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9章 罪罰

第559章 罪罰

裴闕給安芷提了個醒,「賽爾蘭的算計多得像糧倉里的米一樣,你就別替她操心了,只要人死不了,她是嫁定裴鈺了。即使裴鈺不願意,朝廷也會派人干預。」

「也是,賽爾蘭好歹是位公主,不管怎麼說,朝廷也不能看着她受辱。」安芷笑了笑,不再想賽爾蘭的事,而是把話轉到太後身上,「我聽說,太后命人白天黑夜地修橋,再有個兩天左右,就能提前修好了,是嗎?」

年底是京都最熱鬧的時候,年節將至,各州各郡的官員們都要上書朝廷。同時,周邊小國也要上貢送禮。

這是一個最好交際的時候,可太后被堵在了荒郊野嶺,半點體面都沒有,急得她催得特別緊。

裴闕聽說,因為催工的事,已經死了好幾個人了,但太後半點鬆緩的意思都沒有,反而還要軍士們加快速度。

「橋是還有個兩天就能修好,加上路上的時間,一共還有個四天左右吧。」裴闕想到太后的性子,又算了算時間,這會是十二月初,若是讓太后這麼回京都,還得有個二十日左右才會過年。

二十天太長了。

裴闕不想那麼早看到太后,「船到橋頭自然直,太后的事等她到了城門口再說。我聽說,錢家的人,快到京都了?」

安芷點頭說是,「估摸著也是兩三天的時間,錢家嬸嬸怕大雪封路,加上去年沒回來,今年就想早點回來。等錢家回來了,還得麻煩你過去坐坐。雖說錢家的關係和咱們比較繞,但錢家人都有義氣。和他們來往,對你官場也好。」

嫁給裴闕的時候,外頭有許多人說安芷和裴闕門第差太多,從兩家的門楣來說,卻是有很大的差別,但從實際利益上來講,光是一個白家的支撐,就比得上許多高門貴女。像錢家這樣附帶的親戚,也有好幾個。

以前裴闕身邊走動的人比較多,但從李達背叛了裴闕后,裴闕就有意和一些人拉開距離,到現在身邊真信任的沒幾個。

「行,到時候我一定替夫人把禮物送上。」裴闕道。

這邊裴闕歇下了,另一邊太后那裏,雖是深夜,可橋樑的一邊還點着明火。

太后坐在營帳中,聽有福說快能啟程了,連日來的焦躁才好了一些。

「老佛爺,燕窩湯來了。」宮女端著食盞,走到太後跟前。

有福站在一旁,笑眯眯地給炭火爐子加碳。

這一晚,太后歇得比較安心。

一日過後,橋修好了,太后總算能重新上路。

可才走了一天的功夫,進入一條峽谷后,發現前方的道路被三人高的巨石給擋住了。

車鸞被迫停下后,太後走到平地上,仰頭看着前方的巨石,不知道誰說了一句「是不是先帝顯靈了」,太后當即甩了手腕上的翠綠雕鳳玉鐲。

玉鐲斷裂的那一刻,全體跪下。

悠長的峽谷里,只有呼嘯的冷風呼呼作響,沒一人敢大聲喘氣。

先帝遺詔,讓太后看守西陵到死,除了年節和皇帝大婚,此生不能再回京都。這是全天下人都知道的遺詔。

可太后非要提前回京都,先是斷橋,現在是巨石擋路,每件事都在表明先帝的不滿。

這塊巨石可比斷橋好跨過,只要在巨石兩邊堆土修路,太后就能從上面走過去,再坐上從京都派來的馬車就行。但難的是,欽天監祭司的嘴。

在太后正頭疼的時候,欽天監祭司已經在早朝時說了太后惹怒先帝的事。

「皇上,不論是斷橋,還是落石,這都是先帝給您和太後娘娘的警示啊。」祭司跪在漢白玉磚上,聲情並茂道,「若是太後娘娘再一意孤行,先帝爺要下罪罰的啊,到時候黎民百姓,必將受到苦難!」

天降懲罰,是大大的凶兆。

就是皇上也怕了。

他倒不是多怕百姓受苦,而是怕午夜夢回的時候,先帝來質問他為什麼不聽話。

站在最前排的裴闕,瞄了眼右邊的成國公,看到成國公甩袖跪下,他也跟着跪下。隨後,其餘臣子也一塊跟着跪下。

皇上已經被祭司的話給唬住了,所以這一次不像上次一樣強烈反對,而是聽從了成國公的建議,下旨讓太後去城外的行宮暫住,等大年二十九再回京都。

等聖旨傳到太后那的時候,太后已經快到京都了,聽到是皇上親自下的旨意,太后眼前一黑,暈了過去,等醒來的時候,木已成舟,她躺在行宮的床上了。

太后暫住的行宮離京都只有兩日的腳程,所以比較小,用的吃的比皇宮要差上許多。

她剛睜眼,邊上候着的宮女立即過來問要不要喝水。

太后被扶著坐了起來,轉頭看了眼殿中的燭火,啞著嗓子問,「外頭是不是天黑了?」

「回主子,大概還有兩刻鐘左右才會斷黑,奴婢去給您拿條熱面巾來?」

太后嗯了一聲,等面巾的時間裏,捋清楚了這會是怎麼一回事,胸口立即壓了一塊巨石。她千算萬算,以為先斬後奏可以直接回宮,還防了西陵的探子,可臨到頭,還是被人算計到行宮來。

雖說沒有證據證明是別人刻意為之,但太后直覺是某個輔佐大臣作的。

等宮女拿來面巾時,太后突然掀開被褥,「去研磨,哀家要寫信給皇上。」

事到如今,得維持在皇上那的印象,不能什麼都沒了。

在太后準備寫信給皇上表示理解時,安芷收到了錢家的信,說錢家已經到了京都,不過這會天色已晚,就不過來打擾了,等明兒個再過來看安芷。信里還說了,讓安芷不要等以後,先安排兩家小孩見面。

安芷拿着信,和裴闕笑道,「錢家嬸嬸還是那麼個急性子,想來錢家那位表哥二十有二了,別人這個年紀都娶親了,也不知道為何拖到這個歲數,所以錢家嬸嬸才會那麼着急吧。」

裴闕對錢家沒什麼印象,更不知道安芷口中的表哥是個什麼樣的人,也不好奇,淡淡道,「等明兒人來了,你問問就知道了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59章 罪罰

64.77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