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4章 火藥

第594章 火藥

裴闕從裡屋出來的時候,廳里的人都朝他看了過來。

他坐回原本的位置,給對面的安芷點了下頭,再重新拿起筷子。

面對著桌上的美食,裴闕味同嚼蠟。

他自詡的聰明算計,也算是成功算計到了一些人,可一山還有一山高,原想著十拿九穩的事情,現在卻陷入僵局,還沒有個突破口。

安芷也沒什麼胃口,看到裴闕面色凝重,便知道事情不太好。

其他人的情況也沒多好,原本喜慶熱鬧的年夜飯,這會都沉默了下來。

主家這邊的大火,隔壁的大房也看到了。

裴雪開心得直拍手,她和哥哥一起站在長廊下,因為這場大火,裴雪忘了前面的爭執,開心道,「哥你瞧,年三十走水,這說明主家一年都要不吉利了呢!」

裴鈺看著大火沒有動,他不似妹妹的單純,年三十這種日子,就算再多事,也不可能發生那麼大的事,所以只可能是有人刻意為之。

「雪兒,你先去屋裡守歲。」裴鈺轉身往另一個方向走,聽到妹妹追過來的腳步聲,才停下道,「聽話,你先去守歲。」

裴雪嘟著嘴,不太願意一個人,「你去哪啊?不跟我一起守歲嗎?」

「我先去個地方,待會來找你。」裴鈺有點後悔白天凶了妹妹,所以這會耐著性子道,「我有我的是要辦。」

「又是這樣!」裴雪憤憤跺腳,看著哥哥遠去的背影,卻沒打算聽話,悄摸摸地跟了上去,但是剛轉過一個彎,就看不到哥哥的身影了,「哼,每次都這樣!」

裴雪覺得哥哥一定有個大秘密瞞著自己,但哥哥不願意和她說,好奇在胸口碰碰地撞,慫恿著她打算在附近找一找。

裴家大房的院子也很大,但裴雪從小在這裡長大,對每個地方都很熟悉,所以按著腳印,沒多久就發現了一點蹤跡。

「小姐,咱們還是別找了吧?」裴雪的丫鬟有些怕了,「既然大公子不讓我們追,肯定是有他的想法,這裡陰森森的,怪嚇人的。」

「有什麼好嚇人?」裴雪回頭凶了一句,「在自己府上都怕,你這點膽子有什麼用,別跟著我了,礙手礙腳,待會被哥哥知道,我要你的命!」

說著,裴雪真不讓丫鬟跟著了。

她拐進假山裡,高低錯落的假山,把這附近弄成了迷宮的模樣。

裴雪往假山裡走了幾步,卻什麼也沒發現,正打算換一個方向時,突然聽到了低低的說話聲。

是哥哥嗎?

裴雪剛發出一個疑問,脖頸突然吃痛,眼睛一黑,暈死過去了。

不一會兒,裴鈺走了過來,吩咐黑衣人道,「把小姐悄悄送回去,不要讓任何人知道。」

說完,裴鈺往假山裡走,不一會兒就看不到人影了。

~

年夜飯後是守歲,安芷因為有孕在身,所以在廳里坐了半個時辰,就進裡屋靠著了。

一開始的時候,孟氏還陪安芷說話,但是話總有說完的時候,孟氏便出去和其他小輩玩了。

安芷自己坐在裡屋,本想找裴闕問問走水的事,可年夜飯後,她就沒有看到裴闕了。

冰露端來一碗蓮子羹,「夫人,您方才沒吃什麼東西,先吃一點東西吧,不然還有那麼久呢。」

安芷看了眼蓮子羹,沒什麼胃口,但還是意思地吃了兩口,「冰露,你讓春蘭去庫房看看,我總是不太放心。」

冰露應了一聲好,就去傳話了。

安芷拿了一本遊記,翻了兩頁,看了起來。

另一邊,朔風找到裴闕了。

書房裡,裴闕站著,裴懷瑾坐在軟榻上,兩人的面色都不太好看。

「屬下在庫房附近找了一圈,並沒有發現任何的火摺子,不過西院後頭因為下人沒去掃雪,所以發現上頭被踩壞的一些木屑。」朔風的話,證實了裴懷瑾的猜想,「屬下也讓人去查其他院子了,但裴府太大,一時半會怕是不能找到對方的目的。」

裴府歷經上百年,不斷的賞賜下來,讓裴府越來越大。即使後來分家,把大房分出去,但眼下裴府還是非常大,一個人從東邊走到西邊,都得花上一個時辰。

「天亮前能找到嗎?」裴闕問。

這會離天亮還有好幾個時辰,裴闕猜許侍郎不會那麼急切,至少也會在天亮後來。

「可以的。」這種時候,朔風不能說不行。

「那就去找吧。」裴闕皺眉道,「這般費心費力地放火,肯定在什麼地方放下一些東西了,就是把裴家給翻一遍,也得找出來。」

「屬下明白!」朔風退了出去,書房裡只剩下裴闕和裴懷瑾。

裴闕轉了兩圈,最後停在老爺子的跟前,「既然要動手,一定是要一擊斃命,不能給裴家任何喘息的機會。不然許侍郎也知道,只要我們還活著,日後一定會反撲他。」

裴懷瑾點頭說是,「對於裴家來說,能抄家滅族的罪名,眼下也就謀朝篡位一個罪名了。」其他地方罪名,不管再厲害,也能用一句功過相抵結束。

聽此,裴闕呵呵笑了起來,「他倒是好會算,把他自個兒的想法給壓到咱們頭上,真不愧是老狐狸。」

裴懷瑾贊同地點了下頭,「現在,就看他是怎麼設計的了。你坐下來等吧,長夜漫漫,總會出個結果。」

裴闕坐不住,讓老爺子自個兒先待著,他打算去找安芷。

~

春蘭提著一盞燈籠,因為今晚的府里的長廊下都點了燈,所以一個人走在沒人的石子路上,她也不覺得害怕。

前頭是個拱門,過了拱門就到庫房,有專門的婆子看守。

婆子看到春蘭來了,本來苦哈哈的臉,立即擠出一抹笑容,「春蘭姑娘,你不在正廳吃酒,怎麼來這兒了?」

「是夫人讓我過來看看的。」春蘭從口袋給婆子抓了一把糖花油果,「辛苦嬤嬤了,我過去看看到底燒得怎麼樣了。」

「哎,全都沒了!」婆子把糖花油果塞進口袋,嘆氣道,「因為裡頭有爆竹,一開始衝進去的人,被炸開了胳膊,剩下的人都不敢靠近了。春蘭姑娘,你遠遠地看一會就行,雖說這會火滅了,可裡頭還冒著煙呢,指不定還會炸起來。」

春蘭說了句謝謝,繼續往裡頭走。

因為是年三十,下人們滅了火后,只留下兩個人看守,其他人都回去換衣裳了。

等春蘭到的時候,廢墟四周漆黑一片,還是另外兩個人拿了燈籠來,才看清腳下的方寸之地。

「春蘭姑娘,這裡沒什麼好看的,都被燒成灰了。」一個小廝道。

「夫人吩咐我來看看,就算沒什麼好看的,我也要走一圈才是。」春蘭認真道。

沒辦法,那兩個小廝只能跟著春蘭一起往前走。

春蘭繞著庫房走了半圈,並沒有任何發現,正打算快一些往前走時,突然聽到前頭兒有木板「咔嚓」斷裂的聲音,抬頭時,對上一雙綠色的眸子,把身邊的兩個小廝嚇了好大一跳。

「原來是只貓啊,嚇死我了。」小廝拍胸道。

春蘭舉起燈籠,看見是頭白貓,只不過身上的毛被燒焦了一大塊,它正在奮力地往下刨。

春蘭好奇走過去,打算看看白貓刨什麼的時候,卻瞄到焦黑的木板下,有幾具小貓的屍體,已經被燒得不成樣了。

抬起木板,春蘭打算幫白貓一把,等木板被掀起來后,邊上的一排木板也應聲而斷,往下落了一個半丈深的洞。

在洞里,春蘭看到了一排的火藥,這是庫房裡不可能出現的東西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94章 火藥

68.51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