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5章 心眼

第545章 心眼

裴鈺剛進城門時,就有人給裴闕報了消息。

福生接住主子換下來的官服,掛好后,跟主子一起出了工部,「爺,要備馬車嗎?」

「不用馬車。」裴闕搖頭道,「咱們騎馬回去。」

馬車太慢,裴闕想比裴鈺更早回去。

幸運的是,裴闕回到裴府時,裴鈺還沒回來。

他直接回了自個兒的院子。

裴闕進屋時,安芷正在和冰露幾個做襪子。

雖說小孩兒的東西都有的買,但安芷待在家中沒事做,就自個兒帶着幾個丫鬟一起做。

「今兒回來得真早。」安芷放下手中的小襪子,轉頭讓冰露給裴闕倒茶,「是怎麼了嗎?」

「裴鈺到京都了。」裴闕接過熱茶,薄唇微微抿了一口,「八成待會就會過來,我怕你一個人招架不住,所以提前回來。」

聽到裴鈺兩個字,安芷斂去了臉上的笑容,「他這會過來做什麼,求着老爺子收回話嗎?」

裴闕搖搖頭,「待會等他過來,就知道了。不管什麼事,待會我過去就行,不然他們說點話氣到你,那可就不值當了。」

裴闕心裏還想着裴鈺之前給安芷送花,小王八蛋一點好事都不做,就知道瞎攪和。

安芷淺淺地笑道,「我又不是以前年輕氣盛的時候了,裴鈺是什麼樣的人,我了解得一清二楚,才不會被他氣到。」話說到這裏,安芷抬眼看了下裴闕,轉而道,「不過你回來也好,有你在,我能輕鬆許多。」

裴闕應了一聲是,話音剛落,外頭就有人來傳,說裴鈺帶着裴雪去了老太爺的院子,看着臉色很不好。

安芷和裴闕一塊出門。

今兒天好,石子路上的雪化了一些,裴闕牽着安芷的手,兩人不緊不慢地到了老爺子的院子。

剛進院門,安芷就看到跪在院子裏的裴鈺兄妹。

裴雪的表情似乎不太願意,但裴鈺的額頭已經紅腫了,看樣子方才用了力。

安芷跟着裴闕到了裴鈺兄妹的前頭,轉頭看了眼緊閉的房門,就聽到裴闕開口說了話。

「天兒冷了,這麼跪着做什麼呢?」裴闕的眼神掃到裴鈺膝蓋的位置,褲子已經濕了,「老爺子不見你,就是跪再久也沒有用,回去吧。」

裴鈺沒抬頭,他怎麼能回去?

特別是眼下這會,在他眼裏,裴闕就是來耀武揚威的。若是這會就回去,那就真完了。

「四叔!」裴鈺給裴闕磕頭,「還請您和父親說一聲,是妹妹和母親糊塗了,我不會讓妹妹進宮,會讓妹妹在家中吃齋念佛一輩子的!懇求您讓爺爺別生氣了,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會有這種事發生。」

「吃齋念佛?」裴闕重複了一遍這四個字,冷笑道,「你有問過裴雪願不願意嗎?」

裴雪花骨朵一樣的年紀,自然是不願意當尼姑,可哥哥剛到家就嚇到她了,哥哥與母親一番爭論后,就連母親也妥協了。

到這會,裴雪心裏怕,又積蓄了更多的怨氣,她突然站了起來,搖頭道,「我不願意!」

因為跪得腿麻,裴雪剛站起來就摔坐在地上,「我不要吃齋念佛一輩子,我還小,而且你們怎麼能肯定我就不會得寵?我那麼好看,皇上肯定會喜歡我的。哥哥你一心想着你自個兒的前程,可我呢?你就我一個妹妹,怎麼願意看我孤獨終老?」

裴鈺轉頭看向妹妹時,眼裏劃過一抹陰鷙,「但凡你能有點腦子,也不至於要做今天的選擇!」

安芷不想聽裴鈺兄妹吵架,抬腳上了台階,本想敲門問問老爺子的情況,但門先從裏面來了,老爺子跟前的小廝走了出來。

「老太爺讓小的給幾位傳幾句話,既然大房公子回來了,那就先回去吧,等明兒個大傢伙一塊來簽了文書就行。日後橋歸橋路歸路,大房就和裴家再沒關係。」小廝道,「老太爺還說了,讓大房公子多想想家人,人這一輩子,光靠一個人是活不下去的。您請回吧,不用跪了。」

傳完話,小廝沒給裴鈺開口的機會,轉身進了屋子。

從始至終,裴懷瑾都沒親自出來和裴鈺說一句話。

安芷聽完小廝的話,看裴鈺還是跪着不起來,她轉頭去看裴闕,正好裴闕也在看她,兩人默契地伸手牽住,下了台階后,頭也沒回地走了,不過留了福生在這裏候着。

等到了半下午,福生回來傳話了,說裴鈺還跪在老爺子的院子裏,裴雪倒是氣咻咻地走了。

安芷看了眼窗外的天色,瞧見半空中飄下幾朵雪花,「馬上要下雪了,若是再跪下去,人得病了。」

裴闕正在給安芷掰核桃,「要跪就讓他跪着,跪到不能夠的時候,自然有人給抬出去。」

「這倒也是。」安芷抓了一把核桃,往嘴裏塞了塊最大的,「只不過啊,光是裴鈺跪才沒用,老爺子這次會那麼生氣,主要是因為大嫂和裴雪,得讓她們來認錯才行。可裴鈺沒能說服大嫂和裴雪,那老爺子是絕對不會見他的。不過也是,誰家都不願意自個兒養大的閨女去當姑子。」

裴闕掰了一盤的核桃仁,拍了拍手上的屑,抬頭時見安芷看着窗外,眉毛一抬,「看這雪要越下越大,裴鈺待會真要病了。」

「病了就病了唄。」安芷收回視線時,發現裴闕正盯着她瞧,怒了,「你什麼意思啊?裴鈺病了光我什麼事,這樣看着我,是想試探我什麼?」

說着,安芷掐住裴闕的大腿,哼了一聲后,放下手裏的核桃仁,轉身背對着裴闕。

裴闕看了福生一眼,等福生出去后,忙坐到安芷邊上,拉住安芷的手往自個的胳膊掐,「夫人誤會了,我巴不得裴鈺病了,所以在許願呢。」

安芷斜了裴闕一眼,成婚那麼久,她算是越來越懂裴闕,外頭人說裴闕記仇,那是真的記仇。

她轉過身,拍開裴闕的手,正色道,「我跟你認真說一次啊,我與裴鈺早就是過去了,不管你是認真的,還是說笑,方才的話我都不喜歡。我還巴不得裴鈺一病不起直接死了呢!」

在裴鈺這事上,裴闕確實有點兒小心眼了,不是不信任安芷。其實他心裏也知道安芷討厭裴鈺,但就是想聽到安芷嘴上說出來,算是他的某種小虛榮吧。

「是我錯了,我不對。」裴闕重新拉住安芷的手,「你是我孩兒娘,也是我夫人,咱們要一生一世好的。夫人莫生氣了,今兒佃農抓了兩條鱸魚來,你不是喜歡吃么,正好煮了,咱們一塊兒吃點。」

自從安芷有孕后,裴闕就換著花樣地給安芷弄吃的,家裏的佃農都知道夫人有喜了,只要送上夫人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45章 心眼

62.86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