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3章 詩書

第553章 詩書

為了兒子,就殺了兄弟,先帝的手段倒是夠狠。

安芷聽得有些膽寒,「先帝沒直接殺了永寧王,卻用毒藥脫了一年多,那永寧王肯定知道是先帝的意思,但永寧王沒有反抗,是因為在京都的李紀吧?」

裴闕點頭說是,「永寧王早年喪偶又喪子,膝下只有李紀一個孫子,但李紀尚未弱冠,永寧王只能用自己換孫子的下半輩子。」

「這麼看來,生在帝王家,一點也不好。」安芷唏噓道,「爭來爭去,到頭來還不一定得個好結果,眼看着大廈起,眼看着大廈落,起起伏伏,能一直不落的才是厲害。」

裴家的權衡之術,就是懂進退,該退的時候就退。一直處在尖尖處,盯着的人就多,也就越危險。

從林家的抄家,再到眼下雲家的落寞,都是站不住腳跟的後果。

所以裴闕這會還沒有上位的心思,畢竟前頭的成國公和王首輔都有資歷和才幹在,要想拉他們下馬,那得耗費諸多心力。裴闕還年輕,熬個幾年,或許機會就來了。

裴闕起身喊外頭人端熱水進來,忙了一天,靴子裏進了一些雪水,腳底有些冰涼。

「馬上要過年,聽說太后已經送信給皇上了,是嗎?」安芷看裴闕泡腳,她坐在對面沒事多,閑聊問。

裴闕點頭說是,「雲家沒人在朝堂上,太后急着回來,按皇上的意思,是年底大雪封山,讓太后早些回來比較好。」

可裴闕和那些輔佐大臣,都不願意讓太后提前回來,就是十天也不願意。說到底,還是大傢伙的心裏對太后沒了敬意,所以才會一再阻攔。這也是太后自個兒不夠聰明,早前雲家起勢的時候,過於囂張了,才不得人心。

「還是遲點回來的好。」安芷想到太后那個人,心中也不大喜歡,「若是太后這會回來,我還要跟着進宮去覲見,屆時那麼多人,我怕麻煩得很。」

因為有諸多的前車之鑒,安芷是小心又小心,自個兒當了母親,更能了解太太第一次有喜時候的心情。

「成國公找了算星相的人來,說今年不會有大雪,所以按規矩來就行。」裴闕笑道,「那老頭做起事來較真得很,把皇上氣得臉都綠了。」

安芷哈哈笑了下,「你們這麼氣皇上,小心等皇上親政后,跟你們秋後算賬。」

「那我們是不在怕的。」裴闕腳泡暖了,擦乾淨后,冰露很快就端著洗腳水出去,「若皇上真有本事奪了世家的權力,也不差這一兩件事。而且成國公年紀大了,若不是先帝託孤,他早就和父親一樣致仕了。臨到了還要管一大攤子事,就是再古板的人,也會有點小性子。」

幾個輔佐大臣中,裴闕是最年輕,也是辦事最低調的。本來別人以為裴闕會很得意,但誰也沒想到,裴闕不爭功,老老實實守着他工部的事情。

因為只管自個的事,裴闕會比其他輔佐大臣閑一點,有空的時候,便會打探下其他人的動向,順便揣摩下他們辦事的習慣。

安芷看裴闕洗完腳,笑着起身,由冰露幫着脫了外邊的衣裳,再坐在床沿上,「前幾日,成嫿送的年禮也到了,她在金陵很是不錯,說日子閑散得很,就是記掛着京都里爹娘的身體,說正月會來京都,到時候正好看看咱們的孩兒。」

「國公夫人是個有遠見的人。」裴闕誇道,「咱們也該送份禮去國公府。」

「那許侍郎和王首輔家要送嗎?」同樣的輔佐大臣,不好厚此薄彼。

「都送吧,不差那點東西。」裴闕走到安芷邊上,替安芷鋪好被褥,再上床。

這邊兩人歇下后,西陵那的太后,已經不在西陵了,而是在回京都的路上。

因為知道朝臣們不會同意,所以在送信去京都的時候,太后就動身啟程了。

眼下,太后一行的隊伍已經走了兩日,正在途中的驛站休息。

「有福啊,讓你送去京都的懿旨,送去了嗎?」太后躺在佛爺椅上,單手撐著頭,慵懶地問。

有福是太後跟前的大太監之一,二十齣頭的年紀,很是清秀,「回主子,已經送去了,等明兒個啊,京都的那些朝臣們,都會知道您快到京都了。」

「送去就行。」太后緩緩睜開眼睛,視線落在炭火盆里,「再加些炭火,哀家有些冷。」看到有福在加炭,她嘴角噙了一抹不屑的笑,「西陵附近探子多,哀家動身的時候,他們就去京都送信了。不過哀家可不怕他們,等他們把消息傳到京都,哀家都在路上了。等到了京都的城門口,當着天下百姓的面,哀家倒要看看那些老頑固到底要不要迎哀家進去!」

「必定是要的。」有福放下金絲鑲寶石罩子,屋子裏明顯熱了些,過去給主子倒茶,「您是尊貴的太後娘娘,也是禁庭里的主子,回去是遲早的事。」

跟在主子身邊伺候久了,該說什麼,有福都懂。

太后笑了下,轉而又嘆了口氣,「哎,要不是父親突然出了事,哀家也不比如此謀划。只希望回到京都后,皇上能明白哀家的用心良苦,能母子同心才好。」

被太后提到的皇上,這會躺在床上,輾轉反側,難受得緊。

「小德子,你給朕滾進來!」皇上拽開床簾,從床上坐了起來,看見匆匆過來的小德子,抬腳就把人踹倒,「天還那麼早,要朕怎麼睡得着?」

小德子跪在地上,「萬歲爺,您以往都是這個時辰歇著的啊,若是這會不休息,明兒卯時您就起不來了。」

卯時那會,天還沒亮,但因為要上朝,所以皇上每日天不亮就起來。即使不上朝的時候,也要早期去太學讀書。

「朕不管,朕就是睡不着。」皇上鞋都沒穿,從床上起來,意猶未盡道,「朕想出宮玩,要是八哥還在就好了,他上回帶朕去的賭場可真有意思,比無趣的詩書更能讓朕開心。」

【作者有話說】

卯時:現在的早晨5—7點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53章 詩書

64.08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