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1章 仁心

第521章 仁心

小食滿滿當當擺了三層,紅的黃的都有,最底下一盤不懂用什麼做的,捏成的小動物有模有樣,像真的一樣。

冰露幾個把食盒裡的小食拿出來,擺放在屋裡的桌上。

「夫人,姑爺真是有心了,您來看看,先嘗嘗哪個?」冰露挺感動的,其他人家的姑爺可不一定有那麼好。

安芷雖然不餓,但心裡也是高興的,拿了塊粉色的小兔子,只有兩根拇指大小,很是可愛,「這糕點做得真精緻,像真的一樣,我都捨不得吃了。」

「是啊。」冰露點頭道,「可如果不吃,那就要臭了,畢竟是糧食做的,壞了可惜呢。」

安芷點頭說是,她咬了口小兔子,甜軟嫩滑,有淡淡的藕香味,很是好吃,她指了幾樣自個愛吃的,還有裴闕喜歡的,剩下放不久的,讓冰露幾人分了。

冰露有些不好意思,「夫人,這都是姑爺的心意。」

「你家姑爺買了那麼多,肯定是讓我挑著吃,若是我全吃了,那肚皮可要撐壞了。這麼好的東西若是壞了,實在是可惜,就當是姑爺給你們的恩典吧。」安芷已經感受到裴闕的心意了,外頭還有許多百姓吃不飽飯,浪費糧食實在不好。

冰露病了,這才拿走剩下的小食。

安芷又拿了塊白色的糕點,坐在軟榻上,一邊吃,一邊想著裴闕怎麼樣了。

這會的裴闕,剛跟著隊伍到了宮裡。

皇上剛進仁政殿,就嚎啕著要宮裡其他太醫幫他看看,見到成國公后,立即開始控訴裴闕和許侍郎,說他們慢騰騰的,害他多難受好幾日。

裴闕聽著小皇帝全是怨氣的話,面上一分不悅都沒有,當官的就是這樣,特別是官職高的,要想走得遠,在上位者面前,即使還是個乳牙沒掉的小老虎,那也不會當面表示不滿。

許侍郎柔聲解釋了好幾句,皇上其實也不敢處罰裴闕兩人,就是這幾日路途難受,看到有官比裴闕兩人大的成國公,就像告狀。

成國公聽完皇上的一番話,他早就知道發生了什麼,所以幫著裴闕和許侍郎說了幾句話,「皇上已經回宮,這些日子,該好生修養才是,臣等就不繼續打擾皇上了。」

這是要告辭的話,皇上一聽這話,就知道成國公不打算責備裴闕兩人,但方才說了許多抱怨的話,這會心裡其實沒啥氣了,哼哼躺平,閉上了眼睛。

裴闕三人從仁政殿退出來后,許侍郎和成國公說了雲江國的事,「皇上因雲江使臣而受傷,就算那使臣不是聽令於雲江王,但云江王也有責任。」

成國公點頭說是,「秋獵本事增加各國之間的感情,但云江國使臣使了壞,讓皇上受了傷,這事得找雲江王問責。」

在場的三位都是晉朝的權臣,他們的心思都是為了晉朝的臣民,並不會站在雲江國民的位置思考太多。

「那國公爺覺得這事該要個什麼結果?」裴闕打算先聽聽成國公的想法。

成國公沉聲道,「既然皇上沒大礙,動刀動槍的傷財勞民,換個雲江王吧,讓他侄兒繼位。」

幼帝登基,並沒有把握朝政的本事,而被迫退位的現任雲江王自然不甘心,到時候叔叔和侄兒鬥了起來,雲江內部的矛盾一大堆,到時候誰想上位,就得一個靠山,到時候晉朝再施以援手,便能讓雲江國繼續臣服。

朝堂之上,沒有太多的仁心,特別是兩國之間。

裴闕沒答覆可不可以,但許侍郎先誇讚成國公的主意好,他也就沒再多反對。

三個人從宮裡出來,到了宮門口后,等許侍郎上了馬車,成國公的馬車才停到裴闕的邊上,叫停裴闕的馬車。

兩輛馬車挨得近,掀開車窗的帘布,兩個人就能說上悄悄話。

成國公輕咳兩聲,小聲問,「聽人說,這次來和親的兩位公主,都想嫁給你?」

裴闕皺眉,淡淡道,「我沒搭理她們。」

「不搭理就對了。」成國公語重心長道,「作為過來人,我勸你一句,還是低調些好,不然太年輕是壓不住這個福氣的。不是說你有沒有本事,而是別人有沒有本事。」

有的人熬到五六十歲,才能做到二品官,可裴闕今年才二十有四。這麼好的年華,就有絕高的官職,不知多少人盯著裴闕,就看著裴闕哪日從雲端跌落,好給平庸的自個找點心裡平衡。

裴闕有些意外成國公會說勸他的話,點頭說了聲謝謝,對面馬車的布簾就放了下來。

車軲轆在石板路上滾動,裴闕一邊歸心似箭,一邊想著成國公說的那些話。

他離開京都的這些日子,成國公坐鎮京都,應該是聽到京都里的一些風聲,所以才會說那番話。

思索的時候,馬車停在裴府門口。

裴闕剛下馬車,就看到從大門裡走出來的冰露和福生,想來是安芷讓他們在這裡等他的。

出門半個多月,再次看到裴府的大門,心中感慨萬千。

「姑爺,夫人去了老太爺跟前請安了,您要先回去換衣裳,還是也去老太爺那?」冰露問。

其實是裴懷瑾把安芷叫了過去問裴闕的事,但冰露不好這麼說。

「我也去老爺子那吧。」出遠門回來,不能只想著夫人,家裡的老父親也該想到才是。

裴闕步履匆匆,往日要走兩刻鐘的路程,他今兒就用了一刻鐘。

剛到老爺子的院子,裴闕就看到坐在廳里的安芷,還有上首的父親,兩人不懂在說什麼,看面上的表情,好似挺開心的。

「你們在說什麼呢?」裴闕進門行禮后問。

裴懷瑾和安芷的目光都落在了裴闕身上,一個是皺眉,另一個則是泛著淚光。

安芷想起身到裴闕身邊,但被裴闕先扶住。

「夫人莫動,我來了。」裴闕進門起,就一直看著安芷,許久沒見,他這會感覺怎麼看都不夠。

安芷也是這種想法,她覺得裴闕瘦了,也黑了點,還有些胡茬,心疼得緊。

「咳咳。」裴懷瑾尷尬地咳了兩聲,「行了,待會回去后,你們想怎麼看都可以。裴闕你先坐下喝口茶,再說說這次出門都發生了什麼吧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21章 仁心

60.94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