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章 十年

第58章 十年

孟潔聽安芷說得那麼直接,心中也有些不悅。

在她看來,女人嫁人不就那麼回事,她嫁給安成鄴之前,也知道安成鄴花心啊。就安成鄴和何旭比,她覺得何旭好多了,若不是她比何旭年紀大,施氏眼光又高,她當初就讓人去何家說親了。再說了,男女結合就是天經地義的事,孟潔覺得何旭好男風只是個興趣,並不影響何旭傳宗接代。

可她在安芷手裡吃過好幾次暗虧,這會有氣也不敢當面發作,整理了一會情緒,才緩緩道:「芷兒,你這話不大對,這世上誰都想生孩子的,何旭不管如何好男風,他本性是好的啊。」

「太太,我沒說過何公子不好,只是他志不在我。」安芷沉聲道,儘管以後還要住在一個屋檐下,但她還是有必要提醒下孟潔,「太太應該是懂我的,當初我能爽快退了裴家親事,就說明我沒有攀高枝的心。上回我就和您說了,您和我之間的事,外人看的是表面,壞了您的名聲和身體是很有可能的事。」

說著安芷站了起來,她好聲好氣說了若是不聽,那日後她心狠手辣起來就別怪她不念親情,「這些寶物,還請太太交還給何太太,麻煩太太轉告一聲,我沒那個福氣進她家的門。至於蘭花,太太隨時來我院子拿,就當我給何太太道歉的禮物。」

說完,安芷對孟潔微微行禮,不等孟潔開口,便退了出去。

喜兒捧著一箱子寶物,從頭站到尾,這會不說手酸,人也很尷尬,她看大小姐已經走遠,轉過身小心翼翼地打量她主子,低聲道:「太太,那這個?」

「還有什麼好問的?沒聽到別人說不要嗎!」孟潔氣得拍桌子,指著門口抖了下手,又縮了回來,怕安芷沒走遠,壓低聲音罵,「不識好人心,就她那個條件,加上京都里的風言風語,還這個不行那個不嫁。真當她是什麼侯府名女,還是公主啊!」

喜兒見主子喘氣,忙放下手裡的禮物盒,走到主子背後替主子拍背,「主子您彆氣了,小心身子。大小姐是個心氣高的,既然她說了不用太太操心,那太太就休息休息唄,等日子長了,總有她著急的時候。」

「你說的對,她都不急,我急什麼。」孟潔覺得喜兒說的有道理,轉而笑了下,「我倒要看看,她端著一副高潔模樣,以後要嫁給誰!別到時候連何家、成家都不如,那我真是要笑掉大牙了。」

在孟潔看來,安芷已經十六了,京都里這個年紀的女孩大多都定了婚事,少數沒定親的,都是婚事比較艱難的。眼下安芷眼光高,那是還年輕有姿色,等再過一年兩年,她就不信安芷不著急。

「把去把這些禮物盒收起來,還有表嬸送我的那些銀子,也一起裝好,明兒你就親自送到何家。」孟潔想到銀子還沒捂熱就沒了,心就痛。

喜兒也捨不得白花花的銀子,「太太,這些禮物還回去就是了,但銀子是表太太送您的,您留著沒關係吧?」

孟潔瞥了喜兒一眼,「她第一次送的銀子,我自然是要留著,可第二次送的我再留著,那她背地裡指不定要怎麼傳我貪錢。別廢話了,麻溜收拾好,省得我看了心煩。」

與此同時,安芷走到了她自個的院子。

她停在假山邊上,看著一排十幾盆蘭花,每盆都是她精心栽培的,送哪一盆她都肉痛。

最後,她看向裴闕送來的那盆,指著它道,「福生,你過來把這盆花抱去給太太,讓她幫我送去給何太太。」

福生從廊下走出來,他應了一聲好,便抱起花盆走了。

安芷瞅了眼福生的背影,心中還是有氣,哼了一聲,轉身時才看到杵在角落的裴鈺。

裴鈺一身青衣,因為在家裡,便沒有戴面具,和剛進安府比起來,他面色好看了些,但卻留著胡茬,越來越有市井氣息了。

安芷對裴鈺招手,「你跟我進來。」

進了屋子后,翠絲過來上茶,裴鈺站在廳里,眉心微蹙。

安芷:「你進安府有段日子了,身份不同了,見識過那麼多低層百姓,有什麼想法嗎?」

裴鈺看著安芷,沒回答,因為他不懂安芷問這個是什麼意思。

「不理解?」安芷抿了口茶,莞爾笑了下,「裴鈺,我給你一個機會,讓你可以縮短十年主僕協議,好不好?」

十年,人生能有幾個十年,還是二十幾歲,最年富力強的十年。

聽到安芷這話,裴鈺漆黑的眸子瞬間亮了下。

他最初是因為賭氣進的安府,可這段時間下來,他每日和馬夫雜役打交道,乾的都是瑣碎事,和他過去二十年讀的聖賢書完全不同。加上安芷帶他參加各種宴會,以前他也是觥籌交錯中的一員,可以和有為青年大談抱負,可那時他只是最卑微的下人,已經被排除在理想之外了。

其實,他早就在後悔了。

後悔他的識人不清,也後悔他的年輕衝動。

「你不是在耍我?」裴鈺謹慎問。

「你覺得現在的你,我還有必要耍你嗎?」安芷望著裴鈺,左手勾起撐住腦袋,幽幽地說道,「我這人,從來有一說一。你若不信,那就走吧,反正十年後,我也一定會放你自由。」

安芷之前是打算讓裴鈺也感受十年人下人的生活,現在是想物盡其用。

她看裴鈺眸光微閃,猜裴鈺還在考慮,便直接點出想法,「我身為女子,有太多的桎梏,許多事我無法去接觸,也無法去參與。但我又想去做,所以我要你成為我的手、我的眼睛、我的耳朵,只要你每幫我完成相對應的事情,我就給你減少適當為仆的時間。」

這會安芷沒有其他可以信任的人,她選用裴鈺,一來是裴鈺有身契在她手上,二來是裴鈺有這輩子都改不了的孤傲,又經歷過一次背叛,不會容易做反水的事,她可以用一用。

裴鈺看著安芷,他突然感覺眼前的安芷有點陌生,大膽又滿腹算計,讓他有種驚艷的同時,又感到后怕。

回想到從他帶安蓉來退婚後,安芷似乎變了一個人,好似……鮮活了不少。

他打量著安芷,心中開始盤算,「你先說說,要我幫你的第一件事是什麼?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8章 十年

6.78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