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5章 斷橋

第555章 斷橋

離京都還有兩天腳程的地方,太后的隊伍被困住了。

倒不是下大雪封了路,而是過河的橋斷了。若是繞路,得走小路,而太后的車鸞比小路還要寬。

侍衛都尉過來傳話,「老佛爺,前兒修橋得花上十天半個月。如果從小路走,能快個一兩天,但您就不能乘車鸞了,得改普通馬車。您看看,是修橋還是走小路?」

「哀家在乎那一兩天嗎?」太後為了能早點回京都,不惜讓京都的皇上為難,更是扯下了臉皮,結果橋卻斷了。

她從車鸞上下來,往前走到斷橋邊上,看到被折斷的橋樑,皺眉怒問,「這些橋樑有哀家那麼粗,怎麼說斷就斷,查過了沒有,是不是有人做手腳?」

「回老佛爺,屬下查過了。」都尉小心翼翼道,「橋樑的斷面有被撞擊過的痕迹,在不遠處找到了兩匹紅狼,應該是它們撞的。加上最近一直下雪,所以橋樑才斷了根比較重要的。」

一根斷,邊上的也會跟著斷。一根接一根地斷,雖沒摧毀整座橋,但下面的水流湍急,光是斷了的那點橋,就夠拖住太后十天半個月。

太后盯著對面看,咬牙到,「你們儘快修好橋,能早一天是一天,還有那兩匹狼,給哀家查個清楚。哀家就不信了,這世上竟有那麼巧合的事!」

其實都尉也不信是巧合,但狼確實是撕咬致死,斷了的橋樑被河水往下沖了一公里,斷面嚴重磨損,根本看不出來是不是人為的。

但主子開口吩咐,即使知道查不出來,那也要查。

太后從斷橋邊回去的時候,太監們已經搭好了營帳,而這會,天開始下起米粒大小的雪花。

荒郊野嶺的,沒有駐店,也沒有村落,所有的東西都是太后出來時帶的。可為了加快腳程,太后讓準備的人別帶太多東西。

所以進了營帳后,雖然裡頭的東西還是前兩日用的,但這會看在眼裡,什麼都不順眼!」

「有福!」太后低吼了一聲,很快,有福就進來了,鬢角全濕了,頭頂的帽子還沾了幾片薄薄的雪花,很快就化了。

有福剛進營帳,就跪下了,「老佛爺是要熱水嗎?還是要暖爐?」

「哀家不渴也不冷!」太后擰眉摔了手中的茶盞,「但你看看營帳里的陳設,簡陋得連個最基本的香爐都沒有,你們眼裡,到底還有沒有哀家這個太后?」

上頭不順心,自然就要拿下人出氣。

有福半句話也不敢頂,「是奴才們沒安排好,這就去給您安排過的。煩請您稍微等一等,已經派人去西陵取了。」

太后的東西,一半在宮裡,還一半帶去了西陵。因為太后覺得很快就會回宮,所以沒必要全部帶去。

太后聽到還要回西陵取,罵了句沒用的東西,轉念想到確實要去西陵取,便讓有福退了下去,她自個兒轉著頭看了看營帳里的情況,胸口越發悶了。

~

裴闕三人在偏殿待了一會後,直到天上開始下雪,小德子才進來,細聲細氣地道,「幾位大人,你們今兒還是先回去吧,萬歲爺正在氣頭上,這會誰勸都不聽的。」

成國公坐著不動,他是很強硬的態度。

許侍郎左右各看了一眼,見成國公倔強不搭話,而裴闕則是一臉的平淡,只好開口道,「麻煩德公公跟皇上說一聲,今兒天還早,他可以慢慢消氣,我們幾個坐在這裡等他氣消了,再過去。」

小德子一臉為難,「許大人,您是知道萬歲爺脾性的,這時候,還不如先回去呢,明天說也是一樣的啊。」

許侍郎確實知道皇上這會容易倔,可他們在這裡等到明兒,和在家等到明兒,那可是完全不一樣的性質。

「多謝德公公相勸,不過咱們為人臣子的,就該為了皇上盡心儘力,片刻都不敢偷懶。」說完這句話,許侍郎端起茶盞抿了口,意思是不再說話了。

小德子五歲起就在宮中混,別人一個人小動作,他都能琢磨個幾層意思出來,所以看到許侍郎喝茶,立馬就懂了。轉頭再去看其他兩位時,見他們都沒有要搭話的意思,只能低頭走了。

等回到仁政殿後,皇上坐在地磚上,四周是撕毀了的摺子和書。

「怎麼樣,都走了嗎?」

小德子跪下搖頭,「三位大人說時辰還早,這會子並不急著回去。還說惹您生氣是他們的罪過,要在偏殿等您消氣了再回去。萬歲爺,要不您還是見見他們吧?」

「見什麼見?」皇上聽到裴闕他們還不走,剛平復下來的心情,又激動起來,「都知道朕是因為他們生氣,卻還是不走,他們擺明了就是沒把朕放在眼裡!」

皇上下定決心,一定不主動服軟。

「你去告訴偏殿的人,不許給他們吃的,也不許給喝的,朕但是要看看,他們幾個能撐多久!」皇上冷笑道。

小德子驚了,「這不好吧?成國公和許侍郎年歲大了,若是出了點什麼意外,百姓們會傳閑言碎語的。您若是不高興,晾著他們就好,光是這麼熬著,也夠他們難受的。」

皇上到底是年紀小,被小德子這麼一說,當即就有些慫了,「罷了,那就讓他們等著吧。」

可話是這麼說,兩個時辰過去后,先難受的倒是皇上。

因為外頭堵著三個人,皇上不僅不能出仁政殿,還要關著門窗。

可他是好動的性子,已經大半天過去了,偏殿那的三個人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。

實在是忍不住了。

「小德子,你過去看看裴闕三個,他們要是還在的話,快點趕他們走,朕還要去看看母后的寢宮呢。」皇上從地上站起來,一邊轉著,一邊道。

小德子不想去的,但主子吩咐,只能硬著頭皮過去。

偏殿里的裴闕,已經處理完了當日的公務,拿著一本書,看得倒是舒服。

成國公閉目養神在,許侍郎也沒表現出心急,也坐著看書。

小德子進來的時候,默默為主子嘆了口氣,偏殿里的三位都是人精,才十幾歲的皇上怎麼可能斗得過呢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55章 斷橋

64.39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