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6章 銅鑼

第596章 銅鑼

厚重的朱門緩緩打開,入眼是密密麻麻的火把。

裴懷瑾最先邁過門檻,身後跟著裴闕,還有一眾家丁。

看到裴懷瑾出來,馬車裡的許侍郎先下了馬車,看了眼馬背上的林帆,林帆才不情願地下馬。

裴懷瑾老了,眼神也不是特別清楚,只瞧見兩個模糊的人影走過來。

等瞅清楚來的都是誰之後,裴懷瑾手中的拐杖往石板上輕輕一敲,喲了一聲,視線移到許侍郎的臉上,「年三十的,許大人不在自個家中喝酒守歲,到我裴府跟前,可是要討一杯酒喝?」

面對的是裴懷瑾,多年壓制過自己的人,許侍郎的氣場有點點弱了,但邊上的林帆先開了口。

「裴老爺子,有人檢舉裴家私藏火藥,蓄意謀反。」林帆是林家唯一在朝的人,當年林家被抄家,和裴家可脫不了關係,「而且這些年,裴家在外養了不少人兵馬,皇上都知道了,所以您這會還是老實讓條路,看在您過去的功績上,會給裴家上下留個全屍的。」

「全屍?皇上讓你來的?」裴懷瑾抬眉,不屑道,「既然是要抄家,那聖旨呢?你有嗎?」

自然是沒有。

林帆還在家中時,就突然收到消息,剛到宮門口,就遇到了許侍郎。

「是口諭。」許侍郎補充道,「還請裴老爺子別為難我們這些人,大家都不容易,若是早些結束,也能早點還您一個清白。」

「哼!清白?」裴懷瑾抬高音量,「從建朝起,我裴家就沒有做過違逆的事。今兒你許文庸說了句有口諭就要抄家,可如果是你假傳聖旨呢?又或者你們什麼都沒找到,那我裴家就要遭受莫大的屈辱嗎?」

是了,口諭這個東西,誰知道是真是假。

許侍郎的面色不太好看,他是有口諭不錯,可皇上聽到裴家私藏火藥時,再三和他確認,還問如果是誤會怎麼辦?

答應裴闕的辭官后,皇上一開始是很激動的,可後來時間久了,就慢慢心虛起來。他也想要個好名聲,會思考百姓怎麼想他,也知道裴家底蘊深厚,怕裴家反撲。

若是許侍郎沒找到火藥,那明兒個的朝堂上,他就得受千夫所指。

裴闕往前走了一小步,「許大人不說話,是因為心虛了嗎?」

「我心虛?」許侍郎抬眸看去,「我看是你們心虛再拖延時間吧!不然為何一再找借口呢?」

「眼下裴家被你們圍得水泄不通,縱使我們想要逃避什麼,也不可能了。」裴闕沉聲道,「但我實在不能苟同許侍郎所說的口諭,既然你能要來口諭,為何沒請到聖旨?」

「情況緊急,不得耽擱。」許侍郎道。

「哦,這麼說來,許侍郎也堅信裴家私藏火藥了?」裴闕突然笑了下,「往日里咱們兩家來往密切,許夫人前兩日還來裴家探望過,私底下也常有合作。侍郎大人,看來你也不是表面的一團和氣,而是算計心腸,埋棋夠深啊。」

許侍郎給人的印象,雖圓滑,卻是明哲保身的世故,而不是奸詐的算計。但裴闕這話一出,大家看許侍郎的目光就有點不一樣了。

許侍郎維持多年的形象,可不想在這一時半會破滅,「裴闕,公是公,私是私,就是因為我們兩家有來往,所以我才勸你早點讓我們進去,只要你們心中清白,又怕什麼呢?」

「我們心中自然清白,可如果因為別人懷疑,就把自個脫光給別人看,許侍郎,你願意嗎?」裴闕譏笑道,見許侍郎的臉色有點綳不住,他算著朔風等人要用的時間,還得繼續拖,「許大人,你有這個閑工夫在我這裡多說,還不如這會去宮裡請聖旨,既然你說有皇上口諭,那拿個聖旨回來,也可以吧?」

這會宮門已經下拴了,即使今兒特殊,可從裴府到進宮,即使有快馬,但宮門還有層層守衛檢查,一來二去也要花上大半個時辰。

許侍郎知道裴闕父子是在拖時間,所以他不能讓裴闕得逞,眼珠轉了下,側目看了眼林帆。

林帆早就等不及了,聽裴闕說了一大堆廢話,這會立即拔劍,「裴闕,你別說那些有的沒的,就你的那點小心思,我們誰不知道!你要是再不讓開,休怪我們動手了!」

「你敢!」

裴闕和裴懷瑾異口同聲。

裴闕指著裴府的門匾,「抬頭看看這兩個字,這可是開國皇帝親自提筆寫的門匾,若是你林帆真敢拔劍硬闖,那我們裴家也可以回擊!我倒要看看,是你錦衣衛的劍硬,還是我們裴府的刀快!」

今兒的夜風不大,徐徐吹來,捲起裴闕鬢角的兩條青絲,把肅殺之氣四散開。

看到裴府兩個字,林帆有點點顧慮了,可他們今兒都帶著錦衣衛到了,若是不把裴家給踩死,日後一定會被裴家給虐殺的。

「眾錦衣衛聽令,拔劍!」林帆沒管裴闕的話,而是舉起手中的劍,在火把下晃著攝人的白光。

裴闕回頭看向老爺子,打算尋求老爺子的意見,看要不要真的用武力抵抗。

但就在這時,錦衣衛後面突然有人喊了一聲「聖旨到」,眾人齊齊回頭看去,錦衣衛讓出一條道,雲興邦捧著聖旨來了。

許侍郎派人通知了林帆,自然也派人找了雲家,他得不到皇上的信任,所以拿不到聖旨,所以需要雲家出面。

雲興邦恨死裴闕,得知有這麼個機會,和父親說了一聲好,立即進宮要了聖旨。

裴闕看到自信走來的雲興邦,垂下的手已經攥緊。

「不要衝動。」裴懷瑾在裴闕邊上小聲提醒,「火藥肯定是今晚送進裴府的,量不會大,以朔風他們的能力,不用到天亮。」

聖旨都到了門口,裴懷瑾不能讓裴家背上一個大逆不道的罪名,只能先給錦衣衛讓路。

看著唰唰進門的錦衣衛,裴闕眉頭緊皺。

而裴懷瑾則拄著拐杖往台階下走,茂才拿了一個銅鑼,許侍郎想要攔人,卻被裴懷瑾的一個眼神給攝住。

「許大人要抄家,那就儘管去抄,老夫心已寒,想要去問問皇上,裴家百年功績,到底是為了什麼,他要這般疑心針對!」裴懷瑾一邊說,一邊往前走,「若是許大人怕老夫跑了,也可派人跟著,今兒晚上,誰也別想睡個好覺。」

等裴懷瑾走出人群的時候,再回頭看了眼裴闕的方向。

同時,茂才敲響手中的銅鑼,聲聲震耳,彷彿在訴說著萬千冤屈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96章 銅鑼

69.71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