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0章 貴胄

第490章 貴胄

雲家,雲定邦的屋子。

這會晚霞泛紅,再有半個時辰左右,天就要斷黑了。

大夫剛替雲定邦處理完身上的傷口,他的夫人,也替雲定邦收拾好了行李。

雲定邦的胳膊被打脫臼,腿一動就疼,躺在床上哭了好一會兒。

「我不回老宅,那個窮鄉僻壤的地方,連家像樣的酒樓都沒有,我才不要回去。」雲定邦清醒后,就一直強調這句話。

雲夫人不便管雲定邦的事,一早就把雲盛興給叫了過來,她自個躲到一邊,樂得看雲定邦的熱鬧。

雲盛興氣得晚飯都沒吃,聽到兒子還在嚷嚷,他心中也有氣,「喊什麼喊,若不是你自個兒犯賤,怎麼會有現在的事!你不去也得去!」

「我那還不都是為了雲家!」雲定邦吼道,「要不是您天天說裴家和咱們作對,我怎麼會想著去報復裴家。」

「那你要報復,拉個丫鬟有什麼用?你有那本事,幹嘛不去拉安芷!你要真把安芷給廢了,那我來喊你一聲爺,把你當祖宗給供起來!」雲盛興說得口乾舌燥,狠狠甩了下袖子,抬手示意雲定邦別再說了,「不要再廢話,這件事就這麼定了,你在老家老老實實待斷時間,等正好養傷,等過段日子,我自然會派人把你接回來。」

十年?呵呵,他雲盛興怎麼可能真被一個女人拿捏住把柄。

說完,雲盛興不想再聽雲定邦說話,轉身出了屋子。

到最後,雲定邦是被堵住嘴,抬上馬車的。

雲盛興派了幾十個高手跟著,並交代了屬下,別急著趕路,沿途都去住衙門,拿著他寫的公文就行。

雲定邦這一出城,順子幾人就跟上了。

連著跟了兩天兩夜,雲家的隊伍,一點破綻都不給。

這天夜裡,看著雲定邦又住進縣城的衙門后,順子忍不住了,但是被朔風給拽住了。

順子用力踢了下破廟的牆,「雲盛興真把他自個當土皇帝了么,就一個沒任何功名在身的兒子,還沿途住進衙門,雲定邦又不是欽差大臣!」

朔風知道順子難受,安撫道,「你別太心急了,從運城往南,山路崎嶇,不可能夜夜都有府衙住。夫人說了,以雲定邦的性子,肯定吃不了這跋山涉水的苦,咱們只要在那片林子里守著,必定能有機可乘。眼下雲定邦身邊高手如雲,咱們貿然闖進去廝殺,雖然能贏,但弟兄們難免會受傷,而且會打草驚蛇。」

順子指甲扣得掌心疼,眉頭緊皺,過了好一會兒,才咬牙嗯了一聲。

與此同時的衙門裡,縣令早就收到消息,所以美酒美人都給準備了,只不過,雲定邦一身是傷,什麼都享用不了,故而看到那些美人時,反而更生氣,丟了酒壺,把縣令的腦袋給砸了個血窟窿出來。而那縣令,還不敢生氣,得笑臉伺候雲定邦。

次日,雲定邦一行從縣衙走後,縣令是被捕快扶著出門的。

好在雲定邦走得比較早,不然百姓看到這副場景,真要以為是什麼天皇貴胄來了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90章 貴胄

56.84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