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7章 包子

第497章 包子

清晨,院裏的喜鵲「喳喳」叫個不停。

裴闕今兒不用去上朝,所以起得遲了點,這會聽到喜鵲在叫,翻了個身,伸手把安芷抱在懷中。

有喜后,安芷的上圍漸漸豐腴,裴闕抱着軟軟的,很是舒服。

安芷的後背出了一層薄汗,慵懶地推了下裴闕,嬌嬌地說了句熱。

「哪裏就熱了,這都入秋的天了。」裴闕不肯撒手,把下巴抵在安芷的後腦勺上,鼻尖有淡淡的桂花香飄來,「對了,有件事我與你說下。前兒賀荀來求我幫個忙,說他改主意了,不想讓許文娟在邊境生產,希望我能幫他找個更安全一點的地方,日後他有幸上位的話,必定千百倍地回報我們。」

「他是覺得邊境太危險嗎?」安芷轉過身,面對着裴闕。

兩人額頭貼著額頭,誰都沒睜開眼睛。

裴闕嗯了一聲,「他到底還是不想把許文娟牽扯進九夷的爭鬥中,這樣也好,許文娟的性子你知道,太多的彎彎繞繞,她對付不來。」

安芷也覺得這樣更好,不過還是有些猶豫,「那許文娟知道這件事嗎?」

裴闕搖頭說不知,「許文娟沒有去過邊境,到時候吩咐好伺候的人就行。」

「那賀荀最好能順利一點,不然事後許文娟知道這事,得扒了賀荀的皮。」安芷把手伸出被我,掐住裴闕的臉,「等許文娟和賀荀一走,這京都里,能信的人,就越發少了。」

安芷心裏蠻捨不得的,畢竟與她要好的就那麼三四個,現在成嫿遠嫁,許文娟也要離開京都,這日子,越發人少了。

她嘆了幾聲氣,聽到外頭喜鵲還在叫,乾脆起床喊了春蘭來洗漱。

等她洗漱完時,裴闕才剛從床上下來,不由催道,「今兒還要去賀荀府上參加午宴,你快些起來吧。」

裴闕懶懶地道,「他今兒的午宴,走的都是皮笑肉不笑的應酬,我不樂意去那麼早,咱們慢些也不打緊。」起身走到安芷身邊,眷戀地抱住安芷,「夫人莫急,待會咱們先去看看冰露吧,順子從回了京都后,一日都沒回裴府,都住在別院了。」

「他沒住別院。」安芷拍開裴闕的手,「冰露還是不大願意見到順子,他便在邊上租了個院子,白天護著,夜裏守着,就盼著冰露能理他一下。」

冰露那邊,她已經好的差不多了,就是舌頭還有一些疼,加上打擊太大,變得不怎麼愛說話。每日都是翠絲強拉着她去院子坐坐。

今兒也是,翠絲拉着冰露到院子裏繡花。

順子本來在院子裏修剪葡萄藤,聽到開門聲后,立馬識趣地收拾好工具,在冰露從屋子出來時,飛快地跑到後院,只給冰露一個看不清的背影。

翠絲見冰露望着順子離開的方向發獃,知道冰露還是想着順子,但經過這段日子的相處,她明白不能硬拉着冰露去想,便忽視了冰露這個人。

等她們倆坐到葡萄藤下后,翠絲就開始和冰露學女紅。

翠絲今年十二了,再過三年就要及笄成大姑娘,院子裏的姐姐們,不像以前一樣慣着她,有空時都會拉着她學東西。

只不過翠絲性子活潑,難久坐,讓她學算賬倒是很快,就是坐不住,更別說刺繡女紅這類了。

冰露看翠絲繡的鴛鴦不像鴛鴦,也不像水鴨,頗無奈,指了下鴛鴦的眼睛,又拿出自個繡的做對比,本想指點翠絲,卻聽到後院傳來劈柴聲。

劈柴的響聲不算大,可冰露聽在耳里,心弦就被擾亂了。

不是她要作什麼,實在是過不了心中的那個坎。

雖說雲定邦沒能得逞,可她被扯開上衣的畫面,這段日子以來,還是會常夢到。那就像一段陰影,圍繞着冰露,一直不散。

她冰露想過試着去接納順子,可一旦想到日後會有人拿這個說事,她心裏就堵得慌。

翠絲看冰露又在發獃,小心翼翼地道,「這幾日,咱們用的柴火都是順子哥劈的,他知道你不想見他,所以每次都早早避開。冰露姐姐,我知道你難受,但順子哥也難受。反正順子哥也不強求你什麼,讓他遠遠地守着你吧。」

「守着我有什麼好呢。」因為舌頭還會疼,冰露的口齒有些不清。

她自嘲地笑了笑,露出一個苦澀的笑容,收回目光后,指著帕子上的鴛鴦道,「還是繼續看你的女紅吧,就你這樣的女紅,日後誰都不要你。」

翠絲撇嘴道,「不要就不要,我還不稀罕那些臭男人呢!反正我還年紀小,不用着急。」

翠絲早就想好了,若是以後遇不到一個好男人,她就和冬蘭姐姐一樣,自個去外頭撐門面,指不定她還能比那些男人更厲害。

聽翠絲說年紀小,冰露不由想到了順子的年紀不小了,又開始發愁。

「嘶!」冰露走神時,不小心戳到自個兒的手指,疼得直皺眉。

就在這時,後院傳來「噼啪」幾聲,好像倒了什麼東西。

冰露想都沒想,拔腿就往後院跑。

等她到後院時,看到散亂一地的木柴,還有木柴下倒著的順子,心急衝過去,一邊喊了順子兩個字。

等她靠近時,順子正扶著額頭坐起來,「我沒事,就是摔了一跤。」

「怎麼就摔跤了呢?」冰露轉着看順子,「有沒有哪裏受傷了?肯定是你每天夜裏不睡覺,光跑我院子裏坐着,才會沒精神的!」

順子做了什麼,冰露都知道。一個在屋裏睡不着,另一個抱了一床被褥坐在院子裏守着。

順子很想過去抱抱冰露,但夫人說,冰露這會心結沒開,他不能操之過急。

「我沒什麼事,就是有點餓了。」順子摸著肚子道,一早就過來了,還什麼都沒吃。

冰露抬頭時,瞧見順子正定定地看着她,突然懊惱自個的心軟,可又聽到了順子肚子「咕咕」叫,抿唇收回目光,轉身對不遠處的翠絲道,「翠絲,你去把咱們早上剩下的包子拿一份出來,現在不吃,中午也不好吃了。」

等順子吃上包子時,眼眶都濕了,可算是吃上冰露親手做的包子了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97章 包子

57.66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