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章 美貌

第48章 美貌

美貌,是安芷最大的利器。

上輩子安芷有婚約在身,對於她的美貌,安芷在外頭都是盡量掩飾,就是她母親白氏也常和她說高門主母若是得了個禍水名聲,那日後婆家定是不喜的。

而眼下,安芷不指望自己再嫁高門,就是嫁人她都不報希望,只要別影響她母親和哥哥的名聲,其他的都無所謂。

見成文軒兩顆眼珠子一直盯著自己,安芷微微頷首,嬌聲喊了一句,「成公子。」

這句成公子百轉千回,千嬌百媚直中成文軒的心頭。饒是他見過許多女子,卻都不如安芷半分嬌媚。

頓時,整個人就酥了。

安芷盈盈笑起,有這麼一會便夠了,她起身說了句打擾,便聽到成文軒說等等。

安芷回頭,如春帶水般地看著成文軒。

「安妹妹怎走得這麼急?」成文軒蒼白的臉上,多了一絲潮紅,卻是不健康的那種,讓人看了頗為怪異。

「我家太太在等我,成公子再見。」安芷說完依依行禮,轉身出了涼亭。

冰露跟在主子身後,已經急得深呼吸了,可邊上還有成家丫鬟在,並不敢多說。

等安芷回了正廳,孟潔便帶著她告辭了。

兩人上了馬車后,孟潔面色愉悅,「怎麼樣?」

安芷在心裡哼了一聲,可面上卻露出一抹憂傷,「成公子身子看著很不好。」

「這是他娘胎帶出來的弱症。」孟潔並不覺得有什麼,「大夫說了,只要好生養著,不會有大問題。像成家那樣的人家,家底殷實,並不需要成公子操心生計。」

「可他身邊丫鬟,大多俏麗。」安芷雖沒明說成文軒好色,但暗示夠明顯了。

孟潔還是不覺得有什麼問題,「好色是男人本性,他常年在家,出不了家門,有這點習慣是正常。再說了,這也說明他身體還行,你若是嫁過去,便能有子嗣。芷兒啊,這可是國公府的二房,多少人求著想嫁都嫁不進去的門戶呢。」見安芷還是低著臉,她話頭便轉到何旭身上,「咱也不急著回成家,你把我那表弟先見了,兩個比較比較,再下決定。」

和成家比起來,孟潔更願意安芷和自己的遠房表弟何旭成親,不僅是為了她那表嬸送的一箱銀元寶,更為了以後源源不斷的錢財。而成家,那是安成鄴更喜歡的,她也沒什麼意見,反正不管安芷嫁給誰,聘禮都會很豐厚。

安芷心裡沉了沉,對孟潔徹底不報希望了。

也罷,一個後母,能找來成家的婚事,不算苛刻的了。

她到底,還是要靠自己。

也不知道何家那位,是不是也好色還是好賭,只要有缺陷,她就能讓安成鄴夫妻不能如願。

想來現在成家已經因為她,在大吵了吧。

事實上,還真如安芷想的一樣,成文軒和他母親元氏,為了安芷吵紅了臉。

元氏看著床上病容滿臉的兒子,卻還在和她爭執,心痛得嘆氣流淚,「文軒,你就為了一個狐狸精,如此忤逆母親嗎?」

「母親說的是什麼話,安芷是正經人家的小姐,怎麼就成……成狐狸精了?」成文軒說到最後,又是一陣咳嗽。

「她怎麼就不是狐狸精了?」元氏自詡活了四十幾年,有豐富的看人經驗,「若不是她勾引你,你怎麼會想要求娶她?還有她那個父親,養外室搶嫡女婚事的事,整個京都誰人不知,就你還把這種狐狸精當個寶貝?再說了,今日你們才見了不到一刻鐘,你就死心塌地想娶她,這不是狐狸精又是什麼?」

元氏一口氣說完一大段,尤不解氣,想到她倖幸苦苦養大的兒子,卻為了一個女人和她吵架,她心都碎了。若不是兒子非要娶安芷,她才看不上安芷這種被退婚過的女人,但又耐不過兒子央求,才打算見見安芷,結果見面第一眼就覺得安芷長得太漂亮,兒子本就好色,若是再被這種狐狸精給纏上,豈不是活不了幾年。

成文軒卻不這麼認為,他現在滿腦子都是安芷的臉和身段,還有安芷的聲音,那是他從沒體驗過的美人,更不是家裡隨便花幾十兩銀子就能買到的女人。安芷除了漂亮,還有一種獨有的氣質,彷彿仙女一般,讓他迫不及待地想佔有安芷。

「母親,你若真為我好,就讓我娶安芷。」成文軒見元氏還在流淚,頭便很疼,「你也別哭了,若是你不同意,就當沒我這個兒子,讓我死了算了。」

元氏怎麼捨得讓成文軒死,她生了兩個女兒,才有了這麼一個寶貝兒子,後面生了次子后,她的身體也虧了,為了防止有優秀庶子來搶兒子們的家產,她偷著給自家男人下藥,讓這府里只她有兒子。

她自小費心費力,捧在手心裡的兒子,這會卻為了安芷以死威脅她,元氏越發恨安芷。

但她這會緩過來了,知道不能再激怒兒子,便轉口道:「這事我一個人說了不算,還得你父親也點頭才行。」

成文軒聽母親鬆口了,眼睛瞬間亮了,想到能和安芷那般尤物顛鸞倒鳳,他都有點迫不及待了,「求母親幫幫我,我日後一定孝順母親,再沒他求!」

元氏見兒子著了魔一般,心裡越發恨安芷。

一開始,她就不該答應讓兩家相看!

元氏越想越後悔,她絕對不能讓安芷嫁到成家禍害她兒子,走齣兒子的屋子后,她目光漸漸透露出一絲狠絕,低聲吩咐了貼身丫鬟幾句,「就按著我說的去辦。」

而另一邊,裴家,裴闕書房。

順子進門后,把今兒安芷去成家的事,說了一遍,「聽探子說,元氏從成文軒屋子出來后,臉非常黑,似乎想對安小姐不利。」

想到安芷是自家主子看上的人,順子說完后,不由替成家母子捏了一把冷汗,要知道他主子可是個眼裡容不得沙子的人。

裴闕握筆的手頓了下,像是自問地說了一句,「她竟然敢背著我相看人家?」

順子沒聽清,抬起眉毛正打算問什麼事,便聽到主子發狠話了。

裴闕放下筆,冷笑道:「派人盯死元氏的人,若是他們真想做什麼,直接打死丟山裡喂狼。至於成文軒,他不是好色嗎,那我讓他一次好個夠!」

說完,裴闕就走出書桌。

「爺,您這是要去哪?」順子看主子大步離開,忙追了上去。

裴闕頭都沒回,擲地有聲地應了一句,「振夫綱!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8章 美貌

5.57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