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1章 拉手

第561章 拉手

裴萱有些怕邊上的錢瑾瑜,走兩步就要小心翼翼地往邊上瞄一下,生怕邊上的這位爺發火。

「前頭的暖閣就是了。」裴萱小小聲道,「裡頭暖和,待會進去后,錢公子可以拖了外面的裘衣。」

錢瑾瑜比裴萱高了大半個頭,因為裴萱說話時低著頭,他只能看到裴萱烏黑的頭頂,小姑娘說話聲跟蚊子一樣小,柔柔的嗓音一點都不爽快,他一把就能掐斷似的。

重重地嗯了一聲后,兩人前後腳進了暖閣。

暖閣里有專門負責管理的下人,裴萱是認識的,和下人打了一聲招呼,就硬著頭皮帶著錢瑾瑜逛了起來。

見面之前,裴萱還有許多幻想,可眼下錢瑾瑜冷冰冰的態度,就讓她很難受了。

裴萱是名門貴女,來之前她母親就交代了,若是雙方都能看上是最好,可如果對方不是那麼好,或者自個沒被對方看上,也不用倒貼著去討好人家,她又不是沒人要。

所以這會想著沒了希望,裴萱就不再開口說話了,而是帶著錢瑾瑜在暖閣里繞一圈。

本來是裴萱帶著錢瑾瑜看花兒的,可裴萱自個兒越看越喜歡,走走停停,忘了邊上還有一個人,直到拐彎的時候發現身邊只有一個丫鬟,一問之下,才知道錢瑾瑜沒跟上來。

伸長脖子往後面看了下,還是沒瞧見錢瑾瑜,裴萱反而鬆了一口氣,「碧荷,我們去門口等著吧。」

碧荷猶豫道,「小姐,錢公子是客人,咱們就這樣走了,不太好吧?」

「沒什麼不好的吧,他又不喜歡我,肯定不想跟我待一塊。」裴萱氣度大,並不糾結這些小細節,「你快跟上來吧,四嬸可真會種花,這些盆景好好看。」

碧荷哦了一聲,匆匆跟上主子。

在拐角處的錢瑾瑜,本來想出去的,不曾想聽到了裴萱主僕的對話,見裴萱並不扭捏,他心裡也鬆了一口氣。

裴萱到了門口,和管理暖閣的人說起怎麼種花,說到忘情,想到錢瑾瑜不喜歡她也挺好的,「還是咱們京都好啊,幸好我不用遠嫁了,不然到了西部,哪裡有那麼好的花藝。」

「我們西部只有春夏秋三季,每個時間段都有繁花開遍山頭,比起京都冬日的嚴寒,西部不知道要好多少。」錢瑾瑜皺眉從假山後走出來,見裴萱往後退了一大步,心想這小姑娘怎麼那麼怕他,他就是說個事實而已,又沒罵她。

錢瑾瑜不知道的是,他這會在裴萱的眼中,就是個黑面小閻王,說起話來一板一眼,還很兇。

錢瑾瑜走到裴萱跟前,見裴萱獃獃站在原地,上身微微傾了點,但還不等他開口,裴萱就往後倒下,幸好他手快,拉住了裴萱的手。

姑娘家的手滑得抓不住,錢瑾瑜還是頭一回,下意識里怕裴萱摔倒,反而用了點力,疼得裴萱直皺眉,他才驚慌鬆開。

「抱歉,我……我是看你……要摔倒……」錢瑾瑜看裴萱從臉頰紅到脖子,一時間不懂把眼睛往哪裡放,加上以前沒和姑娘這樣相處過,所以口吃了起來。

裴萱的掌心都被捏紅了,想到錢瑾瑜也是好意,只能忍著性子打斷說沒事,但已經不想待了,便說回去吧。

錢瑾瑜看著裴萱走到了前面,明明小小的一個人,卻感覺有好大的氣性,而且他沒做錯什麼啊,怎麼就生氣了?

錢瑾瑜想不明白,只能跟了上去。

裴萱倒不是生氣,就是覺得尷尬和不好意思,畢竟姑娘家的手不能給男人摸的,想到這個她就臉熱。

兩個人回到廳里的時候,安芷幾個還在打花牌,方氏贏得最多,也笑得最開心。

看到兩個小的回來了,紛紛默契停下摸牌的動作,方氏起身笑道,「你們回來得好早,不然我還想多贏點呢。」

熟人打牌,玩的都不大。安芷和孟氏都知道方氏是在說笑,安芷附和道,「嬸嬸儘管再來,不到最後,還不知道誰贏呢。」

「不了不了,天兒不早了,我們昨兒才到的京都,家中還有許多事要忙活呢。」方氏說這話的時候,身後的丫鬟遞上來三個錦盒,她把一個放在安芷面前,另外兩個給了裴萱母女,「這是一點小心意,不算貴重,你們莫要嫌棄。」

孟氏打開一條縫隙,看到是瑪瑙鐲子,這時她身後的丫鬟也端著禮盒上來,裡頭是寶石珠花和金絲做的香囊,作為回禮。

大家都準備了禮物,算是個友好開頭,即使做不成親家,日後在京都里來往走動也是好的。

安芷送方氏母子到門口,轉身的時候,孟氏伸手來扶她。兩個人心裡都知道這樁婚事成不了,所以都不再提錢家的事,而是說到了其他幾家的後生。

「三嫂就萱兒一個女兒,還是嫁在京都比較好,日後也有個照應。」安芷微笑道。

孟氏點頭說是啊,「好在年底了,各家的宴席都要開始了,可以讓我好好挑一挑。」沒能和錢家做親家,還是有些遺憾,不過遺憾歸遺憾,天底下男人可多了。

「是要好好挑。」安芷笑了笑,目光移到了裴萱的身上,見裴萱有些走神,估計是和錢瑾瑜出去的時候兩人說什麼了,但她畢竟是嬸嬸,不好在這裡問,便說了點別的。

孟氏和安芷說了幾句后,再起身告辭。

等出了大房的正門后,孟氏才問女兒怎麼了。

裴萱沒隱瞞,小聲說了在暖閣的事。

孟氏聽得直皺眉,「這事不要再和別人說了,她畢竟是好心,而且錢家也不會多說,就當沒有這事吧。你這丫頭,得學會鎮定點,不能有點心事都寫臉上。」

裴萱摟住母親的胳膊,撒嬌道,「我這不是還要多和母親學習嘛,那錢瑾瑜臉黑得跟個小閻王一樣,不嫁他也罷,不然日後的孩子與他一樣黑,我可得哭死了。」

「臭丫頭,沒個正形!」孟氏笑著掐了下女兒的胳膊,「這種話都敢說,都不害臊的嗎!」

裴萱嗯了一聲,在母親懷裡蹭了蹭,因為掌心還有點疼,不由想到了錢瑾瑜拉她手時的樣子,獃頭獃腦,日後肯定不得他夫人喜歡。

另一邊,錢瑾瑜也在想暖閣的事。

方氏一眼看齣兒子的心思,努努嘴道,「跟娘說實話,你跟裴家姑娘出去時,發生什麼了?」

「沒什麼!」錢瑾瑜立即反駁,「她個小姑娘,說話一丁點大,我都聽不清她說什麼,能有什麼事!」

方氏不信,「既然什麼事都沒有,你怎麼魂不守舍的樣子?你就跟娘說說,到底怎麼了,不然錯過這次機會,你和裴家姑娘就沒緣分了哦。」

「沒緣分就沒緣分,我說過了,我只要能上戰場就行,不要什麼夫人!」錢瑾瑜說得信誓旦旦,認定了主意一樣,卻不知道日後求著母親去提親的也是他,啪啪打了自個兒的臉后,被他母親笑了好一陣子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61章 拉手

65.61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