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0章 無腦

第540章 無腦

就算直覺不是好事,但外頭沒那麼聰明的人,就想不到這裏頭的原因。

「冰露,你們幾個待會吩咐下去。」安芷道,「若是遇到大房的人,一般的口舌就讓讓,但如果過分了,就按規矩辦。」

這會讓一讓,讓大房占點口舌之快也好,人一旦得意了,總是容易出錯。

安芷站在,比較好奇的是,如果裴鈺知道了這件事,會有什麼想法。畢竟以裴鈺的聰明,應該能猜到皇上的用意,也就只有李氏母女會高興。

冰露幾人下去傳話后,安芷自個兒坐了一會,等冰露回來時,神色慌張,說老爺子知道裴雪的事後,氣得暈過去了。

等安芷匆匆趕過去的時候,大夫已經替老爺子把完脈了。

裏屋的老爺子還沒醒,安芷把大夫叫到了外廳里詢問,「老爺子怎麼樣了?」

「老太爺之前就受損了一次,都是氣急了的,身體上的好調理,就是心裏憂思過多,難以開解。」大夫是裴家專門養著的,裴懷瑾的身體也是他一直在調理,所以很清楚,「具體還要看老太爺醒了后。」

安芷跟着毒師學認毒的時候,也簡單學了一些醫理,聽大夫這麼說后,長長地嘆了一口氣。

轉頭看了眼裏屋的方向,和大夫說了句麻煩了,準備讓人去和裴闕說一聲時,李氏帶着裴雪匆匆趕來了。

大房和四房就隔了一堵圍牆,兩邊有什麼事,互相都能知道個大概。

李氏還沒進屋,就哽咽問老爺子怎麼了。

裴雪站在李氏身後,有點兒心虛,但對上安芷的眼神后,明顯地挺直了腰板。

安芷肚子大了后,經不住久站,坐到了一邊的椅子上,看着李氏道,「父親聽說皇上要雪兒進宮后,氣暈過去了,這會怎麼樣,還不懂。」

對於女兒以後要進宮,李氏面對裴家其他人時,也是有點心虛的,但更多的還是看到希望的興奮。聽安芷說老爺子是因為裴雪而氣暈的,李氏可不認,「這話可不能亂說,雪兒日後能進宮,也是咱們裴家的榮耀。父親一直與你們四房生活,弟妹怎麼不說是你們照顧不周呢?」

安芷淡定接話,「是與不是,等父親醒來就知道了。」這會爭個口舌高低,沒什麼意思,還浪費力氣。

不一會兒,二房和三房的人都到了。

許氏到的時候,感受到氣氛的陰沉,想到裴雪要進宮,掐著嗓子和李氏說恭喜,「咱們家雪兒可是皇上登基后的獨一個呢,日後肯定不一樣。」

奉承話到耳里,李氏是喜歡的,往安芷那瞥了一眼,見安芷自顧自的喝茶,完全沒在聽他們說什麼,巴不得這會就能揚眉吐氣。

李氏淺笑道,「日後的事得等以後再說,多謝二弟妹的關心了,咱們到底相處更久一點。」

許氏向來愛搬弄是非,見挑起了李氏和安芷的矛盾,端起茶盞抿了口,聰明的不再接着裴雪的話題說,而是轉頭問孟氏女兒的婚事。

孟氏從流產後,就和許氏疏遠了,淡淡的回了句不急,就聽到許氏說怎麼能不急。

「姑娘家的花期就那麼幾年,若是你們做爹娘的不早點上心,日後嫁個中山狼,可是要毀了女兒一輩子的。」許氏說這話是真心感慨。

孟氏聽到許氏嘆氣,就當做沒聽到,她有自個的想法。轉頭看向安芷,本想問問安芷有喜后的感覺,卻先聽到裏屋的大夫說老爺子醒了。

廳里的幾個人聽到老爺子醒了,一起進了屋。

許氏是最愛冒尖的那個,剛進屋就哭了起來,「父親,您可算是醒了!若是您有個好歹,讓我們可怎麼活啊!」

安芷幾個沒說話,先看了看床上的老爺子。

裴懷瑾其實醒來有一會兒了,大夫先把脈確認沒什麼大事後,再讓小廝去喊人,所以他喝過水后,已經緩過神來了。

「老大家的……咳咳。」裴懷瑾微微仰起頭,鬢角的白髮落在玉枕上,「你是王八轉世,蠢到腦子沒了嗎?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40章 無腦

63.16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