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6章 定了

第546章 定了

鱸魚鮮美,小廚房師傅的手藝也好,安芷多吃了半碗飯。

等安芷夫婦要歇下的時候,福生才來說裴鈺暈了過去,這會已經被送回大房了。

安芷平躺著,「他這出苦肉計,沒用上了。」

「老爺子不吃這套。」裴闕側身對著安芷,「明兒寫了文書,大房就和咱們沒關係了。」

次日一早,裴懷瑾院子的小廝就通知了四房的人,因為裴鈺受了涼,最後還是被人背過來的。

正廳里滿滿當當地坐滿了四房的人,裴鈺被放在椅子上后,眼眶裡的血絲紅得嚇人,他從椅子上滑到地上,用力地給老爺子磕頭,喉嚨粗啞得不像他,「祖父,還請您可憐可憐我們孤兒寡母的吧,妹妹年紀還小,不懂得宮裡的艱難,我一定會好生教育她的。」

裴懷瑾坐在上首,與前幾日,彷彿又多了一些白髮。

聽著裴鈺的哭求,裴懷瑾的心裡也不好受,可眼下人都叫來了,他也早早說過決定,若是這會再改,那裴家真是要亂了。

輕咳了一聲,裴懷瑾高聲喝了句別哭了,「事已成定局,讓你們離開裴家不見得就不好,既然你們心大,那就各自奔前程去吧。之前分家的時候,該給你們的都給了,今兒個就把斷絕文書籤了,日後不管你是封侯拜相,還是流落街頭,都與我裴懷瑾毫無關係。」

裴懷瑾用盡了中氣說話,等說完后,立馬有人拿了文書過來,放在了裴鈺的跟前。

看裴鈺還不肯按手印,裴懷瑾摔了手中的茶盞,「你要是個男人,就麻溜點簽了。不要光說裴雪年紀小不懂事,長兄如父,你也有責任!」

茶盞一碎,廳里的人都跟著嚇了一跳,可沒人敢在這個時候開口。

就是許氏,心裡看熱鬧開心,也不敢說風涼話,不然老爺子這會正生氣,可沒有他們的好果子吃。

安芷端坐在椅子上,沒有看裴鈺一眼,不管裴鈺今兒說出花來,李氏和裴雪都不會同意裴鈺的想法,所以註定要一拍兩散。

聽到身後的冰露輕聲笑了下,安芷才轉頭去看裴鈺,見裴鈺按了手印,她再收回目光。

文書一簽,日後想賴賬都不行,即使還沒開祠堂,那也註定一拍兩散了。

聽到裴鈺的抽泣聲,安芷心裡挺舒服的。

大傢伙很默契,從頭到尾都像空氣一樣,直到老爺子收回簽好的文書,他們從廳里出去后,許氏才和李氏假惺惺的說話。

「大嫂不必傷心,這往後啊,雪兒和鈺兒的前程大著呢,就算咱們不是妯娌了,可二十幾年的情分還在。日後大嫂發達了,可別忘了我啊。」許氏笑眯眯地說這話,像是諷刺,又像是真心賣好。

李氏待在這裡,一點面子都沒有,不願意理會李氏,帶著女兒匆匆走了。

許氏討了個冷臉,自覺沒趣,她又與安芷和孟氏說不上話,便只好憋著氣走了,打算回去好好找人吐槽下。

三房夫婦都是謹慎的人,他們和安芷夫婦問了個好,也先走了。

最後從台階上下來的,倒是被小廝背著的裴鈺。

「四叔。」裴鈺低低地喚了一聲。

裴闕和安芷停下腳步,他下意識地去牽住安芷的手,等背著裴鈺的小廝走到跟前,再開口道,「看你病得那麼嚴重,還是好好保養身體才是。老爺子說得對,離開裴家的你,說不定會另有一番作為,不用顧忌著裴家了呢。」

這話就是明顯地在嘲諷。

裴鈺無力地抬了下眼皮,蒼白的嘴唇動了動,「多謝四叔關心,以前是我不懂事,不能懂四叔的教養。我也沒什麼好說的,就是想謝謝四叔、四嬸過去的提攜,若是日後我有幸封侯拜相,一定好好感謝你們。」

「不用那麼客氣。」裴闕可不要裴鈺的感謝,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,「既然咱們都不是一家人了,也不是朋友,往後不要來往比較好。兩家人之間的院牆,我會讓人再高加一丈。咱們關門過自個兒的日子,你有多厲害,那都是你的本事。」

說完,裴闕拉著安芷往前走,不再等和裴鈺周旋。

趴在小廝背上的裴鈺,用盡所有的力氣抬頭,望著裴闕和安芷親密的背影,用力咳了兩聲,等再放眼望去時,已經看不到裴闕兩人了。

「走吧。」裴鈺拍了拍小廝的背,「絕情如此,不愧是裴家,呵呵……咳咳。」

~

在沒有開祠堂之前,裴家先壓下了要逐出大房的消息,但知情的人比較多,身邊親近的人就容易知道。

惠平知道消息后,風風火火地衝來找安芷。

聽完安芷說的后,高興得直拍手,「以前我還覺得你們家老爺子老了變糊塗,沒想到還是雷厲風行,有夠厲害!」

安芷笑著看嫂嫂開心轉身,「老爺子心裡都有數,就是年紀大了,感性了一點。」

「人年紀大了,是愛回憶一些過往。」惠平坐回安芷身邊,突然笑了下,「其實我今兒個過來,不僅僅是來問你裴鈺的事,還有一個好消息告訴你。」

安芷好奇問,「什麼事啊?」

「我之前不是說林書瑤和王大人有首尾嘛,這事被穆郡王發現了,聽說兩人打了一架,林書瑤這次是真的完了。」惠平也很討厭林書瑤,所以立馬過來和安芷說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46章 定了

63.12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