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5章 狗跳

第575章 狗跳

施詩的和離速度快,因為施家不在京都,所以施詩的嫁妝那些,都搬到了裴府的隔壁院子。

安芷的院子雖然離得遠,聽不到什麼聲響,但有翠絲和幾個丫鬟在,外邊有什麼新奇事,都會過來給安芷說。

這會,翠絲就剛打聽了消息回來,「夫人,姑太太正在怒斥何家不是人呢,表小姐和何家少爺成婚沒多久,竟然就花了表小姐一半的嫁妝。」

「一半?」冰露聽得瞪大眼睛,震驚道,「何家也太不要臉了吧!女子的嫁妝本來就與夫家沒關係,他們竟然還用了一半!」

安芷也有點驚訝,隨機想到了自己的嫁妝,嫁給裴闕后,雖說她沒有大力經營莊子和店鋪了,但因為平日里裴闕給的產業就很多,根本用不到她自個兒的錢,反而越來越多了。

「錢用了倒是小事。」安芷雖喜歡錢,但並不是那麼在意錢,「就是施詩身上的那些傷口,實在有些驚人。要是我,拼了命也要離開何家,絕不會等到現在。」

翠絲也憤憤道,「如果是我,我走之前,還要一把火把何家給燒了,就是被砍頭,我也要燒了他們全家。」

冰露揉了下翠絲頭上的小揪揪,「人小,氣性倒是很大。」

翠絲哼了一聲,「那可不!」

安芷看著翠絲晃腦袋的樣子,笑了下。

等到天快黑了,施詩的嫁妝才全部搬完。

本來姑太太來了,大傢伙應該一塊兒吃頓飯,可今兒施家那邊太過勞累,就各自吃了。

夜裡安芷和裴闕歇下的時候,安芷說到了施詩和離的事,「以何家的本事,肯定不敢再多說什麼。但小人難防,若是有什麼人在背後給何家當靠山,何家隨時都可能反水。所以我覺得,還是找人盯下何家,若是日後真有什麼事,也好提前做個準備。」

「夫人說得對,可以和君子講道理,但小人是防不住的。」裴闕也覺得是這麼個道理,但他想的不是盯著,而是挑出何家犯法的一些事,直接解決了何家,省得夜長夢多。但這會在安芷跟前,他不會說得那麼狠,「就按夫人說的辦,夜深了,咱們歇息吧。」

安芷應了一聲好,平直躺好,一夜好夢到天亮。

次日如往常一樣,安芷起來的時候,裴闕已經去上朝了。

安芷本想著慢悠悠起來,結果剛坐直身子,就聽到外頭傳來施詩的聲音。

春蘭進來,小聲道,「夫人,表小姐說多謝咱們的幫助,這會要過來給您請安,您看?」

請安?

安芷驚訝地抬抬眉毛,詫異於施詩的轉性,以前的施詩可不是這樣的。

「給她準備點吃的,等我換完衣裳,再讓她進來。」安芷道。

春蘭嗯了一聲,出去后,淺笑著和施詩說完后,就去準備點心。

施詩坐下后,目光時不時地往安芷的屋子看去。

今兒個來請安,可不是裴清妍逼著施詩來的,而是施詩自己要來。

施詩昨兒和母親說完羨慕安芷后,覺得安芷能有現在的日子,肯定不止是外人看到的那些,所以想過來看看安芷是怎麼過日子的。結果安芷天都大亮了才醒,這樣的睡覺時間,其他的世家是沒有的。

「表姑娘,您吃些點心。」春蘭放下盤子,她進來的時候發現施詩正盯著主子的屋子看,遂解釋道,「夫人有孕,所以會慢一點,還請表姑娘不要介意。」

「不會不會。」施詩已經不是未出閣的時候了,經歷何家的一場磨難后,她已經懂了些人情世故,就是心裡覺得等得難受,她也會忍著。

過了會,冰露過來請人。

等施詩跟著冰露進屋后,瞧見安芷正坐在梳妝台跟前,慢慢走到安芷邊上,誇道,「表嫂真是好氣色,感覺比以前還要美了。」

說實話,安芷挺不適應施詩的誇讚,以前一個看到她就愛說點諷刺的人,現在竟然尬誇她,怎麼樣都覺得變扭。

不過變扭是一回事,既然人家都誇了自個,安芷便回道,「現如今你脫離何家,慢慢養上一段時間,也會越來越好的。」

說到何家,施詩的臉色瞬間有了變化,像是聽到特別恐怖的事情一樣。

安芷從銅鏡里瞧出了施詩的不對勁,轉身去看時,就見施詩熱淚盈眶。

「表嫂,何家真的不是人。」施詩一邊擦眼淚,一邊道,「他們那一家子會有今天的結果,都是他們的報應。何榮生為老不尊,心思狹隘,特別喜歡背後陰人。何進疑心病,自個兒不上進,卻愛嘲諷其他厲害的人。」

有點哽咽后,施詩尾音顫抖道,「表嫂,你和表哥一定要注意何家。他們現在是被舅舅壓著,所以才忍下這口氣,但心裡一定記恨裴家和施家。日後若是有什麼事,但凡能踩裴家一腳,絕對不會留情的。」

「這個我已經讓你表哥注意了。」安芷給了冰露一個眼神,冰露扶著施詩坐到一邊。

施詩拿出帕子擦乾淨臉,瞳孔一睜,發狠道,「要我說,就直接捅出何家以前受賄的那些事,還有奪嫡時候的爛事,直接把何家給弄死就好!」

施詩對何家怨氣衝天,這會的何家,也是如此。

因為沒了施詩的嫁妝,奢靡一段時間后的何家,突然回到了以前的平淡日子,就適應不了了。

何榮生看到桌上的白粥和一盤滷肉,「啪」地放下筷子,拿起湯匙就往何進的臉上丟,「一大家子十幾個人,就一盤肉!都怪你!連個娘們兒都管不住,還讓她去告狀,現在好了,害得咱們全家都要跟著你一塊過苦日子!」

何進被抱怨得多了,心裡也有怒氣,他也很委屈,卻不覺得他有做錯什麼,「您就知道說我,您若是強硬一點,裴懷瑾一個當舅舅的,哪裡管得了外甥女的婚事!還不是您自個兒也貪生怕死,所以才會吃白粥!」

「你個逆子!竟然敢這麼和老子說話,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!」何榮生起身舉起凳子就要砸,但被邊上的其他人給攔住了。

何家鬧得是雞飛狗跳,但他們這兒的情況,有心的人都能知道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75章 狗跳

66.71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