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2章 石子

第582章 石子

寶華殿的佛像斷了頭,還是在年關的這種日子,這是誰也想不到的事情。

特別是行宮裡的太后,聽到這個消息時,當場愣住好一會兒,直到身邊的進喜喊了兩聲后,才獃獃回神。

「進喜,你快派人去雲家,不,你親自去一趟。」太后深色的唇瓣在微微戰慄,「立即去問問怎麼回事,還有,一定要派人去欽天監一趟,把人給哀家攔下來。」

太後會在行宮待那麼久的時間,就是因為欽天監祭司的幾句話,什麼先帝震怒之類危言聳聽的話。

在西陵待的時間越久,太后就越不信鬼神這一回事,因為她日夜都在祈禱讓先帝入夢,她好問問先帝,到底為什麼要留下那樣的遺詔,可她一次都沒夢到過先帝,反而看到西陵和尚的一些弄虛作假的事。

這會寶華殿佛像斷頭,太后第一反應,就是有人在背後搞鬼,而不是真的先帝震怒。

可其他人肯定不是和她一樣的想法,所以太后坐不住了。

進喜匆匆帶著人出門。

這會兒的天色不算早了,道路上積雪頗深,馬兒經過的時候,都會放慢速度。

進喜的運氣不太好,在一次拐彎的時候,馬蹄突然打滑,連帶著身後的好幾個人,都一起滾到山坡下。

「他么的什麼運氣!」進喜沒什麼大事,就是衣裳有些破了,然後馬受驚跑了,其餘的幾個人,也都有些輕傷。

「總管,咱們的馬都跑了,從這裡去京都,若是走路去,路上那麼大的雪,至少得花上四個個時辰以上。」一個小太監道。

就是回行宮再準備馬,也要花兩個時辰。

不管是前進,還是後退,都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進喜知道太后正著急,若是他耽擱了時間,怕是見不到明兒的太陽。

進喜隨手指了兩個小太監,「你們兩個回行宮報信,其他人能走的,跟著雜家繼續往前走。」若是前兒有農莊就好了,到時候花點錢,能買上一匹馬都是好的。

在遠處的山坡上,朔風和幾個手下,躲在灌木叢後面。

臨風輕聲誒了下,「大哥,太后的這些太監,不到天黑走不到京都,咱們可以回去了吧?」

朔風幾個領了活,在半路的雪下藏了一些光滑的石子,一旦飛馳而過的馬兒踩上,就會打滑摔倒。

朔風抬頭看了眼天色,見又開始下雪了,眼睛盯著下頭的進喜看,「還不著急走,太後身邊都是人精,他們可能這會沒想到是什麼問題,但待會回過神來時,可能就回回來查看。」

因為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覺,所以善後也得做好。

臨風哦了一聲,看著眼前越來越大的雪花,覺得進喜幾個可能走不到京都就凍死了,所以不再多說。

等視線里看不到進喜后,朔風才讓幾個手腳麻利地下去把石子撿走,他則是帶著臨風,從小路回京都。

與此同時的京都,可謂是人人震驚。

寶華殿里,薛夢瑤剛看完佛像,問了好幾個工匠,得到的回復都是沒有人為痕迹,這就讓人心裡更不安了。

整個寶華殿上下,靜得像沒有人一樣,可實際上,地磚上烏壓壓地跪滿了人。

薛夢瑤是掌管宮務的太妃,是這裡頭最尊貴的主子,直到它抬腿往外走,其他人才敢微微探頭往門口看去。

「貴太妃娘娘,到底怎麼回事?」皇上收到消息后,就從太學往這裡趕,因為來得及,額頂還沾了兩片即將融化的雪花。

薛夢瑤轉身看了眼沒了頭的佛像,皺眉道,「已經請工匠們看過了,沒有任何人為的跡象,所以……本宮也不懂怎麼回事了。」

刻意的停頓,讓在場的人都注意到薛夢瑤後面的話,是真不知道,還是不好說出口,大家心裡都知道。

這時候,恰好成國公在門口聽到這話,立馬跪下道,「陛下,貴太妃娘娘,這是先帝爺在發怒啊!」

皇上掩在袖裡的拳頭微微攥緊,盯著成國公跪著的後背,似乎想要靠眼神把成國公給盯出一個窟窿來,咬牙道,「四海昇平,國泰平安,先帝有什麼好震怒的?無非是那些管理寶華殿的下人沒用心,才導致佛像有損!」

成國公向來不會看人眼色說話,更不會因為對方不喜歡聽就不說,在他看來,佛像斷頭是天大的事,說不定就預示著馬上要發生什麼不得了的事。

「回皇上,雖說寶華殿的下人也有些責任,可寶華殿里每日都有人巡查,根本不可能有人做手腳。」成國公咬字清晰,擲地有聲道,「所以會發生這種事,一定是先帝爺給您的警示啊。」

「警示什麼?」皇上問,「朕都沒有親政,所有的朝政的事,朕都管不上手。而且今年比起去年,難道不是好了許多嗎?」

說起這些話,皇上心裡很是委屈。這皇位又不是他想要的,突然有一天,他在玩蛐蛐的時候,就被母后告知太子哥哥死了,以後他要用功讀書,爭取得到父皇的喜愛。後來他開始讀書,從韻都壓不對,到現在能吟詩作賦,他覺得已經很好了,可太傅覺得還是不夠,還要他看更多的書。

而且不僅僅是讀書的問題,還有每日的公務,明明那些事都是輔佐大臣做決定,為什麼他還每日都要看一遍。有時候夜深了,他看著看著都會睡著了,可還是會被叫起來。

他是皇上,別人眼中萬人之上的天子。

但他期望的,不過是能和以前一樣,傷心難過的時候能和母后撒個嬌,舅舅、外祖父能時常給他帶點新鮮玩意。

皇上覺得,眼前的一切都不順眼極了,心中有個憤怒的聲音,在瘋狂地吶喊,讓他去反對成國公他們說的一切話,做的一切事。

成國公把頭磕到破皮,老淚縱橫地匍匐在地上道,「陛下啊,您是天子,是咱們晉朝的一國之君,豈能為了一些私情就不辨是非!先帝早有遺詔,讓太後娘娘永遠留在西陵,您孝順,感念太後娘娘辛苦,所以年節接回太後娘娘,可太後娘娘不遵遺詔,非要提前回京都,這就是發怒的原因。還有裴闕,他雖氣性大了點,但他是先帝親自點的輔佐大臣,是國之棟樑啊!」

「就算他對晉朝有功,那朕也不要這樣的臣子!」皇上大怒道,他越是不想聽的話,成國公越是要說,胸口憋著的火,瞬間炸了,「你莫要再說這種話,朕是絕對不會去請裴闕回來的,是他自己要走,那就等他自個兒回來跪著求朕!」

【作者有話說】

各自立場罷了,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82章 石子

67.52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