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2章 前塵

第492章 前塵

入夜後的裴府,靜悄悄的。

「吱呀」一聲,安芷聞聲抬頭。

「順子他們回來了?」安芷問。

裴闕點了點頭,解開外衫,「事情都辦好了,雲定邦被閹了。」

「雲盛興那麼寵雲定邦,知道后一定會氣急敗壞的。」安芷想到雲盛興跳腳的模樣,心情頗好,「也算是讓他體會下我們的感覺,就算他心裡知道點什麼,也沒證據,只能咽下這口氣。」

裴闕走到床沿,摟著安芷坐下,「雲定邦會有這樣的報應,完全是他活該,若不是他自個兒又色膽包天,順子他們還沒那麼容易得手。」

確實是這樣,朔風他們能不耗一兵一卒地拿下雲定邦,都是雲定邦自個兒作死。

安芷嘲諷地笑了下,「雲家父子一個德行,都好色。咱們先歇下吧,明兒個我再去和冰露說。」

次日一早,安芷本想帶上順子一塊去找冰露,但福生說順子昨兒晚上就出門了。等安芷到別院時,就看到順子杵在院子里,一動不動地站著。

翠絲把安芷拉到一邊,「順子哥昨兒夜裡就來了,今兒早上奴婢起來時,才發現他在這裡。他說是來見冰露姐姐的,但冰露姐姐說前塵往事都不作數了,讓順子哥另尋良人,不肯見順子哥。」

冰露的態度,有在安芷的預料之中。

看了眼順子的方向,安芷嘆了口氣,「你去拿杯溫水給順子,我進去看看冰露。」

進屋后,第一眼就看到坐在床上發獃的冰露,兩手環抱住膝蓋,眼神空洞,看著就讓人心疼。

修養了一段日子,冰露身上沒什麼事,只有舌頭還沒好,大夫不讓說太多話。

安芷搬了凳子,坐到了床對面,望著冰露看了好一會兒,柔聲道,「順子站一夜了,他想見見你。」

冰露搖了搖頭,下巴慢慢抵在了屈起的膝蓋上。

「那一日的事,並非你的錯。」安芷愁眉道,「冰露,不管你還要不要和順子在一塊,我都支持你。但我想告訴你,不要為了別人的錯誤而折磨你自個兒。不說別人,就說我,當初裴鈺退婚又私奔,我心裡也不好受,可我知道,那不是我的過錯,所以我咽下這口惡氣,以待來日方長。」

冰露眼眶濕潤地看向主子,她是主子的貼身丫鬟,主子發生了什麼事,她最了解。而裴鈺和安蓉,是主子最不願提起的事。

安芷拿帕子替冰露擦了眼淚,「傻丫頭,事情都過去了,還哭什麼。人是要向前看的,你可以難受,也可以怨天尤人,但罵完這世道后,你可以試著往前看看,不一定全是壞的,不是嗎?」

確實啊。冰露遇到了一個好主子,沒被打罵過,也沒有吃過擠兌那些,比起許多人,不知好了多少倍。

安芷很想嘆氣,但這次她忍住了,「該說的我都說了,既然你不想見順子,那我讓他走,你別悶在屋子裡,外面日頭好,多出去走走。」

說到讓順子走的時候,安芷特意觀察了冰露,發現冰露眉毛微微皺了點,知道事情不是全無轉機,但這會沒說什麼,而是起身出了屋子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92章 前塵

56.75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