,咱們快些走吧。」

裴闕沒動,「你先回去,這事我去和雲盛興說,不能就這麼算了。」

安芷拉回裴闕,「沒事了,我已經和雲盛興說好了,你還穿著官服呢,快去忙你自個兒的事,我還要急著去看冰露。」

裴闕不放心安芷,堅持跟安芷一塊去了別院。

別院里,冰露已經疼得昏厥過去了。

翠絲已經不哭了,因為眼睛哭疼了,她在園子里給主子回話,「大夫說冰露姐姐舌頭咬了一半,身上倒是沒什麼傷,養個一段時間就能好。夫人,身上的傷好治,可這……」

翠絲大了兩歲后,雖說還是活潑性子,但懂的也漸漸多了,也不會和福生吃一塊點心了,明白男女有別。

安芷拍了下翠絲的肩膀,示意她明白翠絲的欲言又止,「這兩天,你和秋蘭就守在這裡,夜裡輪流睡邊上,一定要看住了,千萬別讓冰露做傻事。這人活著,才是硬道理,知道嗎?」

「知道了,奴婢一定會守著冰露姐姐的!」翠絲捏緊了拳頭,「要是再遇到雲家那個壞人,一定要閹了他!」

聽此,安芷在心裡默默贊同地點頭,雲定邦那種人,真得讓他做太監。

安芷不好在別院多待,交代完后,又去看了看冰露,見冰露還是沒醒過來,眼眶就忍不住濕了。

等她和裴闕回去時,被裴闕摟在了懷中。

「你讓雲盛興把雲定邦送回雲家老宅,是不是另有打算?」裴闕問。

安芷沒打算瞞著裴闕,嗯了一聲,「京都里太多人,不好動手,但等出了京都,去雲家老宅的路上,總是有機會的。」

「這事交給我,你別管了。」裴闕柔聲道,「見血的事,不適合你。」

「那行,你想怎麼做都可以,你辦事,我放心。」安芷有些累了,閉上了眼睛,「就是……發生這事,順子那……他知道嗎?」

安芷問得斷斷續續,一般男人都會介意這個事,若是順子要退婚,她也可以理解,就是怕冰露接受不了。

「他已經知道了,本來要和我一塊去雲府拚命,但我打暈了,這會應該被捆著。」裴闕道。

回了裴府後,順子真被捆在裴闕的書房,連人帶凳子倒在地上。

朔風揉著胳膊道,「這小子一醒來,就嚷嚷著要去殺了雲定邦,咬了我好幾口。」

裴闕走到順子身邊,拿下順子嘴裡的布條,幫順子鬆綁。

「爺,您別攔著我,我要殺了雲定邦那個畜生!」順子兩眼猩紅。

「殺了雲定邦?然後呢,你再給他償命?」裴闕冷哼一聲,解開最後一個結時,拍了下順子的腦袋,「給那種人償命,怎麼會值得!我養了你那麼久,就不懂動點腦子嗎?」

「我……我還能做什麼啊?」順子一腔怒火,隨時都要炸開胸膛,恨不得立刻衝到雲家,但這會肩膀被主子死死按住,「我什麼都做不了,嗚嗚!」

安芷看順子哭,心裡跟著難受,「你不是什麼都做不了,今兒雲家就會送雲定邦去雲家老宅,你要是還想做什麼,可以跟著一塊去。」

「真的?」順子抬頭問。

裴闕也是這麼想的,若是真關著順子,肯定會把人關瘋了,「我給你一個報仇的機會,但你要聽朔風的指揮,若是你敢貿然行動,那永遠都別來見我了。」

「行行行,只要可以報仇,我一定聽話!」順子擦了眼淚,拍著褲腿站起來,目光移到安芷身上時,有些猶豫。

安芷對上順子的目光,思索著要怎麼說,但順子先開口了。

「夫人,不管如何,我這輩子就冰露一位夫人,當初說過什麼誓言,現在也還是那些誓言。」順子對夫人行了個禮,就出了書房。

朔風忙跟上順子,兩個人一塊去找了其他的刺客。

裴闕扶起地上的凳子,「有朔風出馬,保管不會出錯。」他扶住安芷,「夫人勞累了一日,先坐會,你得注意身體才是。」

安芷坐下后,確實有些頭疼。

裴闕幫安芷揉了揉太陽穴,沒過多久,老爺子派人來喊了,讓裴闕夫婦一塊過去。

聽到老爺子喊,安芷知道老爺子可能是又要罵人了,畢竟她今兒闖雲家鬧了一通,算是和雲家徹底撕破臉面。

裴闕牽住安芷的手,「別怕,有我在,老爺子要罵也是罵我。」

安芷勉強露出一個笑容,「我倒不是怕老爺子罵我,就是今兒的事,我確實情緒上頭,有些衝動。」

「那也沒事。」裴闕安撫性地道,「早就該給雲盛興一點顏色看看了,正好夫人幫我出了一口惡氣。」

夫婦倆一塊到了老爺子的院子,兩人剛進門,就聽到老爺子「喲」了一聲。

裴懷瑾放下手中毛筆,抬頭看了眼安芷和裴闕,「來了就坐下吧,兩個那麼大的影子,擋到我的光了。」

安芷還是有些忐忑,被裴闕拉著坐下后,微微抬頭去看老爺子,等老爺子開口。

「怎麼都不出聲?」裴懷瑾舉起剛寫好的字,對著光線看了看,不太滿意,捲成了一團,「以為我喊你們來,是要罵你們的?」

裴闕肯定地嗯了一聲。

裴懷瑾不屑地抓起紙團,丟向裴闕,「嗯什麼嗯,臭小子,一天到晚把我往壞處想,我肚量還沒小成針眼!」

他從書桌後走出來,「這事啊,就該這麼做,雲盛興囂張了那麼多天,是時候給他甩點臉色了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88章 惡氣

56.55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