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3章 女官

第523章 女官

裴闕喝了一碗蓮子羹,以前他是不太喜歡吃甜的,成婚後慢慢跟了安芷的口味,擦嘴后道,「翻新寶華殿要花許多功夫,我是工部侍郎,怎麼修,要修多久,都得靠我拿捏。即使她真的回來了,超過期限一日,都是對先帝的大不敬。要是太后真不要名聲了,就會失去民心。」

安芷也吃飽了,放下筷子道,「先帝的遺詔,算是給太后定了死局。除非她自個兒登基當女帝,不然都不能名正言順地在宮裡久待。」

太后野心勃勃,奈何運氣不太好。從少年相扶相持到最後的夫君,卻留了遺詔,把她多年的心血都打壓完了。本來還有個厲害的娘家,結果父親又突然中風。接二連三的運氣不好,讓人說到太后的際遇時,最後也會有點惋惜。

「當女帝可不容易,本朝還沒出現過女帝。」裴闕起身道,「眾觀史書記載,過去的千百年來,垂簾聽政的太后倒是多,但真正稱帝的女人只有兩個。」

沒出閣之前,安芷也曾讀過許多書。關於史書記載的兩位女帝,她也知道一些。在女帝上位的時候,女性的權力會大一些,還有專門為女性準備的科舉。雖然還是男性官員更多,但曾出現過一些比較厲害的女性丞相,或者將軍。

不過在前朝末期,就不允許女性為官了。

到了晉朝,更是沒出現過一位女官,而是以世家男權為主導的朝政。

安芷心思轉到這裡時,裴闕已經換好了官服。

「你別送我了,外頭還冷呢。」裴闕攔住安芷道。

安芷今兒沒堅持,點頭嗯了一聲,看著裴闕的背影消失后,才轉身回了屋子。

冰露收拾完桌子,聽到主子在嘆氣,過去問怎麼了。

「我就是想到史書寫的女帝時期,突然有點羨慕那個時候的女子。」安芷嘆氣道。

「可最早的乾元女帝,不是一直被後世罵嗎,說她不守婦道,還養面首,不遵循人倫禮節。」冰露跟著主子長大,主子讀書的時候,她都要陪在邊上伺候,所以對史書也有些了解。

「呵呵。」安芷冷笑道,「被後世罵又如何?活著不痛快,卻想著後世的事,那都是浪費時間。死了以後的事,咱們都不知道會怎麼樣,還不如這輩子過得順遂開心。後世的人要罵還是誇,咱們都聽不到了。」

安芷這會突然有個想法,如果她生在女帝時期,一定要入朝為官,什麼后宅院的算計,都不如去官場搏個三分權力。

就是可惜,眼下的晉朝,別說朝堂上,就是宮裡,都是太監更厲害,有權力的尚儀都沒幾個,更別說有女子當官了。

冰露細細琢磨了會主子說的話,覺得確實是這麼個道理,「是啊,咱們都記不得上輩子的事了,前世如何,都是過去的事了。不過夫人會這麼說,是羨慕女帝時候的女人嗎?」

「有點吧。」安芷吸了一口氣,隨後釋然道,「不過光羨慕也沒用,咱們晉朝就是如此,我沒那個魄力去做開拓者,所以還是過好咱們眼下的日子吧。」

自打重生后,安芷最希望的是逃離京都里的爾虞我詐。

她是羨慕女帝的權力,但說具體點,他是羨慕那個時期女性能擁有更多的選擇,不僅僅是相夫教子。並不是她也有稱霸天下的心,且不說有沒有那個能力,就是眼下朝堂里的明爭暗鬥,她每次想到都覺得累,更別說讓她自個兒參與進去。

冰露跟著說是,「姑爺對您那麼好,這樣的日子,比很多人都好呢。」

安芷笑著說是,知足常樂,她得學會滿足,日子才不會壓迫得貪得無厭。

屋外的寒風呼呼作響,安芷不敢出門,就在屋子裡和冰露幾個縫製小孩兒的鞋襪,直到臨風進來,說有事要說。

安芷只留下冰露一個伺候,其他人都屏退了。

「什麼事?」安芷問。

臨風的鬢角微微炸毛,他剛才外面忙活回來,來不及整理儀容,「是您之前讓小的查的事有消息了,小的查到,雲夫人的一些私事。」

聽此,安芷來了興趣,「快說,怎麼了?」

「小的無意中查到雲夫人娘家的一個舊仆,那舊仆神智不太清楚,但她說雲夫人出嫁之前,早就和遠房表哥生了情意,兩家人私下都同意了,就差過明路。」臨風道,「雖說舊仆說話顛三倒四,但小的覺得越是糊塗的人,越容易說真話,所以特意去查了下,發現還真有這麼一回事。」

安芷瞪大了眼睛,「那雲夫人後來嫁給雲盛興,是因為雲夫人娘家突然反悔,想要另攀高枝嗎?」

「確實是這樣。」臨風花了好幾日的時間,才查了個清楚,「雲夫人自個兒是不願意嫁給雲盛興當繼室的,是她母親想要攀龍附鳳,製造了雲夫人和雲盛興偶遇后的一些意外,讓雲盛興不得不娶了雲夫人。」

查到這種私密的事時,臨風確認了好幾遍,就怕錯了步驟。

聽到這麼些私密的事,安芷的眼睛亮了起來,「難怪我每次去雲家的時候,總覺得雲夫人在雲家的感覺不太對,明明是當家主母,跟前卻沒什麼人伺候,繼子媳婦也從不在她跟前。原來是這麼一回事,當初雲盛興迫不得已娶了雲夫人,心裡肯定不痛快,可他又不願意讓別人知道被陰了,只能啞巴吃黃連,咽下這口氣了。」

「但實際上,雲盛興私下對雲夫人並不好。」這也是臨風後來查到的,「從雲夫人嫁進雲家起,就沒碰過雲家庫房的鑰匙,私底下雲盛興更是想打就打。所以雲夫人在雲府的日子並不好過,後來日子久了,她又重逢了遠房表哥,眼下京都的那出院子里,就是她遠房表哥住的地方。只不過他們都很謹慎,那遠房表哥從不出門,若不是小的裝成賣柴火的偷看過幾眼,還真不知道這一切。」

安芷的眼睛瞪得越發大了,「這麼說來,雲夫人是在京都里和遠房表哥偷情了?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23章 女官

60.32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