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2章 奶媽

第532章 奶媽

安芷是真的被驚到了,不過這也就解釋了林書瑤為什麼能攀上王家了。

「林書瑤這麼做,又能換多久的榮華呢。」安芷嘆氣道,「世人就是不知足,不然以她眼下的情況,雖說不會大富大貴,但也比一般人要好上千百倍。」

「是啊,咱們旁觀者覺得不值得,可林書瑤肯定不這麼想。」惠平說完了,讓身後的丫鬟繼續跟著,一直送安芷到正門,兩人才各自回去。

安芷上了馬車后,外頭的風裡帶了點濕氣,冰露緊緊關上窗子,馬車裡才暖和點。

回到裴府後,安芷讓冰露去給老爺子送布料,「讓老爺子挑喜歡的,等他老人家挑好后,再把剩下的送到其他三房那裡去。」

冰露有些猶豫,「大房也要送嗎?」

「送吧,就算我們心裡都巴不得對方倒霉,可表面功夫不做,對你家姑爺的名聲不好。」安芷單手撐著頭,有些累了。

冰露出去后,安芷便去休息了。

日子轉到裴闕回來的那日,安芷得知消息后,就讓小廚房準備了裴闕愛吃的菜。

等裴闕回來后,兩人簡單說了分別後的事,就一起休息了。

之後的日子,裴闕忙碌著寶華殿的事,大部分時間都是天快黑了才回府。而安芷的月份越來越大,便不愛出門了。

等到了十月初的時候,許文娟的信來了,說生了個兒子,很是康健。

安芷拿著信看了好一會兒,從笑到皺眉,都在一封信之間。

「夫人怎麼皺眉了?」冰露關心問。

「許文娟信上說,賀荀最近艱難得很,明明已經回了九夷,卻還是不能上位,賀荀的那位繼母聯合了九夷的諸多酋長,上書了賀荀的十大罪證。」安芷想到賀荀此時可能要面對的情形,她就感到很難受。

冰露有些不解,「賀世子打小起就不是惹是生非的人,又怎麼會有十大罪證呢?」

「欲加之罪何患無辭,既然想看著賀荀上位,自然會有無數的理由。」最讓安芷感到憂慮的是,許文娟在信上還寫了,說如果一個月後還沒好轉,她會去九夷幫賀荀。

雖說賀荀有許家當岳家,可許侍郎多麼圓滑的一個人,他知道許文娟沒有跟著賀荀回九夷后,就沒那麼認真幫賀荀了。

安芷能動許侍郎的想法,畢竟幫賀荀上位要花費非常多的心血,很可能要許家一半的精力。而且賀荀上位,對許家的好處並不大,一番權衡之下,許侍郎便想讓賀荀自身自滅。

所以許文娟才想去九夷,只有她也在九夷水生火熱,許侍郎才會真金白銀地幫忙。

信的最後,是許文娟拜託安芷看顧孩子,如果許文娟在九夷遭遇了不測,希望安芷能幫忙照顧下孩子。

想到這裡,安芷再次嘆氣,正好被進來的裴闕聽到。

裴闕今兒回來得早,身上還穿著官服,進屋后,自個兒解開腰帶,一邊問,「是許文娟的來信嗎?」

「是啊。」安芷想起身幫裴闕換衣裳,但被裴闕按住了肩膀,「信上說,她打算去九夷。」

「她倒是對賀荀一往情深。」裴闕很快就換了灰色常服出來,眉宇間有些疲倦,「可即使她去了九夷,許侍郎也不會完全助力賀荀,以許侍郎的為人來說,永遠都是許家的利益第一,最多在賀荀要死得時候,找人把他們夫婦從九夷帶出來。這王位,可不是那麼好爭的。」

安芷也知道上位不容易。

不說遠處的九夷,就是晉元帝在位的時候,朝堂里的幾位皇子斗得就夠厲害,到現在,死了許多,還廢了許多,最後捧上一位十歲出頭的小皇帝。

「就算再難,也是賀荀的執著,他不去爭一爭,一輩子都會遺憾。」安芷理解道。

「這倒是。」裴闕看安芷手裡還拿著信紙,思緒轉了轉,「看在賀荀的人幫大舅哥治好病的份上,我倒是可以幫他出個主意。不過是十大罪證而已,這都是小事。」

裴闕拿了筆,飛快寫完一封信,讓冰露去交給福生。

安芷誇裴闕道,「你真厲害,隨時都能有想法。」

「我這也是看在你的面子上。」裴闕扶起安芷往外廳走,「今兒我送了信給賀荀,保不齊就會被賀荀的繼母知道,這事就算牽扯上了。不過也沒事,賀荀是個明白人,許侍郎不敢全力押他,我來押。」

裴闕也有自己的私心,雲家沒了聲響后,他在朝中並沒有更好過。

倒下一個世家,還有其他世家隨時準備接盤。

若是賀荀上位后能暗中支持,那裴闕能順利一些,畢竟九夷的毒藥是真的很好用。

安芷和裴闕坐到了軟榻上后,王嬤嬤進來了。

「夫人,姑爺,之前說好的奶娘突然生了病,得再找過的了。」王嬤嬤愁眉道。

眼下是十月,安芷快要生了,奶媽、產婆那些,都得早早準備好,而且還要找最信任的人。本來說好的奶媽卻生病了,那就有些麻煩了。

「府里沒其他合適的嗎?」安芷問。

王嬤嬤來之前就有想過這個問題,所以很快就搖頭道,「奶媽不比一般下人,不僅僅要奶水好,還要信得過,且長得乾淨。您陪嫁的人里,老奴都看過了,每個都差點了。可奶媽又不好去外頭找,若是遇到一些壞心的,那可就完了。」

安芷皺緊眉頭,開始思考怎麼辦。

裴闕出主意道,「我屋子裡,也有些信得過的人,實在不行,就去安府借一個?」

安芷覺得可以,「那就先這樣挑下,離我生產還有些時間,應該能找到合適的。」

王嬤嬤點頭說好,退下時,眉頭還是沒舒展開。

裴闕摸著安芷圓圓的肚子,感受到肚子里的小孩兒似乎踢了他一腳,立即瞪大眼睛,「夫人,他好像在動!」

安芷也感受到了,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,她說不出來是什麼感受,就是不自覺地濕潤了眼眶。

「哎呀呀,你怎麼哭了?」

安芷抬手擦了擦眼眶,「沒什麼,我就是覺得,十月懷胎太不容易了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32章 奶媽

61.72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