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5章 熊瞎

第515章 熊瞎

林書瑤不喜歡安芷,她也不想給安芷讓路,特別是安芷提到了腹中的孩兒,她日夜祈求一個孩子,但就是沒能成功,安芷這裡倒是高興得很,「可不巧了,我家馬車前些日子也有點壞了呢,不好改道呢,要不然,還是裴夫人挪一挪?」

安芷淺笑著道,「倒也不是不可以,不過我家馬車慢,郡王妃等等吧。」

安芷說完,就放下了布簾。

林書瑤正要得意時,發現安芷說的慢,那是真的慢,因為馬車堵在路中間,圍觀的路人越來越多。

邊上的丫鬟提醒道,「夫人,那裴夫人一看就是故意為難,若是這裡堵起來了,郡王知道后,又要罵您了。要不然,咱們還是多一事,不如少一事吧?」

林書瑤眉心緊皺,死死盯著安芷的馬車,一刻鐘過去,安芷的馬車還沒挪好,想到李耀的話,只能咬牙讓車夫往另一條路走。

安芷聽到車夫說林書瑤退後了,得意地和冰露道,「就知道她硬氣不了。即使抱上王家的大腿也沒用,她和王家最多是酒肉情誼。」

冰露往車窗外看了一眼,笑道,「這郡王妃,以前和您關係最好,只是沒想到都是演出來的。若是她不來折騰您,穆郡王也不會那麼嫌棄她。」

確實,若林書瑤只是疏遠安芷,那安芷不會反踩林書瑤,李耀也就不會知道林書瑤喜歡過裴鈺的事。就算李耀不太靠譜,但該給的尊敬是會給的,不至於到現在的地步。

現在的林書瑤和安芷,誰過得更好,明眼人都能看出來。

當馬車駛離這條街道后,很快就到了裴府。

安芷月份大了后,越發經不得累,下了馬車后,就有些困。她回屋后,就歇下了。

安芷這邊睡得熟,裴闕那卻出了點意外。

倒不是裴闕自個出了事,而是小皇帝打獵時太高興,不聽勸阻進了深山,被熊瞎子給抓傷右腿,三條血印抓在白花花的大腿上,營帳里的小皇帝嚎啕了好一會兒,這會暈厥過去了。

裴闕和許侍郎站在營帳外,他們剛問完隨性人員。

「皇上受了上,這次秋獵,就先結束吧。」裴闕道。

「就這麼回去了嗎?」許侍郎意有所指地問。

裴闕轉頭去看許侍郎,「那許大人是什麼意思?」

許侍郎往前走了一小步,腳後跟往草地上用了點力,「即使是圍場深處,都有侍衛巡查過。熊瞎子這種東西,不應該出現在圍場才是。而且據我所知,當時隨行人員有幾十個,那熊瞎子卻是直接沖皇上去的。你不覺得這裡頭,有點怪怪的?」

裴闕當然知道有古怪,只不過這事並不好查,而且皇上沒有生命危險,他對皇上偏信雲盛興的事也有點怨氣,所以心裡覺得挺高興的。反正這會全員戒備,那刺客不可能再得手,讓皇上提心弔膽一點也好,故而不想去查。

不過許侍郎都這麼提了,他就不能裝著不知道了,「那許大人是覺得,有人想要刺殺皇上?」

許侍郎微微抬眉,「難道你不覺得?」

「好像是有點奇怪,不過這事也可能是意外,畢竟以前也有熊瞎子出現過。」裴闕道,「既然許大人這麼想,確實該查查,那這事就麻煩許大人了。我去看看皇上怎麼樣了,若是你能找到兇手,就是咱們晉朝的大功臣呢。」

真能找到兇手,確實是大功一件。可眼下就一頭已死的熊瞎子,其他線索都沒有,想要找兇手,得費心又費力。

裴闕沒有邀功冒尖的想法,既然許侍郎提出來的,那就讓許侍郎去查好了,他是不覬覦那點功勞。

許侍郎沒想到裴闕對此會那麼冷淡,等裴闕進了營帳,才回過神來。

身邊隨從湊過來問要怎麼查,許侍郎瞪了隨從一眼,「還能怎麼查?當然是竭盡全力去查!」

是他自個提出來的疑問,本想拉裴闕去查,沒想到裴闕不接手,只能他自己去查了。

不過這事還真不好辦,因為有嫌疑的人太多了。

這次秋獵里,有五國使臣參加,這五個國家都有可能。還有之前先帝在世時,幾位奪嫡皇子遺留下來的勢力也可能。

許侍郎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,思索了好一會兒都沒理清思路,後悔地嘖了聲,轉身看向營帳,也不知都皇上有沒有醒。

裴闕進營帳的時候,皇上曾短暫地醒來了一會,和他確認熊瞎子死了后,又疼得昏死過去。

他假假地關心了幾句,等太醫再次替皇上把脈時,又退到一邊。

到底還是小孩,想的還不夠遠,只關心熊瞎子有沒有死。

裴闕聽太醫說皇上沒大事後,交代太醫好生照顧皇上,就出了營帳。

因為皇上出了意外,秋獵提前結束。

晚風蕭瑟,直往人的脖頸里鑽。

裴闕帶著人收拾好東西,就等著明兒個天一亮回京都。

他在自個的營帳里,把朔風叫到了跟前,「今兒皇上出事那會,有發現什麼意外嗎?」

雖說裴闕沒和許侍郎一塊查,但如果可以,他還是想知道是誰動手,好有個防備。

「據跟著的人說,那熊瞎子沖得猛,大家一時半會都沒反應過來,等回過神時,熊瞎子已經撞飛好幾個人了。」朔風回話道,「那熊瞎子啊,像是被訓練過的一樣。屬下的人在附近搜查過,沒能找到蹤跡,感覺這事,得從皇上身邊的近侍查起。爺,咱們要暗中調查嗎?」

裴闕擺手說不用了,「有許侍郎的人在查,若是你再派人去查,勢必會被許侍郎發現。這事是許侍郎冒的尖,有他查就行。既然咱們能想到從近侍查,許侍郎也能想到,讓許侍郎去查就行。」

「屬下明白了。」朔風道,「那您早些歇息,明兒就要回京都,這一路回去,還有五國使臣一塊,有許多事要您勞累。」

裴闕嗯了一聲,讓朔風先退下,他還想繼續看看書。

但不等朔風退出營帳,外頭就響起嬌媚的一聲,聽得他直皺眉。

「兩位軍爺,裴大人的營帳正亮著燈火呢,麻煩你們通傳一聲,我有重要事情要和他說呢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15章 熊瞎

59.4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