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4章 殺光

第564章 殺光

裴闕從密道來到了一處山澗里,這裏早就準備了幾匹馬,還有一些乾糧。

上馬後,裴闕便帶着人去追裝成他的隊伍。

經過半天的趕路,裴闕幾人到了大雪封路的附近。

裴闕帶着人到了地勢比較高的地方,看着下面的人在交涉。

「爺,咱們的人,好像和他們吵起來了。」福生小聲道。

裴闕也注意到了,一般來說,他的人是去幫忙的,那些人怎麼還能變起來,這有點奇怪。

眼看着還有半個時辰就要天黑,裴闕的人在附近找了山洞,打算夜裏在山洞附近休息,但還不等他們離開,裴闕就看到對面山頭的不對勁。

福生警覺皺眉,「爺,怎麼辦?」

裴闕抬手讓福生別說話。

在對面的山頭裏,這會能看到的,就有二十幾個人,肯定還有埋伏在其他地方的人。

「我們往後退,別打草驚蛇。」裴闕壓着嗓子道,等一行幾個人往後退了好些距離,裴闕才停下道,「咱們先隱蔽起來,等朔風的消息。」

朔風比裴闕要早到,帶的都是裴闕手中的精良下屬,裴闕很信任朔風的能力,畢竟這是老爺子親自幫他培養的人。

天邊的光亮漸漸暗了下來,裴闕吃着冰冷的煎餅,即使難以下咽,這會也不能點火。

等有了飽腹感后,不遠處傳來麻雀的「喳喳」聲,福生回了兩句「喳喳,很快臨風就出現在視野里。

「爺,大哥說那些人估計是要等天黑再動手,所以想先下手為強。」臨風徵詢主子的意見。

裴闕點頭說可以,「盡量留活口,但沒有活口也沒關係,絕不能放走任何一個。」

臨風說明白,轉身去傳話了。

裴闕要活口,是想萬一能有個口供。但以他的了解,來的肯定都是死士,八成問不出什麼東西。所以寧願全部殺光,也不能讓他們回去報信。

至於下面的那些看似車夫的人,裴闕卻覺得不是那麼一回事了。

「福生,你們幾個跟着我一起下去,待會上邊動了手,若是下邊的人也不老實起來,就一起殺了好了。」裴闕吩咐道。

跟着裴闕的只有十個人,不算多,但之前和車夫交涉的還有二十幾個人,所以加在一起,正好可以給那些車夫包抄。

悄摸摸地下了山後,每個人的頭上、背上都覆了厚厚的一層雪,但沒人抖開身上的雪,因為這是最好的偽裝。

在裴闕看到篝火旁的車夫們時,上頭的樹林里,突然滾落了兩顆巨石,壓出了兩條道,正好是朝路中間砸下來。

好在假扮裴闕的那些人功夫好,提前躲開了。

與此同時,裴闕也看到其中幾個車夫慢慢拔出了腰上的佩劍,準備偷襲裴闕的人,等寒光射向裴闕的眼睛時,在車夫的身後,福生先一步發起攻擊。

一瞬間的功夫,福生解決了一個車夫,滾燙的血濺在臉上,小小的身軀卻沒有一點懼怕。

因為早有準備,那些埋伏裴闕的人,一個也沒逃走,裴闕自個兒還抓了一個活口。

朔風也抓了兩個活口,三個俘虜被綁在一起,等裴闕正要開口問的時候,全部服毒自殺了。

正如裴闕料想的一樣,來的都是死士,不太可能撬出來話。

朔風看着橫七豎八倒地的屍體,問,「爺,這些屍體怎麼處理,一起裝車,帶回京都嗎?」

裴闕搖了搖頭,「光是帶回這些屍體,只會引起朝堂上的騷亂,並不能真的把誰給拉出來。太后此次被留在行宮,就是因為欽天監的祭祀說先帝在下罪罰。若是咱們把成車的屍體帶回去,便是更大的降怒了,到時候太后就能把之前的事撇清關係。」

「那怎麼辦?」福生忍不住追問。

裴闕轉頭看了眼四周的環境,發現邊上的樹林都被大雪給覆蓋了,「你們幾個,去找處山澗,再往下挖個幾丈,把屍體丟進去埋了后,再往上面鋪一層雪,把四處的血跡都處理乾淨了,這事咱們就當沒發生過。」

明明就有發生過慘烈的廝殺,可裴闕卻像什麼事都沒有一樣,那太后就會產生自我懷疑,她的那些人到底是被裴闕抓了,還是都死了,又或者有人被策反了嗎?

越是做多了虧心事的人,越覺得有人要害她。

裴闕要的就攪亂太后的思緒,最好是慌張下走錯棋,讓他抓個實質性的把柄。

朔風等人辦起事來,一個比一個手腳麻利,大家干到了次日天邊蒙蒙亮,才把所有的痕迹處理完了,只剩下被巨石壓出來的兩行軌跡。

因為大家都累了一宿,裴闕讓大家先休息一會,等正午的時候,裴闕再帶着車馬往京都的方向走。

這會的行宮裏,太后正懶洋洋地躺在貴妃椅上,聽着琵琶曲,由小太監喂著蜜餞。

「老佛爺,這會的功夫,裴闕應該只剩下一具屍體了吧。」有福笑彎了眼睛道。

太后冷冷哼了一下,保養得宜的食指點了下有福的額頭,「你個傻東西,裴闕年紀輕輕就當上輔佐大臣,真以為那點人可以殺了他嗎?你想的也太簡單了,哀家不過是要個另外的禍事,好把世人的嘴巴從哀家身上移開,不然他們就會盯着哀家說違背先帝的旨意。」

有福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,讚歎道,「老佛爺英明,還是您想得周全,奴才就是想破腦袋,也算計不了那麼多。」

「得了吧,就你的小腦瓜子,轉得可比哀家靈活多了,不過是你想捧著哀家高興罷了。」下邊的人是什麼心思,太后可都清楚,但她樂意被人捧著,這種感覺比以前當皇后時候還要好,整個晉朝里,她這會是最尊貴的。

有福憨憨地笑道,「您說什麼就是什麼。不過裴闕這次不死,勢必會回京都把這事給鬧起來,到時候什麼祭司都不管用了。」

「是啊,哀家可是老老實實待在行宮了,要是再出事,可就不是哀家的原因了。」太后的眉眼本來有些清冷,這會笑起來,倒是把陰狠表現得十足,「且看着吧,哀家倒是要看看裴闕有多大的能耐,還能壓着哀家不曾!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64章 殺光

65.96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