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0章 瑾瑜

第560章 瑾瑜

次日一早,安芷起床后,就讓冰露把最好的茶葉找出來,並且安排人做了許多鹹的點心,因為錢家大夫人愛吃。

沒過多久,孟氏也帶着精心打扮的女兒過來。

今兒的裴萱穿了身嫩青色的長襖,正配她的年紀,嬌嬌嫩嫩,彷彿一掐就能出水。

「見過四嬸。」因着安芷幫忙牽線,裴萱這會看到安芷,特別的和氣。

安芷笑着誇了裴萱幾句,反把裴萱給惹紅了臉,轉頭和孟氏笑道,「三嫂快瞧瞧,臉紅了呢。」

孟氏誒了一聲,笑着護女兒道,「你可別欺負侄女了,她昨兒緊張得一晚上都沒怎麼睡。早上起來就拉着我問,萬一錢家哥兒不喜歡她怎麼辦?」

「母親!」裴萱本來只是一點害羞,原以為母親是要幫她說話,結果是藉著話一起打趣。

錢家門風好,家中從沒有過亂糟糟的事情,而且錢家那位哥兒又很能幹,年紀輕輕就在軍營里混出了名堂,日後造化大著呢。

所以孟氏和裴萱都是很想促成這麼婚事,之前在安芷這,已經把錢家人都給摸了個明白,這會就等著錢家上門了。

因為前朝有過女帝的緣故,現在的晉朝雖沒有前朝開放,可還是遺留了一些習俗,沒有說盲婚啞嫁那一套。就是一般人家,都會讓年輕人互相看看。當然,若是做爹娘的態度強勢,也有強行嫁娶的人家。

孟氏過來的時候,帶了兩盒子的點心,都是她女兒親手做的,她剛進門就交給冰露了。

三個人坐了沒多久,還沒見到人影,就聽到屋外爽朗的一聲。

「安家侄女還是那麼詩情畫意,光是一個院子,就收拾得好生錯落有致。」

一聽這聲音,安芷就知道是錢家嬸嬸方氏來了,外頭的春蘭喚了聲錢夫人好,轉而毛氈就被掀開,先進來一個面圓天庭飽滿的婦人,便是方氏。隨後進來一位八尺兒郎,皮膚偏黑,五官格外立體,一看就是常年在戰場上待的將士。

安芷已經由冰露扶著站了起來,笑着歡迎,「錢嬸嬸,您可算是來了,知道你要來,我一早兒就準備了你最好的鹹蛋黃酥餅呢。」

方氏雖不是看着安芷長大,但因為小姑子的緣故,以前在京都的時候,與安芷時常有來往,很是喜歡安芷。若不是安芷那會有親事,她必定要去安家提親的。後來得知安芷被退婚,正想着給小兒子提親,結果信還沒送出去,就得知安芷又定親了,惋惜了好一陣子。

方氏拉着安芷的手,瞧著安芷滾圓的肚子,忙讓她坐,「你快坐下吧,這都快要生了呢。」

「是啊,也就是這個月底,或者下個月初的事,屆時錢嬸嬸肯定還在京都,可要來給我孩兒摸福呢。」在安芷眼裏,錢氏是個很幸福的夫人,孩子出生的時候,會請有福氣的人來吃糖果,是給孩子福氣的意思。

錢氏連連點頭說好,再轉頭和孟氏打招呼。

四目相對,大家心中都在大量對方,選親家也是非常重要的。

錢氏看孟氏眉眼柔和,餘光瞥到孟氏身後的小姑娘,見是個清秀可人的小姐,心中便有數了,偏頭和孟氏介紹,「瑾兒,你快和大家問個好。」

錢瑾瑜的臉上沒什麼表情,目不斜視地和孟氏行禮,再轉身喊了安芷一句表妹,就站着不動了。

在孟氏身後的裴萱,緊張得手心都出汗了,本來想等錢瑾瑜看過來的時候說句話,可這會錢家哥兒好似不太樂意似的,都沒往她這裏看來,頓時失落得不行。可這會方氏還在,她又不能表現出不開心,只能再壓低一點頭。

安芷也發現錢瑾瑜的不開心,想着錢家表哥心裏是不樂意,覺得成不了,就招呼著大家吃點心。

方氏許久沒見安芷,有許多話說,加上孟氏是個會看眼色的,三個人很快就熟悉起來,一直說到了正午。

安芷留了方氏在這裏吃飯,孟氏是女方,不好太主動,所以在快吃飯時想要離開。但方氏是個不拘小節的人,留下方氏說下午摸牌九,孟氏便留了下來。

等下午安芷三個大人摸牌九,方氏把兩個小孩都打發出去,「瑾兒,你不是一直想看看芷兒家的蘭花暖樓嗎,我記得萱兒以前也住這裏,讓萱兒帶你去看看吧。」

「我沒......」錢瑾瑜剛說兩個字,就接受到母親瞪過來的眼神,立馬老實住嘴,本來就黑的臉,這會看着更黑了。

安芷瞧著兩小的離開,再猶豫地去看方氏,但她還沒問出口,方氏爽快地先說了原因。

「我這個兒子啊,仗着是家中最小,便什麼事都想自個兒做主,可自古以來都是成家立業,先成家的,你們說對不對?」方氏嘆氣道。

孟氏點頭說是,想到錢瑾瑜不高興的樣子,她是覺得沒什麼希望了,但能和方氏交好也可以,所以這會願意陪着。

「這兩年,錢家鎮守邊疆死了不少族內子弟,其中也有我的大兒子,每次在宗祠里上牌位的時候,我和我家相公就怕排位越來越多。」方氏眼眶含了淚花,停下摸牌的動作,「好些都是二十齣頭的大好兒郎,這輩子最好的時候,結果都死在了戰場上。」

頓了下,接過冰露遞過來的帕子,擦完眼淚后,方氏繼續道,「儘管如此,我們錢家也沒有要退出邊疆的意思。但人年紀大了,就怕出點什麼意外,想給祖宗們留個苗子,所以就想着讓小兒子回京都成親,成親后就留在京都。但我那小兒子,從小就是一匹烈馬,加上他大哥死在第戎的長槍下,更是不願意來京都,所以他心裏是不願意來京都成親的。」

說到這裏,安芷和孟氏都能理解方氏和錢瑾瑜,正準備安撫方氏兩句時,就看到方氏笑了。

「哼,不過他一個乳臭未乾的小王八羔子,還想和老爹老娘斗,還嫩著呢!」方氏快速換上笑臉,挑眉道,「他的那點心思,我都摸得透透的了!」

聽到這裏,孟氏更加肯定這門親事成不了了,強扭的瓜不甜,她是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60章 瑾瑜

64.97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