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7章 保大

第597章 保大

裴闕發現老爺子轉頭看他時,就知道老爺子這是把剩下的事交給他了。

轉身進入人群中,裴闕現在最擔心的就是安芷。

錦衣衛進入裴家后,立即四散開來,嚇得裴家的那些下人四下亂竄。

裴闕聽到下人的哭喊聲,心裏越發着急,一路狂奔回院子。

但還不等他找到安芷,就聽到冰露的哭喊聲,抬眸時,看到兩個錦衣衛正拖着冰露。

裴闕上前踹飛兩個錦衣衛。

「姑……姑爺!您快去……看看夫人!」冰露哭得哽咽說不清楚,「突然有一群錦衣衛衝進屋裏,拽住夫人就要往外拖,夫人這會動了胎氣,已經要生了!」

若不是臨風及時出現,安芷這會恐怕凶多吉少。

一聽安芷有難,裴闕拔腿就跑。

剛進院子,就聽到屋子裏安芷的喊聲,還有地上昏迷不醒的兩個錦衣衛。

「四弟,你不能進去啊!」孟氏攔住裴闕,「四弟妹動了胎氣,這會就要生了,我讓冰露去請大夫,大夫在哪呢?」

裴闕這才想到方才遇到的冰露,可冰露這會沒有跟他回來,估計是去找大夫了。

不對,外頭錦衣衛那麼多,怎麼可能放冰露出去!

裴闕剛想到這裏,就看到拱門后出現福生的身影,還背了一個濕漉漉的人。

「誰來搭把手?」福生喊道。

孟氏的丫鬟過去幫忙,發現冰露全身濕了,驚訝問,「冰露不是去請大夫了嗎,怎麼濕成這樣?」

「外頭的錦衣衛不讓冰露姐姐出去,說不管夫人生不生孩子,誰也不能出去,推搡間,把冰露姐姐推進池塘里了。」冬日的池塘,上面結了一層冰,塘水凍得能讓人去見閻王,福生也是一身的水,渾身都在抖。

裴闕聽到這話,又聽到屋子裏安芷的哭喊聲,這時穩婆跑出來。

「裴老爺,大夫怎麼還不來啊?」穩婆急得直抖手,「夫人受到驚嚇,胎位有些不正,需要大夫開方子吊氣啊!」

今兒是年三十,大夫給安芷把了平安脈后,就回去過年了。雖說住的地方並不遠,但這會就算大夫想進來,也來不了,因為裴府外圍了一大群的人。

聽到安芷會難產,裴闕看了看手中的劍,星眸里全是戾氣。

「臨風,你看好院子,若是誰敢硬闖,直接殺了!」裴闕吼了一聲,準備自己去找大夫。

「裴老爺,您等等!」穩婆慌忙跑上前,摔了個踉蹌,但她顧不了太多,急忙道,「若是萬一,小的是說萬一有什麼意外,是保大還是保小啊?」

馬上就要生了,還有些難產,這種時候,穩婆憑着經驗,覺得多半是生不下來的,所以只能先問問。

聽到這個問題,院子裏的人,都驚了。

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不一樣,裴萱害怕地摟住母親的胳膊,孟氏嘴裏也一直在念阿彌陀佛。

裴闕的臉則是直接僵住。

他期待了快十個月的孩子,還有他一心守護的夫人,這會要下決定捨棄一個。

怎麼下得了決定?

「啊!」屋子裏的安芷又喊了一聲。

穩婆聽得心慌,催道,「裴老爺,您快點下決定啊,這事耽擱不起啊!」

裴闕動了動唇,不知何時,他的眼眶已經濕潤,想要說出答案,卻沒有生。

深吸了一口氣后,裴闕握緊手中的劍,下定決心道,「保大!一定要讓我夫人平安!」

放下話,裴闕衝進了喧鬧的夜色里。

屋子裏的安芷,滿頭是汗。

疼,非常地疼!

她之前最害怕的事,還是發生了。

如果不是那幾個闖進來的錦衣衛拽了她,她是不會動胎氣的,畢竟她對火藥的事心中有數。

「裴……裴闕!」安芷艱難地喊道,可是裴闕沒在邊上,春蘭和她說裴闕去請大夫了,「這種時候,錦衣衛怎麼肯放他出去?」

如果錦衣衛攔人,裴闕一定會動手,到時候火藥沒找到,傷了來辦案的錦衣衛也是罪。

「夫人快別說話了。」穩婆拿了參片過來,塞進安芷的嘴裏,「您現在可管不了別人,先把孩子生下來再說,不然您自個兒都危險。您把參片含着,別咽下去,跟着我一塊吸氣。」

嘴裏是淡淡的清苦味,安芷疼得每吸一口氣,肚子就直抽。而她這會,離生下來還有些時間。

另一邊的裴闕,他已經打暈五個錦衣衛,衝出了裴府。

正好大夫聽到裴家有事,擔心夫人要生,急忙忙在門外轉。

裴闕帶着大夫準備進去的時候,被林帆給攔下來了。

「裴闕,我這會可是拿了聖旨在辦事,你帶着人硬闖,又是怎麼一回事?」林帆手裏拿着劍,擋在裴家的大門。

「林帆,我勸你讓我進去。」裴闕面無表情道。

「你可以進去,但是你身後的人不可以。」林帆用劍指了指裴闕身後的大夫,「皇上有旨,即日起,裴家上下不能進出。你竟然敢闖出去,還要帶人進來,你眼中還有皇上嗎?」

「我再說一次,我夫人難產需要大夫。」裴闕的衣服已經濕透了,有汗,也有血。

「難產又如何?不能進就是不能進!」林帆看到裴闕這會不高興,他可興奮了,「當初你害林家被抄的時候,不也沒講一點情面嗎?就是你現在給我跪下,我也不會鬆口。既然你夫人難產,那就讓她難產好了,她就是死了,也得死在裴府……裴闕,你竟然敢和我動手!」

不等林帆說完,裴闕已經帶着大夫往前沖。

跟着裴闕一起的,還有幾個裴家小廝,幫裴闕攔住其他錦衣衛。

而裴闕的劍,直接沖向了林帆。

他不管什麼聖旨,也顧不上那麼多了,誰攔着他,就得死!

在裴闕奮力廝殺的同時,安芷差點暈了過去。

「夫人,您用力啊!」春蘭在安芷耳邊道。

「春蘭,冰露呢?」安芷疼得眼皮只睜開一半,冰露去找大夫,這會應該回來了才是。

春蘭安撫道,「夫人放心,冰露姐姐已經回來了,不過她落水了,這會不好過來。」

「好端端的,怎麼就……啊!好……好疼!」安芷一口氣沒提上來,眼皮重重地闔上。

春蘭嚇得忙掐主子人中。

「讓我來。」穩婆推開春蘭,你快去外面看看裴老爺怎麼還不來,要是再遲一點,真要出事了!

春蘭哭着跑出去,正要問人的時候,就看到遠門裏,姑爺的左肩上扛了一個人。

等姑爺走近后,春蘭發現姑爺唇白如紙,右手直直地垂著,鮮血「滴答,滴答」往下落,停住的一會兒,就把地上的石子給染得鮮紅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97章 保大

69.18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