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0章 解藥

第510章 解藥

這話很不講情面了,若是一般人聽了,都要羞愧得跑出去。

但裴鈺不一樣,他還是面帶微笑地看着安芷,「四嬸要丟,那是四嬸的事,我送不送,又是另一回事。四嬸大可不必與我這般劃清界限,咱們定親那會,一直都是守禮的,若是四嬸反應太大,別人知道了,還以為四嬸心裏記着我呢。」

若是安芷手裏有水,一定要潑裴鈺個滿身,讓他清醒清醒。

懶得與裴鈺再廢話,安芷留下兩個小廝準備丟花盆,就帶着冰露幾人氣咻咻地回去。

「夫人您慢點。」冰露怕自己走太急摔了,小心追着,「裴鈺皮厚如牆,若是夫人看他不舒服,咱們可以去老爺子那說去。方才裴鈺那些話,也確實過界了。」

安芷的步伐慢了下來,「老爺子才不會管這種瑣碎的事,真不懂裴鈺怎麼想的。以前我想要他一盆花,那得用法子求來,現在不好好各自飛,反而來送花,他腦子真是被漿糊灌滿了!」

說這些,安芷就是出出嘴氣。

現在有老爺子看着,她動不了裴鈺,只能暫時暗中找些把柄了。

等九月初一這日,臨風才帶來了裴鈺的消息,說裴鈺每次去的都不是同一座寺廟,見的也不是同一個人。

「大房公子見的都是寺廟裏佛法修為比較好的,聽人說,常會看到大房公子與僧人討論佛經,並沒有什麼規矩。」臨風道。

「那他從裴府出門后,除了寺廟,還有去其他地方嗎?」安芷不甘心地問。

臨風搖頭,「沒別的地方了,只有寺廟,偶爾會在路上停下來看看風景,但也沒有其他人與他交流。夫人,還要查嗎?」

若是繼續查,就可能會有暴露的一天。雖然臨風不好議論主子們的事,但從他與其他下人們的想法看來,大家都覺得裴鈺與夫人住隔壁是很尷尬的,這種時候應該要避嫌才是。

「你先不查了吧,裴鈺如果刻意瞞着,咱們也查不出什麼,反正朔風有派人跟着,若是裴鈺那有什麼動作,老爺肯定知道。」安芷看着手裏剛剝好的橘子,突然不想吃了,「你下去吧,這段日子辛苦你了。」

臨風說了句是份內的事,便退了出去。

冰露等臨風走了,才敢小聲開口提醒,「夫人,裴鈺和您已經是差了輩分的人,他的事,您其實不該關注太多的。就像您前面說的一樣,真有什麼事,姑爺會去解決呢。」

「我也知道我和裴鈺身份尷尬,就算我自個兒不介意,但不代表裴闕不介意。可我就是有種預感,你也看到過的,裴鈺好幾次與我見面時說的話,哪裏像一心向佛的人!」安芷想到裴鈺這個人,心裏就不舒坦。

冰露也不喜歡裴鈺,可裴鈺身份在那裏,不管怎麼說,老爺子在一天,他們就不能沒事去找麻煩,不然激怒老爺子,那後果可不好看。

冰露懂的,安芷自然也懂,她就是心裏不痛快,所以才嘴上說說。

「不說裴鈺了,姑爺去秋獵好幾日了,這一次,怎麼還沒信回來?」安芷在家沒收到消息,心裏總是有些慌。

「或許是前兩日忙得厲害,沒機會給您送信,從圍場送信回來,快馬加鞭也得一天多呢。」冰露說到這裏,看到春蘭面帶喜色地進來,問春蘭怎麼了。

春蘭走到主子身邊,彎腰道,「安府來消息,說葯來了。」

聽到葯這個字,安芷立馬來了勁頭,「快去準備馬車,我要回去看看。」

哥哥躺了好幾個月,大夫說可不好再拖了,若是時間隔太久,即使毒解了,也不好上陣殺敵。

等安芷匆匆到安府時,大夫已經去做解藥了,她剛進屋子,就被嫂嫂激動地拉住手。

「真是蒼天有眼啊,總算是讓我們看到一點盼頭了,這麼大的事你怎麼不早說,害我剛聽到時,差點喜過頭了。」惠平一邊說,一邊掉眼淚,「我這心啊,每天都期盼著,就等着你哥哥好的那天。忍了那麼久,我見誰都想罵兩句,這下可好了,等你哥哥一好,我就拿挺直腰板出門懟人。」

安芷被惠平逗笑了,不過她剛笑完,就聽到哥哥說別。

安旭被扶起靠在床上,雖然身子還是不能動,但嗓子已經好得差不多了,「我這事先別聲張。」

能好起來,安旭心裏也興奮,可他這段日子以來,無數次回想中埋伏時的情景。那時候的幾處瞭望台上的伏兵,真的是一個人派來的嗎?

他覺得不見得是一個人派來的,因為那會也有少部分人中箭,卻沒中毒。

惠平不解地問為什麼。

安旭耐心解釋,「即使我身上的毒解了,一時半會還是不能行動自如,還不如繼續裝着,指不定那下毒的人會心急露出一些馬腳。」

惠平有點不太願意,「那我豈不是還要裝!」

安旭笑了,潔白的牙齒透著白玉一般的光澤,「你是郡主,就是不看我的身份,以你自個兒的身份,誰要是敢看不起你,你自個就能壓回去。再有一些多嘴多舌的人,你也可先記着,等我能動了,一個個去收拾。」

「你還是好好休息吧,這京都里,敢當面看我笑話的,還真沒幾個。」惠平昂着腦袋,一想到安旭馬上就能恢復了,她心裏就甜滋滋的,感覺生活總算有了盼頭,「不過那些背地裏說的,如果你知道了,還是要去幫我揍他!」

「成!我是你相公,自然是要幫你!」安旭笑得開心。

過去的幾個月,惠平確實忍得辛苦,想她以前在京都里橫著走的一個人,誰要是讓她不舒服,當面就要打回去。但為了防止出門說漏嘴,她這段日子乾脆就不出門了。而她不出門后,外面的人就開始說她沒臉出去見人了。

世上什麼樣的人都有,拜高踩低的比比皆是,惠平就是個嬌縱的性子,能忍那麼久,實在是與安旭的感情好。

安芷聽着哥哥嫂嫂說的話,唇角不知何時上揚了起來,看他們滿臉甜蜜,她心裏也是甜甜的,不由想到了她和裴闕。裴闕對她,也是極好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10章 解藥

58.96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