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6章 緋色

第506章 緋色

裴闕剛下職回來,鞋都沒換,聽院子里的人安芷去了二房,又說不出來是因為什麼,所以急忙忙想去接人。

安芷被裴闕扶住胳膊,本來走路還比較隨意,但這會也慢了下來,邁進裴家的門檻后,回院子的路上說了二房的事,「其實我也能理解裴蘭她們的想法,就是覺得袁京生只道個歉,未免太簡單了吧。裴蘭可是流產了啊,大夫說要修養好長一段時間,才能繼續有孕。再說了,這又不是小吵小鬧,那可是沒了一個孩子啊,有了這麼大的芥蒂在,又怎麼能平心氣和地過日子。」

不知不覺,安芷說了好多,連她自己都沒意識到,她在裴闕跟前時,有多健談。

裴闕卻是懂這樣的婚姻,很多人就是結個伴,日子久了,想改變也改變不了,而且兩人之間的羈絆越發深,更不好說分就分。這是他久經人事後得出的結論,至於安芷的這份憎惡分明,他願意一直捧著,畢竟把世俗看得太透了,也很沒意思。

「既然二哥他們都同意,往後日子好壞都是裴蘭自個去過,咱們多說了,反而像不識趣的人。」裴闕柔聲道,「小心台階。」

秋日雨少,石階被磨得光滑透亮,上頭的紋路只剩下淺淺一道。

安芷循聲低頭看去,穩穩地踩在了石階上,但右手還是被裴闕緊緊扶住,看裴闕緊張得蹙眉,輕聲笑道,「你知道外頭人現在都怎麼說你嗎?」

「知道。」裴闕自豪接話,「說我怕你,一天到晚被你管得死死的,下了職就往家跑。如今你都有孕了,屋裡連個通房都沒有,笑我不是一家之主。」

「那你不生氣嗎?」安芷好奇問。

「這有什麼好生氣,應該高興才是。」自個倖幸苦苦追回來的夫人,花了多少心血,只有裴闕自個才知道,他才不介意別人怎麼說,家裡老爺子都沒發話,那些人就是狗拿耗子多管閑事,「他們是嫉妒我的夫人貌美又能幹,所以在背後捏酸呢。」

安芷被裴闕逗笑了。從她懷孕來,不管是好意還是看熱鬧的,也有人建議她抬一位丫鬟當通房,這樣能把裴闕的心留住。這事若是放最開始成婚那會,安芷可能會問問裴闕的意見,可現在,要她真去問裴闕,她實在沒那個度量去開口。

反正裴闕不提,她絕不提納妾之類的事。若是哪天真讓她發現裴闕有了人,那就......那就另說吧。

今兒經過裴蘭的事,安芷也聽到許多和她想法不一樣的話。許氏說這世上沒一個男人不偷腥,就是看怎麼偷,眼下不偷,不代表以後不會。

細細想來,這朝堂上,安芷能叫得出來的官員,家中都不止一個女人。

眼下再看裴闕,確實對她呵護有加,可因為邊上人都不是這樣,讓她突然有了點不安。

「怎麼了?」裴闕看安芷發獃,指腹在安芷的掌心揉了揉。

「沒什麼,我就是看園子里的橘子紅得好看,突然有些想吃。」她轉頭看向冰露,轉移話題道,「你去摘幾個下來,我想嘗嘗。」

冰露應了一聲是,很快就摘來四五個橘子。

園子里種的果樹都有專人打理,所以這些橘子長勢都不錯,個個飽滿汁甜。

安芷吃完一個后,就讓翠絲去帶人把橘子都摘了,分揀好,再給安府和李府送去。

裴闕從書房處理完公務後過來,看到冰露在幫安芷捶腿,他接過了冰露的活,「方才南疆那來信了,說給安旭解毒的葯已經在路上,再有十日左右,就會到京都。」

安芷翹首以盼了幾個月,聽到這個消息,喜得驚呼,「我的老天爺,可算是有快到京都了,不然我和嫂嫂的脖子都要變長了。」

雖說知道毒能解,但眼下還沒解,安芷他們就忍不住心急。只要哥哥的毒解了,到時候上陣又是一條好漢。

「不過這事啊,你先保密。」裴闕放低音量道,「你嫂嫂那個人,就算嘴不說,面上也容易被人看出心事。這事也就十日左右了,等解藥到了京都,咱們再說也不遲。」

「你是怕有人從中作梗嗎?」安芷淡眉輕蹙,「可眼下,雲盛興不是中風了嗎,他自個的安危都顧不好。難不成,哥哥的事,還有人摻和進去了?」

「具體還沒查到,我就是以防萬一。」裴闕替安芷揉完右腿,又換左腿揉,「當初安旭被埋伏的事,我總感覺沒那麼簡單,反正小心為好。我與你說,就是想讓你早點寬心。」

安芷明白了。他們身邊來來往往伺候的人多,其中就可能有一些細作。

「你知不知道......裴鈺最近在做什麼?」安芷對裴鈺,一直不怎麼放心,但礙於裴鈺和她以前定過婚,怕裴闕吃醋,便沒派人去盯著大房。但以她對裴鈺的了解,她聽到裴鈺每日就是種花養草,就覺得很變扭,就算大房突遭巨變,裴鈺也不像是那麼佛系的人,不然大哥死那會,也不會那般阻攔大哥下葬。

其實,裴闕也有點在刻意忽視裴鈺這個人,不是說他怕見面尷尬,他自個是厚臉皮,所以他怕再談到裴鈺時,安芷會不舒服,所以只吩咐人盯著大房,但如果沒有什麼大事,就別往他跟前報了。他也不是很想知道裴鈺具體在做什麼。

夫婦倆都怕對方尷尬,所以過去那麼長的一段時間,別說是裴鈺,就是大房的人,都被他們自動忽視了。

「盯著的人上回來說,裴鈺很少出門,以前的那些朋友也沒怎麼來往,一心在家中養花喂鳥。」裴闕說話時,有假裝不經意地去看安芷,瞄到安芷眉心微擰,似無意道,「怎麼了,是裴鈺最近有什麼事嗎?」

安芷搖搖頭,「就是突然想到了裴鈺這個人,所以問問,因為我總覺得他不是真靜下心來,想到他兩袖清風的樣子,就感到違和。」

裴闕笑了聲,濃眉下長又翹的睫毛閃了閃,本就有些壞的眼睛露出隱藏已久的野性,但很快又被他給收了回去,轉而彎著緋色的唇瓣問,「那你覺得,他該是什麼樣子?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06章 緋色

58.36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