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9章 前程

第499章 前程

冰露回安芷的院子里辦事後,順子並沒有回來。

安芷留心了兩日,還是沒見到順子,便在裴闕夜裡回來時問了他。

「順子去了西北。」裴闕撂下外袍,松垮垮的裡衣散在軟榻上,襯得他蒼松般的好骨架,「他自個兒來找了我,說不想在京都的護城軍待,爬得太慢,給不了冰露臉面。他要去西北拼一份前程,若是搏了份好前程,他再回來八抬大轎娶冰露,如果冰露先嫁人了,那他這些年的田產俸銀全給冰露當嫁妝,往後他就當多個妹子。」

順子吃了冰露的包子,知道冰露心裡還是有他,也覺得夫人的建議好,留在京都得有權,不然人人一張嘴,往後日子還怎麼過。倒不如拼一拼,去西北拿命搏個好前程,若是當了將軍,那往後誰敢多嘴多舌,他就仗勢欺人。

「哎。」安芷長嘆一聲,捲起裴闕撂下的外袍,「這確實是個好選擇,就是西北刀劍不長眼,順子又是本著前程去的,萬一有個什麼,這可怎麼好?」

裴闕說沒事,「別家男兒能在戰場流血流淚,順子也行。他自個也說了,若是不幸沒了命,那也沒話說。」

順子拿了裴闕的親筆信,這會去了西北,定會有一番作為。

夫婦倆的這番話,正好被轉角的冰露聽到。

她想進去問點什麼,可腳下像灌了貼水一般,心裡揪著疼。

長廊外的蟬鳴輕又弱,沒了夏日的嘈雜,反而讓冰露的心思更加煩躁。

怎麼就去西北了呢?

她怎麼就要那份功名前程了?

聽屋子裡沒了聲,知道是兩位主子歇下了,冰露捏著帕子,愣愣回了自個的屋子。

春蘭見她情緒低落,倒了白茶過來,「你這事怎麼了?」

「順子去西北了。」冰露愣愣道。

「啊?」春蘭也愣了好一會兒,但很快就明白過來,語重心長地道,「順子對你的心思,真沒話說。在他去西北的日子,你就往前看吧。不說別人,就看咱們家夫人,現在不是活得很好么。」

看冰露要張嘴,春蘭搶著繼續道,「我知道要你做到完全不在意,是件很難的事,但咱們既然活著,再糾結過去的事,不就是為難自個嘛。你可以多想想好處,你看夫人對咱們多好,外頭哪裡有這種主子,在院子里做事,比外頭一般人家舒服多了。」

這些道理,冰露都知道,但真做起來,又是另一回事。

要是再唉聲嘆氣,就太矯情了,冰露勉強露出,一個笑容,「你說得對,人是要往前看,我就在夫人身邊等順子回來,不過他有沒有掙到前程,我都等他。」

春蘭看冰露眼中流露出一些活力,一直以來提著的心,總算可以放下了。

次日,安芷起床梳妝時,與冰露說了順子的事,冰露重複了和春蘭說的話。

「你能這樣想,那可真是太好了。」安芷長吁道,「眼下雲定邦有了報應,咱們不用多管他,過好自個兒的日子才最重要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499章 前程

57.89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