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章 囂爺

第56章 囂爺

雖說之前父親有特意交代過,不許他們參與奪嫡中,可難保誰給父親許個滔天富貴,父親答應了也不是沒可能。

安芷陷入沉思中。

成嫿在一旁嘆氣,同樣是女子,也同樣有過不大好的經歷,她和安芷有些想法是能共通的,「哎,要是可以,我真不想再嫁人,若不是為了家族名聲,我才不願意再去伺候婆婆,和妯娌周旋。」

安芷輕點下頭,「誰說不是。」

別說是皇家貴胄,就是尋常人家的婆母姑子,安芷想來都頭疼。

她如今的想法,是越發違背倫常了。

可若不是經歷過一次背叛,她也不會有這樣的想法。

「實在不行,你嫁給我三哥好了,他雖愛玩,卻沒啥惡習。」成嫿其實一直就想提這個,只不過之前沒有機會,「我說真的,我那三哥你應該見過,不說多俊,卻也比一般人要好看。我母親為了他的婚事,可是愁了好幾年。如果你喜歡讀書人,我四哥也行,他書讀得可好了,但他也就只會讀書。」

成家老三如今二十有三,早就到了適婚的年齡,可他一直浪浪蕩盪,時常出門和江湖人廝混,且一次就是幾個月,許氏有心替他相看姑娘,可每每都被他躲了過去。而老四因為前頭哥哥婚事還沒定好,許氏心力分不出那麼多,便忽略了他一些。

「你快別說笑了。」安芷有自知之明,如今許氏對她客氣有禮,那是因為她幫過成嫿,可如果要許氏接納她做兒媳,那就不一樣了,「這事多謝你告訴我,車到山前必有路,若是想不到別的法子,我就回老家為我母親吃齋念佛去。」

「那也成。」成嫿想法與尋常人不同些,在她看來,能平靜地過一輩子,也比在高門裡算計的好。

聽此,安芷意外地抬了下眉毛,見時間不早了,便告辭要走。

「你且記住,若是有我能幫到你的,儘管來尋我。」成嫿拉住安芷的手,「你也不用怕影響到我,跟你說句實話,我母親已經替我看好京外的一門婚事,只等王家……你懂的。」

安芷明白,如果成嫿就在京都,以後要面對的就是克夫名聲,留在京都只能忍氣過日子,還不如嫁到京外,到一個沒人相熟的地方。而且成嫿嫁到京外肯定是低嫁,她有四個哥哥護著,夫家肯定不敢拿捏她。這便是有個愛惜自己的親生母親的好處。

安芷點頭說了聲好,便帶著冰露,跟著引路丫鬟走出成國公府。

回去的路上,她眉頭緊鎖,在想是不是真的只剩下回老家這一條路。

與此同時,裴家,裴闕書房。

裴闕正在畫畫,順子站在一旁伺候,看到主子放下筆,過去接著放入青花瓷缸里洗。

「你還有心思在這裡畫畫啊?」

這時,門外傳來爽朗的笑聲。

五皇子李達走了進來。

裴闕抬眉,瞥了李達一眼,微微行禮后,繼續拿筆畫畫,「殿下都有空來我這裡閑逛,我又怎麼會沒心思畫畫。」

「原來你是真不知道。」李達坐在書桌對面的黃花梨椅上,「順子,快給爺上一壺頂好的大紅袍來,我今兒個可是替你主子打聽到一件重要的消息。」

順子誒了一聲,正要走時,被主子叫住。

「別聽他的,我今年統共就得了四兩大紅袍,換碧螺春。」裴闕放下毛筆,從書桌後走了出來,坐在李達對面,「殿下請說吧,是什麼重要的消息?」

「有關安芷,你那心上人的。」李達壞笑,「怎麼樣,我這消息夠不夠換你一壺大紅袍?」

「安芷?」裴闕皺眉問,「你先說,若是我不知道的,定有你的大紅袍。」

裴闕派在安芷身邊保護的人,每天都會有消息傳來。

「這可是你說的。」李達往後一靠,「我那位二皇兄準備納安芷為側妃,八皇弟也有這麼個意思,他們都是為了安芷舅舅白家的西北軍。你若是再慢吞吞地討姑娘歡心,估計老婆就要跑了哦。」

這事裴闕還真不知道!

這時順子端著茶盤進來,李達看到,笑著擺手道:「你家主子同意拿大紅袍招待我了。」

順子轉頭看向主子。

裴闕冷聲道:「去泡大紅袍。」

「得嘞,你對安芷是真好,大紅袍都捨得給我喝了。」李達滿意地笑道,「我勸你啊,既然喜歡,就早點娶進家門,省得放外頭讓人垂涎。我就不信你是會怕老爺子的人,京都囂爺裴闕,怎麼就在這事上犯難了呢?」

「你不懂。」裴闕有心娶安芷,可安芷這會對他沒意思,若是強娶安芷,只會讓他們關係越發艱難,「八皇子如今正妃都沒定下,他想娶側妃沒那麼容易。倒是二皇子,太子如今還在,他就急著想靠聯姻攬權,就不怕皇上疑心他嗎?」

皇上皇后對太子寵愛有加,兩人之前都是一心一意培養太子為繼承人,如今雖說太子是確定不行了,但皇上皇后對太子的情感還在。在這個節骨眼攬權,等於是刀尖上舔蜜,隨時會傷了本身。

「太心急了唄,他蟄伏了十幾年,以前就想要那個位置得緊,只是礙於沒機會,如今好不容易等到太子病重,他自然不肯把機會讓給別人。」李達對此看得門清,「說實話,我這位二皇兄算是有點才華,加上他外祖林家是世家,不是沒有希望爬上去。」所以他把這個消息告訴裴闕。

裴闕混跡官場這幾年,早就把權謀爭鬥摸得透透的,他和李達關係好,可他們見面依舊是主子和臣子。李達今兒和他說這個事,並不是真的為了喝他一壺大紅袍,而是想借他手除了二皇子。當然,若是能帶上八皇子,那就更好了。

坐在他對面這位,才是京都里蟄伏最久的那個。

可他又不得不答應。

因為安芷,除了他,誰都不能染指!

說了句多謝,裴闕便站了起來。

「誒,你不陪我喝完這壺茶嗎?」李達在他身後喊。

裴闕搖搖手,事關安芷,他片刻不敢耽擱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6章 囂爺

6.49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