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8章 一別

第498章 一別

賀荀府上的午宴,並不熱鬧,因為好些人不看好賀荀,能來的都是看在許家的面子。

等裴闕和安芷到賀府的時候,才算熱鬧起來。

不過安芷安芷刻意挑了個清靜的去處,倒也沒什麼事地待到了宴席結算。

次日,賀荀便要帶著許文娟走了。

安芷一早就去賀荀府上相送,剛見到許文娟時,兩個人就忍不住相擁而泣。

今兒來送的,才是賀荀夫婦往日親近的人,所以許文娟有什麼就說了。

「京都到九夷,路遠且崎嶇,咱們這些人,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見著了。」許文娟傷感落淚,「若是我沒機會回來,日後必定讓我孩兒回來。特別是安芷,咱們最好能結個親家,指不定老了能相伴。」

現在說的,都是美好的期許。但大家都知道,世事無常,且賀荀此次回九夷,還不知結果,只能點頭說是,期待真的能如許文娟說的一樣好,誰都不願在這個時候掃興。

安芷感慨道,「山水有相逢,咱們總有再見面的機會,只要各自安好,未來可期。」

「對,還能再見面的。」許文娟肯定地點頭道。

時間不等人,此次出發,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所以不能多磨蹭。

安芷跟著馬車,一路送到城門口,她這會能感受到了那句話——與君相逢,終有一別。

雖說她和許文娟都是女子,並不完全是這話的意思,可她心裡的那份不舍並不輕鬆。

秋風卷著北風吹來,似乎還有胡楊木的味道,安芷看到許文娟從馬車裡探頭出來說再見的話,再也控制不住淚水,靠在裴闕肩上,小聲抽泣起來。

直到黃土再次歸於平靜,看不到遠行隊伍的人影,安芷還有點恍惚。

「今兒風大,咱們回去吧。」裴闕輕聲道。

安芷點頭嗯了一聲,被裴闕扶著上了自家的馬車,坐穩后,忍不住掀開布簾往外看,彷彿還能看到許文娟一樣。

裴闕不是個太感性的人,所以這會並沒有太大的傷感,而且從最開始認識賀荀的時候,就知道賀荀會有回去的這天。

對於一早就知道結果的事,裴闕的反應就比較平淡。

但看到安芷哭得難過,他便跟著有些傷感了,「賀荀回九夷,不懂需要多少時間才能成功,但許文娟不一樣,她是許家的女兒,你們總有機會再見。」

「我知道道理,但我就是控制不住心情。」安芷長嘆道,「或許是有喜了的緣故,這些日子以來,我時常會回想一些以前的事,人也變得感性多了。」

從有記憶起的事,安芷都會拿出來想一想。她以前不是那麼愛回憶過往的人,也問過大夫,大夫說有孕的人,情緒起伏是會更大一點。

裴闕是與安芷最親近的人,安芷有什麼變化,他最清楚。所以這會很能理解安芷的感受,「你要想哭就哭,反正哭給我看,我願意聽你說任何事。」

聽此,安芷心裡暖暖的,拿帕子擦了眼角的淚花,聽到馬車外傳來鬧事的聲音,情緒漸漸被拉回來,「我與許文娟說好了,若是賀荀成功上位,以後九夷在晉朝的藥材都歸我管,到時候咱們掙的錢,可能會是現在的五倍呢。」

「小財迷。」裴闕疼愛地颳了下安芷的鼻子,「九夷地形複雜,盛產珍貴藥材,雖然五毒都有,可越毒的毒物,也最值錢。許文娟給你的這個承諾,有如千金啊。」

裴家屹立京都上百年,底蘊深厚,一直以來都有存錢的習慣,並不會像雲家一樣,一時被打壓了,就要急著找錢路。

所以對於安芷和許文娟之間的承諾,裴闕並不是特別看重,但只要安芷喜歡,那他就支持。

安芷最開始做藥材生意,不僅僅是為了掙錢,還有一部分原因是為了遠在西北的舅舅他們囤藥材。畢竟國庫每年撥給西北的軍餉有限,稍微好一點的藥材更是到不了西北。

西北每個月都會發生戰事,除了糧食,最缺的就是藥材。

安芷從開藥材鋪子開始,暗中運往西北的藥材已經價值十萬倆白銀了。

她是個有恩報恩的人,別人對她有多好,她一定會加倍報答。而且有舅舅撐著西北,京都里的人,對她的顧忌就不僅僅是裴家,還會忌憚白家。

馬車停到了裴府門口,裴闕沒有跟安芷一塊回去,他還要回工部交代一些事情。

安芷自個回了府,等他回到院子的時候,卻看到了廳里站著的冰露。

翠絲小跑過來,小聲道,「冰露姐姐說她好得差不多了,是時候回來伺候您了,奴婢怎麼勸都勸不住,沒辦法,只好讓她先回來了。」

院子里的人並不知道冰露具體發生了什麼,因為雲定邦那事被安芷封鎖了,他們只知道冰露出門辦事了。不過有些心思活泛的人,結合冰露現在的狀態,也能猜到可能發生不好的事,只不過不敢多說。

安芷沒想讓冰露回來伺候,畢竟冰露心結還在,她想讓冰露多休息一會。

邁過門檻后,安芷看冰露張嘴想說法,先開口道,「咱們進裡屋說。」

等進了裡屋后,冰露不等主子開口,先給主子跪下了,「奴婢感謝夫人的救命之恩,眼下奴婢已經好了,還請夫人讓奴婢回來伺候您。」

安芷還沒轉身,就聽到冰露跪下,忙轉頭去扶冰露起來。

「夫人不同意,奴婢就不起來。」冰露堅持道。

「你先起來說話。」安芷看了春蘭一眼,兩人一起扶起冰露,「我沒說不要你伺候,可大夫說你舌頭還沒好全,而且你現在狀態也不好,應該多休息才是。」

冰露每日在別院里,沒什麼事情能做,每日就是和翠絲幾個大眼瞪小眼,聽來聽去都是那些話,她反而想更多,所以現在身上沒有事了,就想回來伺候主子。說不定有事做之後,會少想一些亂七八糟的事。

「奴婢已經休息得很好了。」冰露懇求道,「在別院太過清閑,反而張是在熬日子,還不如有點事情做。」

聽冰露這麼說,安芷也覺得是這樣,嘆了一口氣,拉住冰露的手道,「那行,以前你在我屋裡做什麼,以後還做什麼。」

冰露原以為夫人會讓她去做清閑的事,聽到夫人還是那麼信任她,眼眶瞬間就濕了,哽咽道,「奴婢一定不辜負您的信賴!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98章 一別

57.57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