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5章 最後

第505章 最後

裴蘭和袁京生新婚夫婦,雖說沒到你儂我儂的地步,可也算恩愛。

裴蘭是想著,等她自個生了嫡長子,坐穩了正室夫人的位置,到時候再說納妾的事。畢竟納妾和通房丫頭不是一回事,若是她根基還沒穩就給袁京生添女人,那她日子會艱難得多,這也是裴蘭出嫁前,許氏教她的為妻之道。

可婚前看著斯文有禮的袁京生,誰也不知道他會流連煙花柳巷。

當初許氏給女兒定了袁家郎,開心得都開宴席了,誰又能想到裴蘭會有今兒的遭遇。

安芷是裴家主母,今兒裴蘭這事,不僅僅要二房夫婦出面,她們四房也要去撐腰,不管她與許氏鬥了幾次嘴,但世家的人得一致對外。

看著裴蘭一臉的傷,安芷不由想到了她上輩子的時候。男人打女人,還是懷孕的妻子,不管什麼理由,那個袁京生都不是好東西。

安芷聽許氏說得呱噪,不想多聽,走到了床沿,看著裴蘭問,「這事袁京生做得不對,咱家必定要和袁家要一個說法。但怎麼去要,得看你的態度了。」

裴蘭眼眶布滿了血絲,面色蒼白如紙,安芷都不敢大點聲說話,怕喘口氣就把人給吹倒了。

「我?」裴蘭不解地看安芷,眼珠轉了一會,才明白安芷問的什麼意思,有氣無力道,「四嬸,我......我想和離。」

「和離?」許氏一聽這個詞,就叫了出來,意識到她喊得太大聲,忙捂住嘴巴,皺眉道,「你怎麼能這樣想?若是你現在和離了,別人是會說袁家不厚道,那袁京生也會因此染上污名。可你要想想,把袁京生拖下水后,你自個呢?你往後可怎麼辦?」

裴家二房是庶出,門第不上不下,加上裴蘭父親官場不順,若是裴蘭和離,就只能下嫁。可下嫁到尋常人家,那樣的門第,許氏是看不上的。就是裴蘭自己,她到時候也可能看不上。

裴蘭被母親問得一臉懵,「不和離的話,還能怎麼辦?他都那樣了,我要是還與他過日子,這往後還能有好日子嗎?」

許氏被女兒問住了,確實,眼下女兒和袁京生鬧得那麼不好看,就是把兩人擺在一張床上,估計都是背對背,日子還能有什麼盼頭呢。

這種事若是放在安芷身上,她必定是要和離的,不過和離時,也要搞清楚裡頭的緣由。

「蘭兒,方才聽你母親說,袁京生是晚上醉酒回來動的手,那他與誰喝的酒,你可知道?」安芷問。

裴蘭低頭想了想,木訥搖頭,「他......沒說。」

「二嫂,你派人去查查吧。」安芷建議道,「袁京生雖然可恨,但背後挑唆的人更可恨,就算要和離,也要把參與的人都拉出來。」

許氏瞪大了眼睛,「和離?不能和離啊!」慌亂間,許氏先吩咐人去查清楚誰和袁京生喝的酒,再把安芷拉到外頭道,「弟妹啊,不是每個人都能像你一樣,被退婚之後再高嫁的。你怎麼能支持她和離呢?若是她和離了,那後半生不是給人當後娘,就是去尼姑庵里苦一輩子啊。」

邊上的冰露對安芷眨了眨眼,提醒主子別摻和太多二房的事。

安芷也知道她不好管太多,不然以後什麼不好都要怪到她頭上,但心裡想著的話,這會不得不說,「二嫂,如果不和離,留在袁家的話,那夫婦心中就沒有芥蒂嗎?我是覺得,留在袁家的日子,不見得比去當姑子好。不過這是你家的事,具體該怎麼做,還是要你們和蘭兒商量。我就不進去了,你們說好怎麼辦,與我說一聲就行。」

安芷與許氏向來說不到一塊去,她該說的都說了,就坐在正廳里等消息。

等許氏進裡屋沒多久,大房和三房的人也來了。

李氏和孟氏不是當家人,她們來,大多是走個過場,畢竟她們也不喜歡二房。

孟氏進裡屋看了會,就出來了,她坐到了安芷邊上的椅子,拿起一盞茶,「二嫂說,想讓袁京生道歉認錯,並且保證十年內絕不納妾。」說這話時,孟氏的唇角帶著一抹笑,像是看熱鬧的心思,又像是在感嘆。

「明面上不納妾,背地裡做什麼,誰又管得了。」安芷嘆道,「男人離了心,又豈是靠不納妾就能拴住的。那裴蘭呢,她也同意了?」

孟氏點頭說是,「二嫂說了許多和離后要低嫁的事,裴蘭就鬆動了。」

袁家也算是京都里有頭有臉的人,家中的日子不比裴家差多少。裴蘭隨著父親外放過,知道那些沒根基的一般官員過什麼日子,想來是怕吃了身上苦。

「罷了,她們都同意了,咱們也沒話可說。」安芷聽到裡屋有腳步聲,知道裡頭要出來人,及時住了嘴。

最後這事啊,安芷陪著二房夫婦見了袁家人一面,袁家答應了許氏的條件,並且把慫恿袁京生的那個煙花女子給遠遠賣了,算是定了個結果。

從二房回去的路上,安芷胸口悶悶的,有種說不上來的難受。

「夫人,您是為蘭小姐覺得不值嗎?」冰露看主子一句話都不說,問道。

安芷搖了搖頭,說不是,「雖說二嫂強勢了一點,但也沒逼著裴蘭做決定,到最後,還是裴蘭自個兒要回袁家。既然是她自個願意的,就沒什麼好值不值得。我是在想,為什麼女子和離后就要低嫁,而男人反而還能和沒事人一樣。這世道,好不公正。」

冰露沒懂主子的意思,「不是一直以來,都這樣嗎?」

「對啊,一直以來都這樣啊。」安芷喃喃重複了一句,閉上了眼睛休息。

等她回到裴府時,看到裴闕從府內出來,咦了一聲,問,「是又有急事了嗎?」

「啊?不,沒事。」裴闕邁過門檻,到安芷身邊,輕輕地扶住安芷的胳膊,「就是聽院子里的人說你去了二房那好半天,想去接你,沒想到遲了點,你都到門口了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05章 最後

58.25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