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8章 眼神

第578章 眼神

看著裴闕從大殿中走出去的時候,皇上能清楚感覺到胸口的跳動,是激動,興奮,又有點生氣和遺憾。

最後坐下的時候,皇上的兩條腿已經軟了。

成國公一張老臉漲得通紅,更多的是裴闕,明明都說清楚了,可為什麼還好說辭官的事。

許侍郎則是看不出什麼表情,一張圓潤的臉上,不懂是喜是怒,瞧見小德子把彈劾裴闕的摺子撿起來后,才轉頭去看成國公。

成國公如許侍郎預料的一樣,又開始說一些不能沒有裴闕的話。

「沒有裴闕,難道朕的晉朝就要亡國了嗎?」皇上很不喜歡成國公的話,但看著成國公往日對他很是尊敬的份上,沒有說再多更過分的話。

成國公跪下磕頭,「去年修繕河道是裴闕,保護鹽稅使臣的是裴闕,整頓工部的也是裴闕,還有……這一樁樁,一件件,可都是裴闕做的。不說離不離的開裴闕,就是裴闕的那些功勞,就不能讓他就這麼離開啊,不然會寒了其他真心為國的臣子的心啊!」

「裴闕確實有功於本朝,可他的眼裡有朕嗎?」皇上質問成國公道。

這話,成國公不想答了。就是很多時候,他都覺得皇上的心性、能力都不行,但他作為輔佐大臣,就該去引導皇上,所以從沒心生不滿。

許侍郎在這個時候出來說話,「陛下,裴闕往日對誰都是那麼個性格,大家都說他只對他夫人會和顏悅色,所以並不是他對您不敬,而是他性格如此。您是皇上,大人有大量,只要警告裴闕一次,他以後定會收斂的,還請您收回成命。」

「收回成命?哼,不可能!」皇上想都沒想就拒絕,「朕是皇上,說出去的話就沒有收回的道理!再說了,按侍郎大人的說法看來,朕在裴闕心中的分量,連個小小的女人都比不上嗎?」

這百姓山河都是皇上的,國家天下,先有國再有家,在大局上,皇上覺得每個人都應該以他為先才是。

這話一出,許侍郎也跪下了,「皇上明鑒,微臣不是這麼個意思。」

「那你是什麼意思?」皇上拍椅質問,「是不是覺得朕沒有掌管天下的能力,你們一個個都要來忤逆朕?」

「微臣不敢。」群臣跪下。

看到下面烏壓壓的一群人跪下,皇上胸口憋悶得厲害,很想大喊一聲不當這個皇帝了,為什麼他想罷免一個人都不行?難道皇上不是想做什麼就能做什麼嗎?

甩袖下台,皇上帶著小德子怒氣沖沖地離開了。

等皇上走後,那些臣子們才左右顧盼,直到成國公被扶了起來,才一個個起來。

許侍郎走到成國公跟前,愁眉道,「成大人,您看……這可怎麼辦啊?」

成國公皮膚松垮的眼睛看著許侍郎,好一會兒沒說話,直到邊上不知道是誰咳了一聲,才嘆氣道,「咱們都是先帝欽點的輔佐大臣,皇上眼下還小,正是需要咱們努力的時候。」

說完,成國公就往仁政殿的方向走去。

而許侍郎看到成國公還要去找皇上,他不得不跟上去。

這會的裴闕,已經走到了宮門口。

因為沒有了頭頂的烏紗帽,沿途的侍衛都忍不住多看兩眼。

福生看到主子沒了烏紗帽,驚到說不出話來,愣愣地看著主子。

裴闕經過福生邊上的時候,拍了下福生的肩膀,「回去了。」

「爺,您……是不是忘了什麼東西?」福生問。

裴闕抬手摸了摸空空的頭頂,說沒忘,「你家主子不幹了,快些去牽馬過來,我得快些回去,也不知道你家夫人這會有沒有想我。」

福生雲里霧裡,不懂發生什麼,腦子裡只有「不幹了」三個字一直在轉,獃獃地去牽馬車來。

馬車徐徐經過京都繁花的街道,再到安靜的裴府大門口。

福生下等主子下了馬車后,忍不住再追著問一句,「爺,您真的辭官了?」

裴闕拍了下福生的背,勾唇道,「怎麼,怕爺沒了官職,護不了你?」

福生拚命搖頭,眼眶不知何時氳滿了晶瑩的淚花,說話的時候嘴唇一直在抖,「小……小的,就是為您……不值。」

裴闕笑道,「有什麼值不值得的,你且看著吧,爺今兒如何從宮裡走出來的,日後他們就要怎麼把爺抬回去!」

以退為進,這是裴懷瑾教裴闕的。

說完,裴闕大步邁上了台階,轉身時看到福生還愣在原地哭,跑下去把人給拉了進門,「傻小子,有什麼好哭的,又不是什麼大事!」

裴闕辭官的事,在裴闕剛進屋的時候,安芷就察覺到了一點苗頭,因為裴闕身後的福生表情不對勁。

等聽到裴闕親口說了辭官后,安芷立即屏退屋子裡的所有下人,緊緊握住裴闕的手道,「你快和我說,這只是你的策略!」

「對,是我的策略。」如果不是策略,裴闕不會這麼做,不然會讓安芷太擔心,「皇上一直在暗中收集我所謂的罪證,那些東西不痛不癢,雖說不能讓我如何,但弄得我心裡很不舒服,而且做事起來束手束腳。反正都是要被盯著辦事,倒不如把事情鬧大一點,也該讓皇上收斂一點任性了。」

安芷聽到是裴闕的策略后,懸著的一口氣才吐了出來,「我就想,那麼衝動的事,不像你會做出來的。按你眼下在朝中的地位,沒有人能頂替你的官職,而且大家都是聰明人,也沒人敢來爭你的權。一旦你做的那些事被停下來,特別是寶華殿修繕的事,到時候著急的就是皇上和太后。」

寶華殿修不好,太后就不能回宮,甚至裴闕還可以用這個做噱頭,再往太後身上施壓。

裴闕點頭說對,能有個很懂自己的夫人,真的是莫大的榮幸。

「就是這段日子,要委屈一下夫人了。」裴闕摟住安芷道,「外頭的人拜高踩低,眼下看不到局勢不會輕舉妄動,但如果時間拖得久了,就會開始落井下石。屆時夫人有什麼氣儘管與我說,我都記下來,總有還給他們的時候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78章 眼神

66.98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