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7章 添妝

第557章 添妝

「夫人怎麼醒得那麼早?」裴闕把水桶遞給冰露,自個走到安芷邊上,幫安芷拿了裘衣,薄唇湊到安芷耳邊,「可是因為為夫沒在,所以夫人輾轉反側了?」

安芷斜了裴闕一眼,見不到的時候想念,人到了跟前就覺得膩歪。

推開裴闕的手,安芷起身走向冰露,一番洗漱后,到了用早膳的時候,發現今兒個都是她愛吃的,就知道裴闕起得更早了。

「昨兒個,皇上跟你們服軟了?」安芷問。

裴闕給安芷加菜,「先吃飯,咱們吃飽再說。」

安芷應了一聲好,也給裴闕夾菜。

等用完早膳后,裴闕扶著安芷到廳里坐著。

外頭停雪了,可風大得很,隨便出門走個一刻鐘,人就得打顫。

裴闕瞧了眼窗外的景象,坐下后,一邊給安芷剝核桃,一邊道,「皇上到底年紀小,沉不住氣。加上成國公又是個死板的人,說不能在宮裡睡覺,所以一直撐著。可成國公那麼大年紀的人,加上夜裡又冷,一番折騰下就不行了。等太醫來了,皇上實在是冷靜不了,才出來說了兩句話。後來城外來了消息,說太后沒那麼早回來了,這事便就此結束。」

太后不能馬上到京都,成國公他們也就沒什麼好爭的,便各自回家。

安芷聽到事情結束,心裡也跟著鬆一口氣,「可是大雪封山,把路給堵了?」

裴闕搖頭,「聽說是橋斷了一部分,得拖上個十天半個月,等橋修好后才能回來。」

「這橋斷得可真好啊。」安芷拍手感嘆,「少了這麼多天的時間,京都里的日子也能清靜一些。」

安芷是裴夫人,偌大的京都里,也只有宮裡的主子能隨意召喚她。至於其他的夫人小姐,都可以拒絕。

沒了太后這個威脅,安芷的心情舒服了許多。

裴闕坐了一會,就起身去工部了。

安芷則是和往常一樣,和冰露幾個一塊做點小孩兒用的東西,她現在幾乎不出門了,就是走路,也是在屋子裡走。

這份小心,完全是以前見過太多可怕的事。

沒過多久,孟氏就過來了。

日子這麼過了七日,院子里的雪壘得比安芷的膝蓋還高,她這裡倒是一如既往的沒什麼大事,隔壁的大房倒是十分熱鬧。

消息是翠絲帶來的,進屋的時候,頭上沾了一層的雪,小姑娘說得眉飛色舞,特別興奮。

冰露半信半疑,「你說裴鈺佔了賽爾蘭公主的便宜,這會賽爾蘭公主正在大房鬧,這是真的嗎?」

「我騙你做什麼?」翠絲鼓著臉道,「我親眼看爾蘭公主哭著進隔壁的,那賽爾蘭公主的丫鬟,好像不怕人知道一樣,我一問就說她家公主和裴鈺喝酒,結果兩個人多喝了幾杯,就有了首尾。」

說著,翠絲看向夫人,「夫人,奴婢說的可都是真的。外頭人都說賽爾蘭公主奔放得很,一點姑娘家的矜持都沒有,指不定跟過男人了。估計是嫁不出去了,所以才賴上裴鈺。」

本來公主來和親,皇上是會給賜婚的。但眼下的皇上還沒親政,加上賽爾蘭的母國又很小,所以晉朝在賜婚後一次,就不怎麼把賽爾蘭當回事,這才讓賽爾蘭自個兒開始找夫君。

安芷對賽爾蘭有點印象,之前敢鑽裴闕的營帳,這會和裴鈺鬧出一點事來,她不奇怪。就是不知道,還在守孝中的裴鈺,對此會有什麼舉措。

隔壁的裴鈺,頂著右臉頰的一個巴掌印,看著對面一直在哭的賽爾蘭。

李氏也在哭,裴鈺臉上的巴掌就是她打的,「你還在孝期啊,怎麼可以做這種事!」

裴鈺也不懂昨晚發生了什麼,他就是去酒樓赴宴,當時賽爾蘭並不在,後來從雅間出去一次,等再回雅間的事就不記得了。直到今兒早上在酒樓醒來,看到身邊睡著的賽爾蘭,他立馬驚醒。

裴鈺不是童男子,以他的直覺來說,他是沒有睡賽爾蘭的,可即使沒有睡,一男一女抱著睡了一晚上,那和真的睡了也沒差了。

賽爾蘭還在哭,「昨兒我本來自個兒吃得好好的,想著醉了也沒事,以至於裴公子進來都不知道。也怪我自己,不然也不會發生這種事。」

裴鈺是真不知道怎麼進錯了雅間,而且那會他並沒有大醉,因為和他吃飯的幾個,都知道他在守孝,不會拉著他喝酒。

才一兩杯的酒量,怎麼就醉得不省人事了?

這時裴雪沖了出來,指著賽爾蘭質問,「就應該怪你,就算我哥哥真的喝醉了,那你的隨從呢,他們不會攔著嗎?難道你的隨從眼睜睜看著我哥哥欺負你嗎?如果是這樣,那你的隨從,都可以拉出去砍頭了!」

裴雪被關在家中后,日日跟著母親學習怎麼揣摩人心,一開始她還覺得太煩,這會覺得很有用。

裴鈺也反應過來,以賽爾蘭的身份,不應該只有她一個人才是。

「我看你就是嫁不出去,所以想賴上我哥哥!」裴雪憤憤道。

賽爾蘭瞪大了眼睛,舉手發誓,「天地良心,如果我有這個心思,那我天打五雷轟,不得好死!」

「對,你們是不信昨兒我一個人喝酒,可我的的確確是一個人去。」賽爾蘭悲慟落淚,「雪兒妹妹說得沒錯,我是嫁不出去,所以我才去買醉。如果我要算計男人,也該找個沒在孝期中的吧,不然還要等個兩年多,我的年歲都大了,所以真的是意外啊。」

這麼一聽,裴雪反駁不出來了,因為賽爾蘭說得有道理。一個急著嫁人的女人,不應該賴上她哥哥才是。

只要有調查過裴鈺家世的,肯定知道裴鈺在守孝,所以賽爾蘭方才的話,裴鈺也覺得有可信度。不過他與賽爾蘭在酒樓睡了一晚上,期間酒樓的人就沒進來過嗎?

李氏擦了眼淚,看看兒子,又看看賽爾蘭,這完全不是她想要的結果。一個小國公主,遠不如世家女兒有助力。

清了清嗓子,李氏給賽爾蘭作揖道歉,「昨兒的事,既然公主說雙方都有錯,那就不能讓一人承擔。眼下外頭還不知道,可以先封鎖消息。日後等公主出嫁的時候,裴家一定備上一份厚禮添妝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57章 添妝

64.39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