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3章 母子

第513章 母子

裴家大房花園裏的花,一夜之間都成了禿頭枝,連帶着裴鈺養的那些鳥兒,都被放飛了,只剩下空蕩蕩的幾個鳥籠。

四房和大房只隔了一堵牆,大房那一早鬧了好大的動靜,四房這兒,是聽得清清楚楚。

所以安芷早上剛起來,冰露就說了隔壁的事,「夫人是沒瞧見,那滿園的花啊草的,全都禿了,也不知道誰那麼損。」

安芷一聽到這事,她就想到了裴闕,「你想不到是誰嗎?」

冰露低眉思索了一會,搖頭說沒想到。

「傻丫頭,這種事啊,一看就是你家姑爺做的!」安芷拿起一根珠釵,在髮髻上比了比,覺得不好看,又重新拿了一串紅的,「他肯定是知道了裴鈺給我送花的事,他人又在圍場回補不來,所以讓人剪了裴鈺的那些花草。不過箭了也好,省得裴鈺閑得沒事做,竟還想着給我送花,也不知道他哪根經壞了。」

「那姑爺幹得可真好,咱不能打人,拿花草出氣也是一樣的。」冰露笑着道。

等安芷梳洗完后,剛要坐下吃飯,翠絲就來說大房太太面色不好的去了老爺子院子裏。

「可知道是什麼事嗎?」安芷還是打算先吃了飯再說,她現在懷着孩子,天大地大都不能攔着她吃飯。

翠絲搖頭,粉嫩的臉蛋浮着一片緋色,「奴婢本想問問的,可大夫人看都不看奴婢一眼,看她樣子,好像很生氣的樣子。」

大房不開心,四房就開心了。

安芷不着急打聽怎麼了,反正和她有關的話,老爺子也會派人來和她說,這會還是吃飯要緊。

在安芷吃飯時,李氏已經到了老爺子那。

她進屋就跪了,「兒媳知道,眼下大房落魄了,您老也儘力照拂了,可裴闕竟然讓鈺兒去修剪陵墓,裴家有那麼多的陵墓,實在不是輕鬆的活啊。父親,鈺兒也是您看着長大的,我們已不求多少榮華富貴,看裴闕這般欺人太甚,實在是太過分了!」

李氏說着說着,眼淚就掉下來了。

裴懷瑾年紀大,他起得早,吃得也早。

前兒個裴鈺來這邊送花的事,他也知道了。

如今裴闕只是讓裴鈺去修剪陵墓,他覺得裴鈺和李氏應該慶幸下。

「裴闕當了家主,這事我管不了,你不用在我跟前多說。」裴懷瑾皺眉道,「裴鈺若是老老實實種他的花,不去招惹安芷,裴闕又怎麼會找他的麻煩。我倒是想問問你們母子,不說裴鈺和安芷以前的關係,就是一般人家的侄兒,也不會給嬸嬸送花吧?」

李氏自知理虧,這會語氣柔和不少,「那日的事,我已經說過鈺兒了,父親您就幫幫我們吧,修剪陵墓是體力活,鈺兒受不了的。」

「怎麼就受不了了?」裴懷瑾大聲質問,「當初他私奔那會,過得可比修剪陵墓差多了。再說了,要不是他自個作死,怎麼會到今天這樣!還得我跟着一塊丟臉,說起來我就想罵人。我奉勸你一句,事已至此,不該是你們的東西,別再妄想,不然等我百年後,你們大房就是一堆白骨了。眼下裴闕讓裴鈺去修剪陵墓,那就去吧,裴鈺也確實該去祖宗跟前盡孝。」

放以前,裴懷瑾可沒那麼好脾氣說那麼多。

他現在是苦口婆心,希望大房能明白他的苦心。

裴闕是他一手培養出來的,手段和謀略可比他狠多了,現在忍着氣,都是因為他這個老爺子還在。

李氏向來敬畏公公,被吼了一句后,她便不敢再多說什麼,只是心裏越發不甘。別人家都是嫡長子最尊貴,到了他們家,嫡長子連庶出的兩個都比不上,真是夠窩囊。

應了一聲好后,李氏起身告辭。

等李氏走後,裴懷瑾揉着眉心,長長地嘆了一口氣。

良久后,裴懷瑾無力地閉上眼睛,很多局面他都能料想到,眼下不過是一日拖一日,等著看結局罷了。

「蘆笙。」裴懷瑾喊來屋裏伺候的小廝,「你去找幾個人,讓他們跟着裴鈺一塊去。」

蘆笙不解,「您是要保護大房公子嗎?」

「哼。」裴懷瑾冷笑下,「你真覺得他要我保護?」

一個真閒情逸緻的人,是不會專挑時候去惹麻煩的。

裴懷瑾有些心累,但又不得不這麼做。

一個個都不省心得很,不過他也怪不了別人,都是他自個養出來的,要罵也得罵他自己。

大房那,李氏回去的時候,裴鈺已經收拾好了東西。

「你祖父也太偏心了!」李氏看着兒子收拾的兩個小包袱,心疼得厲害,「就帶那麼點東西去怎麼夠,眼看着就要入冬了,得多帶一些冬衣才是。」

「勞煩母親幫我準備幾件吧。」裴鈺淡淡道了一句,坐在了長椅上。

等李氏收拾了八個包袱出來,時間已經過去一個時辰,而老爺子派來的人也到了。

看到老爺子送人過來,裴鈺平靜如死水的眼睛裏,才出現一點波瀾。

蘆笙給裴鈺和李氏行禮,「老太爺怕大公子回老宅住不慣,特意找了幾個對老宅比較熟悉的人跟去伺候,大公子到了老宅后,有什麼不清楚的,儘管問他們。」

李氏本來對老爺子有許多抱怨,但看到老爺子派人過來,心裏舒服多了,忙說了道謝的話。

裴鈺卻沒多開心,老爺子的人可比裴闕的人還不好糊弄,本來山高路遠的,他去了老宅想做什麼都可以,可老爺子派了這麼幾個人,個個都是練家子,明顯就是監視他。

李氏笑眯眯地送走蘆笙,回來時看到兒子面色沉沉,問,「你怎麼不高興了?有你祖父的人跟着去老宅,裴闕想苛待你都不行。」

「母親真覺得是好事?」裴鈺問。

「那不然呢?」李氏轉身面向兒子,「你祖父會這麼做,說明他嘴硬心軟,心裏還是記掛着你的。這次去老宅啊,你也別太認真做事,修剪的活交給下人做就行,就當去老宅散散心,省得看到那滿院子的殘花敗柳也糟心。」

裴鈺和母親想不到一塊兒,張嘴想要分析下,可看到母親又笑了,便把那些擔憂的話給憋回去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13章 母子

59.51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