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8章 老鍾

第528章 老鍾

裴闕帶著雲興邦連夜趕路,直到夜深了后,才停下稍作休息。

雲興邦到底還沒定罪,坐的不是囚籠,而是馬車,只是馬車被釘死,吃喝拉撒都不能下來。

「來人啊,我要出恭!」雲興邦拍著馬車的門大喊,一路來,只丟了一個水袋和幾個饅頭,他從小錦衣玉食長大,從沒受過這種苦。

福生聽馬車裡動靜大,猶豫道,「爺,要不把人放出來透個氣,不然他在馬車裡鬧得厲害,等到了西陵,也見不了人。」

「不用放出來。」裴闕往火堆里丟了一把乾柴,「你去告訴他,到西陵之前,我都不會放他出來,讓他好好用夜壺,不然難受的是他。」

福生跑到馬車邊上傳了話,雲興邦愣了一會後,開始破口大罵,卻發現根本沒人搭理他,才發現裴闕真的說到做到。

從京都到西陵,裴闕只用了兩天的功夫。

因為走得快,他到西陵的時候,太后還不知道寶華殿的事,所以當裴闕提著有氣無力的雲興邦到廟裡時,寺廟裡的人都很詫異。

到了太后的院子,裴闕先見過太後跟前的老嬤嬤,說了寶華殿的事後,再說請罪的事,「修繕寶華殿本該是下官的職責,卻因為和雲大人鬧了個不愉快就撒手不管,還請嬤嬤進去跟太后說一聲,下官有罪,願意和雲大人一起跪在這裡請罪。」

說完,裴闕應聲跪下,半點都沒給嬤嬤時間反應,身後的雲興邦也被押著跪下。

雲興邦被裴闕磨了兩日,饅頭冷到吞不下去,只喝了一些冷水,這會眼窩黑得像炭,跪下后,還得邊上的人扶著,不然就要暈倒了。

屋子裡的太后,早就把裴闕的話聽得一清二楚。

「砰!」

嬤嬤剛進屋,迎面就砸來一方茶盞,好在冬日的褲兒厚,不然滾燙的茶水就要燙紅小腿。

「他是個什麼東西!」太后捶著胸口,低聲咬牙道,「誰辦事沒能出點意外,就這樣的小事,還要讓興邦跪到西陵來,他這是打量著父親中風了,所以哀家不行了吧!」

嬤嬤是太後跟前的老嬤嬤,從進宮起,就跟在太後身邊,知道太后氣頭上得發發脾氣,等太后說完后,她再開口道,「外頭的人就是看著老太爺中文,雲家只有大爺一個人撐著,所以才想盡辦法害大爺。您這會可不能衝動行事,裴闕是出了名的好算計,您得先想想,怎麼才能讓大爺逃過這一劫。」

「你說的對,方才是哀家氣糊塗了。」太後宮女在收拾碎了的茶盞,心有餘悸道,「哀家要是因此怪罪了裴闕,那興邦的罪責就更大,裴闕方才說的那些話,就是故意讓哀家生氣罰他。」

裴闕頂多算個監察不到位,還是因為雲興邦才沒在寶華殿現場,太后罰裴闕重了,那雲興邦就要更重。

想通這一點后,太后開始思索起來。

屋外的裴闕跪了一會後,膝蓋有些疼了,不過他卻不想起來,只要他還跪著,身後的雲興邦就要跟著跪。

其實太后只要老老實實待在西陵,該有的尊貴都會有,也不是完全不能回京都。可太后就是心太大了,看著年幼的兒子登基,幻想著能握住更多的權力,所以一心想要回京都。

從太后的角度來看,太后也沒錯,畢竟倖幸苦苦推兒子上位,想要在後宮裡呲詫風雲也正常。就是太后與裴闕立場不同,所以他們註定是敵人。

沒過多久,雲興邦就暈倒了。他這一暈,屋子裡的太后就坐不住了,畢竟雲家眼下就指望著雲興邦了。

所以太后很快就出來,儘管上了年紀,但皮膚還是精緻光滑,這會眉心卻緊緊皺在一起,「這件事哀家知道了,翻新寶華殿是大事,這件事你們兩個都沒辦好,就命你們在佛前為先帝祈福三日,並罰俸半年。」

這是把裴闕和雲興邦一塊定罪了。

裴闕趁太后喘息的功夫里,磕頭道,「還請太后多罰微臣,作為工部侍郎,既然把自個的活拱手相讓,實在是太意氣用事了。」

是太后讓雲興邦去搶裴闕活的,裴闕提起這件事,就是以進為退地告訴太后,這事和他裴闕關係不大,應該重重處罰雲興邦,不然他再堅持不起來,太后自個兒也難做人。

太后看裴闕磕頭的模樣,恨不得過去踹飛裴闕,可雲家不行了,她沒了這樣的底氣,只能咬牙道,「裴闕你不用多說,這事是興邦沒有傳達好哀家的意思,既然如此,罰俸的半年裡,讓興邦在家閉門思過。等半年後,再回朝堂辦事吧。」

半年時間,說長不長,可也不短了。

裴闕見好就收,忙給太后磕頭感謝。

而雲興邦已經暈厥了過去,並不知道太后罰他什麼。

等裴闕等人走後,太后看著拱門的方向,能瞪出火來,「好一個裴闕,真是手段厲害。這次是哀家心急了,但哀家就不信了,雲家退場的半年裡,他就能得到好處。」

太后能在後宮屹立多年,並不是完全沒有腦子的人。之前是她太心急,加上有恃無恐,所以才會不在意很多後果。

但眼下雲家牆倒眾人推,太后沒了強有力的靠山,讓她清醒了許多。

與其讓雲興邦和一群老狐狸一起斗,還不如利用這半年時間韜光養晦,等雲家退出朝堂,其他的世家必定會互相爭鬥,這是世家千百年來不變的規律。

都等了那麼多年,太后也不差這半年。

這會裴闕是得意了,可別忘了,越是站得高,盯著的人就越多。

太后哼了哼,平穩地轉身回了屋子。

寺廟的老鍾蕩氣迴腸地響了,尾音綿長厚重,明明是修生養性的地方,在太后聽來,卻是種死氣沉沉的感覺。

裴闕去大雄寶殿的路上,也聽到了鐘聲,邊上的和尚解釋是到了做晚課的時間。

裴闕駐足抬頭看去,松葉間透過星點般的晚霞,因為鐘聲的響聲,驚起叢林里的飛鳥,倒是給寧靜的寺廟增添了幾分活力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28章 老鍾

61.04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